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美基层民警”何巧忙碌的一天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1-21 15:51:25

  近日,沙坪坝区磁建村社区,民警何巧(右一)正在与需要帮助的聋哑居民交流。记者 郑宇 摄\视觉重庆

  日前,中央宣传部、公安部发布2020“最美基层民警”先进事迹,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磁器口派出所社区民警何巧当选全国“最美基层民警”。

  基层派出所民警日常究竟都做些什么?近日,记者来到何巧工作的沙坪坝区磁器口街道磁建村社区,看看这位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忙碌的一天。

  9∶00-12∶00

  入户走访登记敲门敲痛手指

  早上7点过,迎着寒风,何巧出了家门,不到8点就来到派出所里。作为磁建村社区巧姐无声警务室的负责人,她要负责安排另外一名民警和两名辅警的工作。

  提前来到派出所,她得先梳理一下当天自己和同事们需要做的事情,例如入户走访登记、为预约的群众办事等。

  “上午我们分头入户,争取尽快完成这一轮小区人口的登记工作。”拿着笔记本,何巧梳理着尚未入户走访的居民楼,并分配给同事。

  分配完工作,民警们开始分头行动。何巧来到她最熟悉的国盛三千城小区。

  “咚咚咚……”走到一户居民门口,因为门铃坏了,何巧用手指敲着防盗门。

  “谁呀?”门内传来询问声。

  “您好,社区民警入户走访,请问这里还是某某某在居住吗?”何巧赶紧回答道。

  “是的。”门内简单应答,并没有开门。

  “好的,打扰了。”何巧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随即在工作记录上对应的门牌号与人名后打了个勾。

  “有的居民比较反感民警入户走访,不理解为什么民警隔三岔五就要上门。”对居民的不耐烦,何巧已经习以为常。她告诉记者,磁建村社区紧邻磁器口古镇,社区近万人,其中流动人口占一大半,因此不定期入户走访登记流动人口,是民警们的日常工作。

  不仅如此,这个小区里居住着150多名聋哑群众,只有精通手语的何巧才能比较顺畅地与他们沟通。

  “刚来社区时我不会手语,可把我急坏了。”何巧笑着告诉记者,她自学了好几个月手语,才逐步与聋哑群众建立起良好的沟通。

  从9点到社区,一直到中午12点吃午饭,何巧大约敲了100多户居民家的门,其中大约一半有人回应,走访到聋哑群众家时,她还得“手舞足蹈”比划一番。一路下来,她有些疲惫,指关节也因为敲门有些隐隐作痛。

  13∶40-19∶00

  为社区老人寻找失物

  “走吧,我们先回所里吃午饭。”敲完一层楼的最后一户,何巧叫上记者。谁知,刚走到小区中庭,就被1名聋哑群众拦住了。他拿着一本摩托车行驶证给何巧看,并用手比划着。

  “他前不久摩托车行驶证过期了,去车管所办理新证时遇到了困难,也想申办驾驶证,于是来向我求助。”待何巧与群众交流完后,她对着一旁不懂手语、一脸疑惑的记者说道。

  何巧说,因为无法与车管所的工作人员沟通,最终没有办成事,只能回来向她求助。她答应那名群众,改天陪他一起去车管所帮他做翻译。

  类似的求助,何巧经常都会遇到。很多事情原本不在她的职责范围内,但是她说,这些聋哑群众由于身体功能障碍,生活中会遇到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因此自己想尽可能地帮帮他们。

  下午1点40分左右,在警务室休息没多久,又一名聋哑群众找上门来。

  来者是79岁的聋哑人温婆婆,她在三峡广场逛街时,不慎将背包弄丢了,包里有2700多元钱。这笔钱对温婆婆而言,不是一笔小钱,加上又是聋哑人,说不出话,她急得直跺脚。

  看着温婆婆着急的样子,何巧连忙交待好警务室的事情,陪着她前往三峡广场步行街寻找。

  “她回忆说自己在小吃街的时候都还背着包。”根据婆婆的回忆,何巧来到南开步行街的小吃街商场监控室查看监控。

  温婆婆的记忆有些模糊,时间、地点都记不清楚,为此,何巧耗费了近1个小时,才从监控里找到婆婆的身影,可是这时她的背包已经不见了踪影。

  根据温婆婆的回忆,何巧又马不停蹄地查看了四五处监控,虽然大概得知了丢包的位置和时间,但是并没有监控拍下是谁捡到了温婆婆的背包。

  一连忙到晚上7点,走出最后一处监控室,没有找到背包的何巧有些愧疚。可是温婆婆非但没有埋怨,还一个劲地对着她竖起大拇指,做着表示感谢的手势。

  21∶00-23∶00

  紧急处警调解婆媳矛盾

  晚上7点,若是平常,何巧已经下班回家了,可是当天轮到她值班,她得在派出所上班到第二天。派出所警力紧张,每周都会有一天轮到她值班。

  “值班时主要是处置群众报警,如果有报警,就得马上去处置。”何巧告诉记者,虽然不是每次值班都会遇到事情,但得时刻保持警惕,半夜处警的情况也有。

  “叮铃铃……”晚上9点刚过,接警平台接到一个报警:辖区内有户人家婆媳闹矛盾,婆婆打电话报警称,自己被儿媳打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处置家庭矛盾,主要还是以劝说为主。”何巧连忙赶到报警住户家中,刚进家门,就看到报警的婆婆坐在沙发上哭泣,卧室里时不时传来夫妻争吵的声音,气氛有些凝重。

  何巧先来到婆婆身边,与她拉起家常,逐步了解了事情经过。原来儿媳刚生下孩子几个月,婆婆搬来与夫妻一起住,方便照顾孙子,可是最近儿媳提出要在家里安装监控摄像头,婆婆认为儿媳是不放心自己,于是有些生气。

  “刚生孩子,情绪有些波动,阿姨你想想当年你是不是也经常情绪波动?”何巧也是一名妈妈,就与婆婆聊起如何照看婴儿的事,逐渐引导婆婆平复了心情。

  随后,她又走进卧室,与儿媳聊起婆婆带孙子如何辛苦,希望她能多包容老人家……

  经过两个小时的交流,最终婆媳双方达成了一致:不在家中安装摄像头。何巧这才从居民家中出来。此时已是晚上11点。

  天上飘着小雨,寒风刮过,忙碌一天疲惫不堪的何巧,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可是她还不能休息,得回派出所继续值班。

  本报记者 周松

作者:周松
责任编辑:九久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