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莞人”子女为何不再为读书“候鸟迁徙”?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3-24 10:33:53

  “新莞人”子女为何不再为读书“候鸟迁徙”?

  “世界工厂”东莞:政府向民办学校购买学位,推进随迁子女教育公共服务均等化

  3月开学季,跟随父亲来到广东东莞、成为随迁子女一员的张怡清,开始了为参加异地中考、升读本地高中的“最后冲刺”。

  过去由于政策不明朗,张怡清无数次担忧过自己户籍不在东莞,会被送回老家上高中,但政策破冰后,“我知道可以在这边高考时,就决定在这里一直读下去”。

  制造业发达的东莞被称为“世界工厂”,全市800多万常住人口中,非本地户籍占比超过7成。截至2020年底,125.52万在校生中,非户籍学生为83.17万人,占比高达66.26%。人口比例大规模“倒挂”,曾经意味着“入学难升学更难”。

  给张怡清信心的是东莞2020年全年新改扩建公办中小学32所,新增公办学位3.7万个。许多一度在城乡间“钟摆式”流动、“候鸟式”迁徙的孩子,如今可以跟张怡清一样,拥有了“留城不返乡”的教育新选择。

  读书不再“候鸟迁徙”:从流动走向稳定的孩子们

  小学三年级时从湖南转学到东莞的刘湘,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将近十年。原本没有想过要学艺术科目的她,因为老师的鼓励决定去学音乐,并在东莞参加高考。

  “毕竟是零基础,一开始很紧张很焦虑,但老师们很用心教,帮我想高考的路怎么走,练了一段时间后也有成果,现在是我最有自信的时候。”在东莞市第五高级中学上高二的刘湘说。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父母离家务工、子女留守老家”的现象比较普遍,随父母进城的随迁子女并不占多数。由于入学门槛和中高考政策限制,许多随迁子女无法在流入地城市稳定就读。“往往上着上着课,就有一些孩子不来了,不得不回老家上学。”一所主要招收随迁子女的民办学校校长对记者说。

  近年来随着国家和地方教育扩容提质政策大力推进,像刘湘这样在流入地从小学上到高中的随迁子女越来越多。记者在东莞多所公办和民办中学采访发现,“转学少”“不流动”已成为这些随迁子女就学的新现象。

  东莞石龙第三中学校长杨森林介绍,除极少部分因为家庭原因,或迫于升学学位压力转回原籍就读或考试外,大部分非户籍学生,都选择在学校完成初中学业。

  东莞市第五高级中学校长杨志坚说,近期三届学生中,只有三人因父母工作变动原因转回家乡就读,多数随迁学生能立足东莞,许多人表示读完大学后还想留莞工作。

  民办学校的随迁子女转学数量也在下降。张怡清就读的宏伟中学校长熊信告诉记者,往年开学期,因家庭原因转学的学生在170到250人之间,但今年年初才走了90多人。

  “只要入学和考试政策允许,家长多数都想孩子能跟在身边上学。现在外地小孩可以考本地初中、高中,相当于给家长和孩子们都吃了定心丸。”宏伟中学语文教师吴霞说。

  2020年,共有2.48万名随迁子女在东莞报名参加中考,其中约2.26万名随迁子女通过了报考普通高中的资格认定。2019年,随迁子女在东莞市报名参加高考5849人,比上年增加1580人,同比增长37%。数据背后是随迁子女长期在莞接受教育的稳定性大幅度提升。

  东莞城市包容的气质也体现在这些学校中。“进了五中门就是五中人,既是五中人就是东莞人。”杨志坚说,学校一直都平衡混合分班和分宿舍,不做任何户籍区分。倡导对本地户籍学生和非户籍学生在教学、管理上一视同仁。

  事实上,随迁子女会在生活上得到更多关心和照顾。

  为解决外来工子女的午休问题,石龙三中上一学年投入300多万元,完成了学校食堂、午休扩容建设工程,推行半封闭管理,为“新莞人”家长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受疫情影响,石龙三中去年4月开始线上授课。“家庭困难的学生我们就寄去平板电脑,网络不好的地方我们去协调电信部门,学校还给所有在外地学生寄教材,最远的寄到了四川凉山。”杨森林说。

  疫情发生时,东莞五中的高三学生罗文雯,刚好在湖北老家参加艺术考试,父母则留在东莞工作。她一个人待在湖北,心理压力很大。班主任几乎每晚都会用微信和她聊天,各科任课老师还将网课期间的学习资料发给她,确保她学习和高考“不掉队”。如今罗文雯已经是湖北音乐学院的大一学生,东莞给了她开启新生活的关怀和支持。

作者:詹奕嘉 黄浩苑 邓瑞璇
责任编辑:明晓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