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笔记:一蓑烟雨任平生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9-08-16 15:25:58

  躺在床上,白天骄阳下在村子里的种种工作时的片段,此时没有次序地跃入脑海,身上的紧绷状态好像还没有彻底放松,于是打开手机,想看看微信里人们都在说什么。

  记得最初接触微信的时候,是在外地采访,当时看到人群中有个时髦的女郎一会儿把手机放在耳边听,一会儿又放在嘴边讲,不是打电话那样一直放在耳边,当时很好奇。很快自己便用上了微信,有一段也迷上了微信,渐渐地好奇感和新鲜感没有了,微信只是变成了社交的工具。那时朋友圈和微信群一时兴起,甚至还出现了许多现象。比如朋友圈的“越喜欢晒什么越缺什么”,微信群的“潜水”“群暴力”以及“一言不合就踢人”。

  后来,因为工作忙和兴趣的转移,便很少看群里的信息了,为了信息和情面,还是保留了很多群。慢慢地,也发现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看群,不再

  在群里说话。要说话就是有事。

  刚打开微信,就有个朋友问候我,问我扶贫的情况。我给他做了较为详细的介绍,他听了后很感慨也很感动,建议我在群里发发自己的扶贫感受和情况,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扶贫中来,集合各种力量多为贫困群众做事。他的建议让我心里一动,马上挑了几个比较活跃的群,发了介绍和邀请,邀请更多的人用各种不同的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参与扶贫,哪怕是几句问候。

  一经发出,立即得到了很多的支持和响应,我去洗澡的时候,微信的绿色小标不断响着,有私信也有这几个群的回音。再次躺上床,打开微信,在众多热情的回信儿中,有一条特别扎眼的微信跳了出来:别再在这儿说扶贫了,我自己都穷成个狗,还扶别人!紧接着,又有一个人响应,说了很多讽刺的话甚至人生攻击的话。接着群里一片“死寂”。大家也许等着看我怎么反应吧。

  我并没有立即愤怒回怼,也没有被他们影响,而是喝了口水,做好睡觉的准备,又在群里继续介绍完自己一个为残疾群众提供书刊的计划,然后关机、充电、熄灯、睡觉。

  早晨6点醒来,打开手机,一大堆私信进来,是几个同群的朋友对两位的冷言冷语的愤慨,并且纷纷劝我回击或者退群。再看群里,这些规劝者并没有一个在群里发言。我笑了笑,说好滴,谢谢,回头聊。然后就起床去吃早点了。在去村子的路上,我给朋友们做了个统一的回复:谢谢大家关心,我会一如既往地努力,我希望每个人都多干实事,这不只是在帮别人,也是在帮自己,只要做事,你就会遇到风风雨雨,你要做的就是只管做自己的事,然后对冷言冷语一笑而过。

  在田地里帮着一位老乡除草,蹲了一阵,站起身,闻到了绿色的清新;用手遮住阳光远望,汗水让内心欢畅;一片乌云飘来,下起了雨,跑着躲进村部……

  回想昨夜的微信,看着窗外淋漓的雨,我心底有种莫名的满溢的充实的兴奋的感情涌起,迎着风雨在天地间闯荡。东坡先生在几百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中吟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作者简介:杨一枫,人民日报主任编辑,海外版总编室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在河北省滦平县挂职任县委常委、副县长。)


作者:杨一枫
责任编辑:吉茵
来源:人民网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