徐州女教师绝笔信内容全文曝光最新进展 绝笔信女教师事件李秀娟徐州景区被找到首发声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9-08-05 09:04:11

  女儿的左眼永远看不见了

  随着女儿视力恶化加剧,2018年7月,我带着女儿去了北京同仁医院,医生告知我们女儿的视力基本为0无法治愈了。我蹲在医院楼道哭了起来。一位同情我的大姐带我和孩子吃了一顿饭,并建议我去国家信访局咨询。

  在我从北京回家的前一天,我到信访局反映了女儿眼睛被伤害一事,希望社会可以关注学生在校安全。

  在我走出信访局大门后,我被丰县一位赵姓官员拦住。他说:有问题好解决,你女儿的问题,有学校的责任,该赔偿就赔偿,你先回家。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赵才柱,是我们当地专门安排在北京负责截访的。

  第二天,我带着女儿离开北京回家。

  拘留所大姐听完我的陈述,她告诉我:我是因为有信访记录才被抓的。

  我问大姐:我带女儿去北京看病,顺便去信访局反映在校学生安全问题。我也没做坏事,抓我做什么?

  大姐叹了口气,没有再理我。

  走出拘留所,被围堵,被监视,被撤职

  3月9号我终于走出拘留所。我瘸着腿,头晕眼花。在拘留所小门,我等着接我的家人。

  意外又发生了。

  丰县实验小学校领导渠敬衡突然出现,强制把我弄上车,车牌号为(车牌号苏CC900U)的超大面包车,我看到了两个民警和几个校领导。我立刻感到了危险。

  他们启动了车辆,我大声呼救。我的丈夫和我妹妹听到了我的呼救,我妹妹拼死趴在面包车的引擎盖上,他们才把车退回了拘留所大门内。僵持近两个小时,我们报警,徐州本地民警来后,他们才放开我。

  重获自由后,我立刻去了徐州中心医院办理住院手续,我的身体衰弱到了极限了。

责任编辑:柒月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