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一村庄走上了制作青铜工艺品之路 有网店单品月销数百件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0-11-16 07:55:50

  河南商报记者陈薇/文付首鹏/图

  莲鹤方壶、后母戊鼎、大克鼎、曾侯乙编钟……别看每件藏品都锈迹斑斑,但其实它们并不是博物馆里的藏品,只是洛阳伊川葛寨乡烟涧村村民手工制作的青铜仿制品:他们不仅能将器物的花纹、形制制作得惟妙惟肖,还能将时间锈蚀出的“红斑绿锈”也都做出来。

  随着电商的发展,仿古青铜器得以摆脱“假古董”的恶名,在年轻消费者中打开更广阔的市场——缩小成巴掌大的迷你鼎、可以放在案头敲击的编钟,神秘的青铜文化通过文创生出了“萌”感。

  从高仿青铜器到青铜工艺品

  烟涧村名声大噪,正是因为仿制青铜器手艺一绝。而国内青铜器的仿制品,在河北、山东、陕西等地也有制作,与其他各地相比,烟涧村的优势是“做锈”。无论是北方出土青铜器的“红斑绿锈”,还是南方出土青铜器的“水锈”,或是明代宣德炉的包浆感,都可以做得非常相似。坊间曾有传闻,当地高仿青铜器骗过了专家的眼睛,并登上了拍卖会卖出了高价。

  “这就有点儿夸张了。”当地50多岁农民周长海说,他从事青铜器仿制工作已经30年了,在他看来,人工制作的锈与时间沉淀出的锈还是不能比的。

  青铜器上真正的锈会分层次,每一层都会呈现不同的色泽变化;而且,出土的青铜器表面一般胶着了一层钙化土,没有时间的积淀,钙化土是做不出来的,就如同小孩子的骨骼不可能与老年人的骨骼一样有钙化。

  因为烟涧村制作青铜器高仿品,在一些媒体报道中,这里也被认为是青铜器造假的“重灾区”。对此,当地从事青铜器制造的村民感觉很委屈。

  “通过仿古青铜器发财的是一些‘二道贩子’。他们从我们村用一两百元买工艺品铜镜,出去一两千元当作古董卖。”周鼎青铜工艺品公司负责人陈彦粉说,“我们就是赚一个工艺品制作的钱,说我们卖假古董真是冤枉。”

  目前,烟涧村全村三分之一的农户在从事仿古青铜器生产、销售,烟涧村青铜器制作工艺被省政府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被誉为“中国第一仿古青铜器村”,当地也在进行青铜小镇建设。

  烟涧村在努力开拓青铜工艺品市场。“鼎有‘一言九鼎’‘定鼎中原’等美好寓意,不少公司开业庆典时青睐定制大鼎。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等渠道,我们也开发了不少东南亚地区的海外客户。”陈彦粉说,此外,一些城市园林、广场建设时,也会定制大鼎用来装饰。

  现在整组的编钟也接到不少订单,采购人多为博物馆、中式风格会所等地,用于装饰以及商业表演等。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柒月
来源:人民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