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稻育种接力60年 一粒种子帮国人告别饥饿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9-08-12 09:12:34

  亲历者说

  饿过才知道粮食多重要

  我叫陈日胜,研究了多年海水稻。我是1962年生人,母亲跟我讲,怀我的时候坐月子一天就二两米、一条小咸鱼,所以我现在身体都很差,主要是因为那时候营养跟不上。

  我出生后,家里七口人。小时候,全家人一年最多也才分两三百斤谷子,相当于现在一个人一年的口粮,所以每次做饭的时候都是精打细算。全家吃饭时,地瓜菜叶米饭混在一起,纯白米饭过年的时候才有的吃。像我读高中的时候,如果能够吃饱一顿饭,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有一个朋友,1958年的时候,他父亲把家里的粮票给他带去读大学,家里没有粮食,自己饿死了。跟我说这个的时候,他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他说他父亲的身体本来是很好的。

  我后来上学,想着将来可以自己种果树,就选了林果专业。1979年我读书的时候才知道,当时,中国平均每人每年才能享用六两水果,日本则是8斤。

  上世纪80年代,大家都跑工厂里去上班,地很便宜。我花了2万多块,租了900多亩地搞了一个果园,同时也养猪养鸡,挣了一些钱。后来我研究海水稻,不是在体制内做研究,都是靠自己花钱。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不赚钱的研究?你要是经历过饿肚子的时候,你就懂了。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大家不用为吃饭发愁。但是我们这个年纪,知道挨饿的滋味,对于粮食真的是有执念。

  ■ 同题问答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大的变化和进步是什么?

  彭既明(国家水稻产业技术体系育种与繁育研究室岗位专家):

  我看到了水稻育种几次比较大的变化。第一次是1956年,育种家黄耀祥先生培育出第一个矮秆籼稻品种“广场矮”,水稻亩产提高了近45%。第二次是袁隆平老师研发成功三系杂交水稻,并大面积推广,平均产量比一般普通良种增产20%左右。

  现在,我们希望做出真正符合水稻育种第三次绿色革命的成果,还要继续努力。

  新京报记者 王文秋 山东青岛报道

责任编辑:田小介
来源:中国新闻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