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南端 一片至纯至美的极寒世界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0 12:51:48


 

  面对冬日的严寒,你是否会选择宅在家中手捧一杯热茶?或者呼朋引伴围坐在火锅旁大快朵颐?外面的世界滴水成冰,似乎一切都失去了往日的色彩。倘若你不愿被寒冷所羁绊,不妨下定决心走远一点,比如去到地球的最南端。虽然这里依然寒冷,但目力所及的世界至纯至美,独特的旅行体验让人难忘终生。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块没有被人类开发的大陆,它是南极。
 

  另一个世界

  天堂和地狱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在德雷克海峡漂泊的两天两夜,10级风浪带来的颠簸让人九死一生。然而经历过这样的磨难后,当你再次踏上陆地之时,仿佛看到了创世之初的世界。即使有时天空阴云密布,太阳也会努力地从云层中渗透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像是圣母的一只手,在温柔地抚摸这片如婴儿般纯净的陆地。在南极,冰雪是永恒的主题,当破冰船行驶在峡湾中,两岸的雪山扑面而来。黑色的山石肃然挺立,白色的积雪是它的圣衣。雪山在蔚蓝的天空下无限延展,与之相伴的,是海中大大小小的冰山。它们在南极已经沉睡了2000万年,时间的积累使得冰晶的物理结构发生了改变,在光的映照下,冰山反射出悠悠的碧蓝,而没入水中的部分,则像玉石一般剔透。在自然的浩瀚背景下,一切都显得渺小甚微,就连万吨级的破冰船,也如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在南极,动物才是这里的主宰。帽带企鹅占据了一片海岸,它们嘴里衔着从海滩上捡来的石块,摇摇晃晃地走到避风处的岩石下,围起自己小小的领土。南极的海水中浮动着冰山,举目望去安静祥和,然而有时却能听到类似吟唱一样的声音,这是座头鲸在呼唤它的伴侣。座头鲸往往是成双成对活动,在海里缓缓游动时就像两座漂浮的小岛,它们偶尔还会从水面一跃而起,激起大片浪花后又潜入水底。
 

  冒险家的乐园

  南极终日被冰雪覆盖,即使是在极昼到来的所谓“夏天”,气温也在零度左右。而且南极地理环境特殊,天气瞬息万变。有时上午还晴空万里,到了下午就是风雪交加。然而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之下,却依然有冒险家选择在南极露营。他们冒着严寒在雪地里支起帐篷,以冰川为榻,以岩石为枕,幕天席地挑战人类的生存极限。而当他们第二天醒来之时,还要做好从雪坑里爬出来的心理准备。因为即使几个小时的露营,也会遭到风雪的突袭。那时,帐篷就已经掩埋在几十厘米的积雪之下了。

  在冰雪里睡觉,还可以穿着厚厚的防寒服保暖,可是倘若让你赤身裸体,纵身一跃进南极的冰海里,试问还有多少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有这个勇气?因此,南极跳水就成为了冒险家的骨灰级挑战。在一个晴好的天气里,破冰船驶进了一片浮冰较少的海域,船员将船抛锚之后,船的甲板就成了冒险家的舞台。他们在甲板上脱光了衣服,然后被工作人员绑上一条绳索,接着便可以以任何姿势跃入南极的海水中。入水的一刹那,只觉得浑身的皮肤被冰水激的颤抖,然而游了十几秒后,刺骨的寒冷便会从脚底蔓延至全身甚至五脏六腑。可是在南极的海水里,看到的是浮冰下面的巨大冰山,而企鹅和海豹就在冰山的四周游来游去,假如不是体力透支,没有哪个冒险家愿意离开这片冰海。不过船上的工作人员会谨慎地控制时间,如果一个人没有在1分钟之内上岸,他们会拉紧之前在他身上绑缚的绳索,将他强行拖离冰海。回到甲板的挑战者,会立刻被人披上一件厚厚的防寒服,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回温暖的船舱去。在喝完一杯用以恢复体温的伏特加后,他就会领到一张象征人类极限挑战至高荣誉的南极跳水证书。
 

  人类奋斗的史诗

  根据《南极公约》,南极洲应仅用于和平目的。除了科研项目之外,禁止一切的开发和利用。因此,科考站就成为人类在南极唯一能活动的地点。在南极,有20个国家建立的150多个科考站,它们大多数都分布在南极半岛上,然而有一些也深入了南极的腹地。美国的阿蒙森-斯科特站,历经12个夏天,最终建立在世界最南的南极点上。俄罗斯的东方站,建立在南极点附近,曾经历过-89.3的低温。我国的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的最高点,高度达4087米。在南极建站,并不是实力雄厚的大国特权,捷克站就是一个例子。这是由捷克一个民间组织建立的站,只有一名志愿者,从生活起居到自然科考,都是他孤军奋战。我国的长城站离捷克站不远,这名志愿者的献身精神令很多长城站的科考人员对他肃然起敬。因此,他们有时会邀请这个志愿者来长城站“蹭饭”。在南极孤身奋斗的岁月里,“去长城站蹭饭”就成为了这个志愿者最开心的事情。每次受到邀请,他都会划着皮艇,欣然赴约。

  至今,我国在南极已建立4站,长城站是历史最悠久的一个,从1984年建站至今,已经度过了31年的日月风霜。长城站的工作人员,有的是夏季过来短期科考,有的则需要在南极进行长期观测。极地苦寒、寸草不生,然而除此之外他们更需面对自己心理上的障碍。长期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很容易让人产生厌世的心理,患上抑郁症。因此,科考队员在南极工作的最长时限也仅是一年。而当他们再次回到陆地时,还要经过一段漫长的适应过程,才能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但是选择了南极,就意味着对自然和科学的奉献。新年伊始,云淡风轻,这是一个好兆头。虽然已是半夜时分,但橘色的太阳仍在天空中散着柔和的光芒。再过几分钟,这轮圆日又会重新回到空中,照耀在南极的每个角落。此时,长城站的全体工作人员在长城和钟前集合,他们信心满满,抱起钟杵,携手敲响了新年的第一声钟。

作者:蒲忆萱
责任编辑:
来源:环球时报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