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骡子县长”剿匪记:一个晚清县长与马匪的较量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0-09-02 10:14:47

  中国小康网讯 陶月舸,清末丁酉年贡士,曾在张之洞创办的两湖书院读书讲学。后来殿试落选,便发奋研究《资治通鉴》《读史兵略》等书。清末新政开经济特科,进京考了一等第四名,却被慈禧太后认为是康梁维新派,失去了受重用的机会。从此,陶月舸开始了漫长的基层工作生涯。

  陶月舸去新野做县长时,是坐着骡子车上任的。从开封到新野,颠簸了一个多月,一路考察地形,查访民生疾苦。在新野县时重点治理监狱状况,对犯人采取人性关怀,尤其是监狱伙食问题。两届任满交接时,犯人号哭相送。

  接着,陶月舸又先后做了洛阳、安阳、夏邑县长。夏邑地处河南、山东、安徽三省交界,人员复杂,常有响马(为害一方马匪之类)出没。响马每股团伙几百人到两三千人不等,称为“杆子”。他们不倾巢出动,而是一到几个人,机动作案。都配备有快枪,不看准星,抬手即中。

1599012670362741.jpg

  连环画中的响马形象

  陶月舸去夏邑上任的时候,县衙里的差役都瑟瑟发抖地迎接,不是害怕新来的县长,而是时时恐惧响马的骚扰。于是他紧急调研,了解响马的习性、规矩,研究解决应对的方案。

  响马的绿林规矩,有一条是不抗捕。县长带卫队展开逮捕行动时,响马只逃跑,不还手。但是如果县长调动了军队,想要斩草除根围剿他们,那就破罐子破摔,玉石俱焚了,他们会祸害一个村子、一个镇子来报复。

  针对这一特点,陶月舸采取杀一儆百,抓大放小的应对措施。有一次,他抓到一个姓刘的响马。在公堂上,那人答复了姓名年龄,随即便说:“您是青天,抓到我是为民除害,那些案子都是我做的,无须多问,画押便是。”

  当陶月舸审问他还有谁一起作案时,他一拱手:“绿林规矩,不牵扯别人,认罪便杀,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临刑之时,面不改色。半夜里,同伙几百人都来哭祭,陶月舸没有一网打尽,还嘉许他们的义气。

  响马的行业迷信,如果一个好汉干了采花的勾当,则一年之内必受逮捕。所以不采花是他们的另一条绿林规矩。但陶月舸前几任县长都不敢受理此类案件,所以响马们便不走解送官府的程序,但是犯禁者从此在“道”上就不好混了。

  后来陶月舸调任叶县县长,当地响马们久闻他在夏邑县的作为,感于他的公义,竟然主动提供线索。

  叶县里有兄弟大盗曲五妞、曲六妞。哥哥曲五妞被陶月舸抓获,经审问得知,他与弟弟曲六妞早已断绝联系,因为弟弟犯了采花之禁。所以本来“不牵扯别人”的响马,这次在陶县长面前破了规矩,供出了弟弟的藏身之所,使强奸案迅速告破。

1599012704567194.jpg

  处置响马的“站笼”刑罚

  陶月舸在河南当地方县长,除了在县里的衙门公堂断案,还经常带队下乡,亲自对村霸开展抓捕行动。

  庚戌年间,有一次陶月舸下乡只带了十个卫士,到洛阳县洛河南面的司马寨去办案。小队经过一处高地时,发现四周烟土弥漫,似有大股人马向此围合。

  陶月舸当机立断,带队登上高丘,让卫士列成方阵,枪内上满子弹,对外引而不发。远处的盗贼团伙见此情况,就停止移动,只是远远地围着。

  但是从上午到下午,对方人数有增无减,更没有退却的意思。陶月舸便派麾下一神枪手赶快回城搬援,直向洛河飞奔。对方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派出一小队便追,都持有一响的毛瑟快枪。

  陶月舸提前叮嘱过,只往天空放枪,连发六响,因为回击必致死伤。那些人马知道连发五响的是好枪,听到六响,更感莫测,果然勒马回撤。最终,单骑搬来援兵,解了司马寨之围。

  陶月舸虽然得不到清廷重用,只在河南几个地方当县长,却政绩斐然,将基层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在当地留下了佳话,真正做到了百姓父母官。

  他与马匪的较量,没有采取硬碰硬的方式,而是抓大放小,采取攻心战术;对症下药,做好调研工作;秉公执法,兼顾疏导教化;果敢决策,善治突发事件……这些都是陶月舸作为当时的基层工作者,给后世留下的宝贵经验。(子华)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王一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