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的“小心机”:送张作霖花瓶 给曹汝霖护膝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0-09-01 10:17:30

  中国小康网讯 北洋政府原交通总长曹汝霖,五四运动后逐渐淡出政途。晚年在回忆北洋政府派系斗争时,对很多人和事都耿耿于怀。唯独提到袁世凯,感激之情却溢于言表。就连初次见面被袁“暖”到的情景,年届九旬仍念念不忘。

  那时他还是日本法政大学的“海归”,参加了晚晴政府的“公务员考试”,最后一轮复试面试主考官是慈禧。复试前一天,袁世凯竟然打电话要过去一趟。

  战战兢兢的小曹到了袁世凯在海淀的别墅,原来是叮嘱考试注意事项。袁世凯说怕新人怯生,给小曹详细地讲述了觐见慈禧的礼仪,都具体到了怎么进殿,怎么跪拜,怎么答话。多有心的领导,实际发一张表就可以的。

  如果说上面只是在程序上怕出纰漏,那么袁世凯接下来的举动,可就差点把小曹融化了。老袁说:“小曹啊,慈禧问话可没个点啊,跪久了腿会麻的,站起来走两步都不方便了,准备一副护膝顶管用,和平门外琉璃厂大街就有卖的。”

  都嘘寒问暖了,有心比不上贴心,这个领导是真心!于是小曹愉快地跟着老袁好好干了。

1598926247107355.jpg

  袁世凯(左)与曹汝霖(右)

  如果说曹汝霖当时是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比较容易感动的话。那么我们看一看久历宦海的官场“老江湖”张作霖,是如何被袁世凯拿下的。

  张作霖第一次见袁世凯的时候,已经贵为师长了。但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调料,还是在袁世凯的家里。在客厅等候的时候,摆在显眼位置的一对大花瓶引起了老张的注意。仔细一瞧,嘿!乾隆年间的,还是雕漆的!东北那疙瘩可没有这宝贝玩意儿,老张看入了迷。

  这时老袁突然出现在了后面。把老张吓了一跳,不是得下人叫吗?怎么老袁亲自出来迎接了?懵懵的老张就被老袁拉到里屋去了。等到告辞的时候,老袁突然说:“哟!你怎么穿着夹呢军外套(类似于现在的绿色军大衣)呢?关外多冷啊,穿得这么薄哪能行?来人,把我的貂皮大衣给他换上!”

  披着领导的貂,老张心里热热的。刚到家,屁股还没坐热呢,快递来了!咦?进京前也没订东西啊?打开一看,里面就是那对让老张看入迷了的乾隆年间雕漆大花瓶!快递小哥临走前说,这是总统让他特地送来的。

  张作霖感觉到脸上湿湿的,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从此老张也跟着老袁愉快地好好干了。

1598926291116504.jpg

  张作霖

  表面上看,袁世凯仅用一副护膝和一对花瓶,就收复了文人武将的心,实际上,这里的奥妙多着呢。

  两个案例的相同点之一,就是袁世凯都亲自接见,以袁世凯的地位,对于大学生小曹完全可以一张表了事,对于职业军人老张则可以副官传达,完全不必降尊纡贵。亲自,体现了重视。

  其次,是在家接见,而不是在衙门或办公室。家是什么?家是温馨的港湾,是最容易让人卸下伪装面具和心理防御的地方。也是最私密的地方、最安全的地方,没有冷冰冰的衙门气息,官僚做派,可以像亲人一样可以拉家常,道知心话。

  老袁给二人的心理暗示就是,我都把最柔软的一隅,最没有防御的一面都展示给你们了,我对你们是坦诚相见的,我的话是发自肺腑的,我对你们是没有秘密的,你们该相信我了吧。

  再分别说不同点。先谈曹汝霖。一副护膝能让他津津乐道一辈子。为什么?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被老袁特别关照,他在老袁心目中的地位是有一席之地的。也许他每次都会对别人说,想当年,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中,只有他有那副护膝。

  实际这是曹汝霖的错觉,就因为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老袁的“亲自”面授注意事项,除了体现重视人才之外,是生怕出现纰漏,因为慈禧面试搞砸了,担责任的是他老袁啊!

  就不说这护膝是为了照顾小曹舒服,跪那么长时间,如果真麻了的话,那么很多繁冗的肢体礼节没有尽到,那就属于犯上了。况且和现在的面试不同,慈禧面试要长时间跪着,地上那么凉,没有护膝的话,想上厕所都成问题。

  而且,老袁真的只对小曹面授机宜、叮嘱护膝了吗?恐怕未必。那一届进复试的考生人数并不多,老袁就算挨个召见,也是有时间的。所以,不止小曹有这个“关照”,其他考生一样。老袁给他们造成的错觉也一样,就是都是“我是最受照顾的”。只不过曹汝霖活得足够长,在晚年把他们年轻时的心理说出来罢了。

  再来说张作霖。如果说袁氏给大学生曹汝霖的“特别关照”是错觉的话,那么对于这个出身草莽的老江湖,可真是特殊对待了。因为什么,新人小曹太容易搞定了,护膝都没送,直接让他自己去买都被感激一辈子。可是老张呢?有权有兵,独挡一面,很会玩心计与手段,不是好摆布的人。这就需要下成本了。

  所以老袁的做法很简单——投其所好。喜欢花瓶?送!老袁的观察能力很强。老张在客厅,老袁在暗中观察他很久了,确定他真心喜欢那个花瓶后,立刻将其作为饵料,但不是马上送。一来唐突,初次见面,哪有领导给下属送礼的道理?所以先放长线。

  老袁观察力强还体现在,张作霖穿的那件军大衣。说实在的,没在东北生活过,真不能理解关外的严寒。但是老袁呢,虽然没在东北工作过,但是别忘了,人家可是凭做朝鲜总督起家的。朝鲜和东北维度差不多,老袁有过切身体验。所以老袁这时祭除了大杀器:东北人都抵挡不住的貂!

  这貂不是买的,不是订做的,不是下人的,而是带着老袁自己温度的,领导的貂!这不仅把张作霖身体给捂热了,也把张作霖心给捂热了。这时再趁热打铁,算好老张到家的时间,把最终的花瓶饵料放出去,收网!

  但是老张能对老袁终生忠诚不渝,仅凭小恩小惠是难以长久收束这匹桀骜的。真正要收复张作霖的心,是要对其有“知遇之恩”,良禽择木而居嘛。实际上在前面写老袁接待老张的时候,看似轻描淡写,实际大家要是了解袁氏的原则的话,就会知道老袁埋了一个大伏笔。

  老袁在接待师长及师长以下的武官的话,从来没有让座的道理;武官对他要立正报告,袁氏也不会起立回礼。张作霖当时只是个小小的师长,袁世凯却打破了自己的原则,逾越了军人的尊严和常规,这也确实是仅此一次,只有张作霖享受了这个待遇。他怎能不生“士为知己者死”的报恩心态呢?(子华)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王一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