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处“中国天然交通博物馆”见证诸葛亮北伐的峥嵘岁月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10-04 22:04

明月峡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匡扶汉室,统一中原,三国蜀汉丞相诸葛亮从公元228年起,先后五次北伐,最后病死五丈原。

  在诸葛亮北伐行军线路中,广元朝天区的明月峡是必经线路之一。这处连接四川与陕西的峡谷,先后出现先秦栈道、古驿道、嘉陵水道、纤夫道、川陕公路、宝成铁路等6种不同的交通形态,成为中国交通史的活化石。□本报记者吴晓铃文/图

  诸葛亮伐魏必经之路

  明月峡,朝天区嘉陵江畔的一处高山峡谷,距陕西汉中不到两小时车程。当年诸葛亮对曹魏发动5次战争,运送军马粮草的队伍,便是从这里经过。

  走进明月峡,入眼便是复原的三国文化遗存。蜀风广场上,是诸葛亮羽扇纶巾的经典塑像。雕像后的崖壁,镌刻了诸葛亮著名的《后出师表》。不远处沿古“嘉陵云栈”路线复原的栈道上,“蜀”字军旗风中猎猎作响。

  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研究员梅铮铮说,明月峡上的古栈道,最早开凿自春秋时期,战国时栈道已甚为通畅。到三国时期,栈道已历经风霜。为顺利北伐,诸葛亮又对栈道进行了修缮。

  漫步栈道上,不时能在崖壁上看到下探约一尺许的栈道孔。朝天区文管所工作人员介绍,古人为解决崇山峻岭里的交通问题,便在靠近河岸的绝壁上开凿棱形孔穴,孔穴内插上石桩或木桩,外口再用木楔将空隙楔实,上横铺木板或石板,可通车和行人,这就是栈道。为防止木桩和木板被雨淋变朽而腐烂,又在栈道顶端建起廊亭,这便是栈阁之道。

  明月峡中,至今仍保存先秦栈道2000多米,历代开凿的石孔400多个。这些孔洞大多分上中下三层,上排搭设雨棚,中排架木作栈道,下排则起固定支撑作用。在老虎嘴下最险峻的一段,绝壁万仞,下临深渊,壁眼多至六层及七层。

  明月峡每一段都是历史

  诸葛亮还在明月峡不远处的筹笔驿设立军帐。相传,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中原未取得预期成果之时,为消除各方阻碍,在第二次北伐临行之际,驻扎在筹笔驿的诸葛亮向蜀汉后主刘禅献上《后出师表》。公元856年,晚唐诗人李商隐途经筹笔驿,有感于诸葛亮雄才大略却功业未竟,写下怀古诗《筹笔驿》,一句“他年锦里经祠庙,梁父吟成恨有余”令人唏嘘。到了宋代,孙应时在《题筹笔驿武侯祠》中的“驿前风景应如旧,江水无情日夜流”,同样让人感慨万千。据不完全统计,流传至今关于筹笔驿的诗歌,多达30余首。

  明月峡栈道,每一段都见证着历史的变迁。

  公元756年,唐明皇李隆基为避“安史之乱”,仓皇奔蜀,与蜀地接驾的文武百官分合之处,就在明月峡中。明月峡景区管理局局长任学勇说,唐明皇进入金牛道北端七盘关时,已是夜幕降临。刚要歇下,便有官兵飞马来报,说蜀中百官已齐集距此不过几十里地的飞霞镇接驾。唐明皇于是命众人连夜赶路,黎明时与接驾文武百官会合在飞霞驿险峡中。从此,飞霞驿改名朝天驿,取朝见天子之意,即今日广元朝天区,险峡则是明月峡。

  到了宋代,诗人陆游曾4次船行嘉陵江,弄舟明月峡。到了南宋末年,蒙古阔端王子率兵攻宋,在此沿驿道涌向朝天明月峡栈道。为了阻挡蒙军进攻,宋军将明月峡栈道烧毁,迫使蒙军不得不翻山越岭绕道向利州进发,继而遭到宋军伏击,损失惨重。而明末时期,占领四川的张献忠,与李自成大军在七盘关、朝天关一线对抗,明月峡再次成为要道。此后“三蕃之乱”,明月峡栈道彻底遭到破坏。

  古今六道汇集于一峡

  令人惊讶的是,明月峡宽仅百米的深谷险峡内,竟然分布着古今6种交通要道,因此被誉为“中国天然交通博物馆”“古今交通的活化石”。

  任学勇说,先秦时的古栈道,是巴蜀联系关中的唯一通道。然而栈道是在悬崖上凌空修建,因山兴、塌陷等原因经常阻断。因此在南北朝以后,人们在明月峡崖壁顶端,削坡铲石筑土石路。唐朝时,碥道被拓宽为六尺驿道,从长安至成都遍置驿馆。元朝初年,朝廷又对原有驿道进行改道修筑,打通了从七盘关至朝天关一带的碥道,成为邮传、运输的驿道。

  当然,古人从没放弃嘉陵江水道的使用。任学勇说,嘉陵江早在秦汉时便已开通水上运输。唐代水道发达,商运兴盛。宋代,嘉陵江漕运兴起,栈道逐渐衰落。当过往船只逆流而上时,便需要纤夫拉纤。如今,嘉陵江岸峡壁上还能看到仅容一足的小道,险峻处直接凿有人的“脚样”,纤夫必须循脚样而行。

  到了20世纪,现代交通进入明月峡。1935年修建川陕公路时,工程技术人员试图绕过明月峡另寻他途,但最终失败,不得不沿明月峡古栈道的上方崖壁,用炸药开凿一条长864米、宽4.5米的凹槽式道路,这就是老川陕路上有名的“老虎嘴”公路。上世纪50年代,宝成铁路穿过明月峡,交通从此更加便捷。

  任学勇说,古今六道汇集于一峡,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十分罕见。因而明月峡堪称中国交通发展最直观、最宏伟、最完整的一座天然博物馆。

责任编辑:田小介
来源:四川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