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干部何叶春:是扶贫,也是反哺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1-01 11:08:02

  “父老重托辞暮春,川越千里战天堑。东西协作酬壮志,幸福奋斗换人间。”2018年4月8日,在出发前往阿坝州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挂职帮扶的前一夜,何叶春写下了这样一首诗,作为浙江省第一批援建四川贫困地区干部之一,第二天他就将从绍兴启程,奔赴国家深度贫困地区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开始为期三年的援藏工作。

  “在这之前,我对小金一无所知,后来才发现原来它与汶川相邻,交界处就是鼎鼎有名的四姑娘山。”第一次去小金县,给何叶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成都出发,颠簸了大概6个小时,有1个小时手机甚至没有信号,越往里,植被越是荒芜,连县城里的山都光秃秃的。”首次踏入西部高海拔地区的何叶春惊诧于当地的环境恶劣,也震撼于一路上峻伟雪山、奔腾溪水的壮丽风光。

  在更深入地了解小金后,何叶春对于这次援藏有了新的理解:“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阿坝藏羌屯兵临危受命,2000勇士奔袭宁波反抗英军,近乎全员战死沙场;8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四方面军两大主力军在小金会师,当地藏民拿出了家里剩余不多的粮食和衣服,为红军下一步会师北上做了很大贡献。”

  在何叶春看来,实际上东西协作早有历史可循,“那时是西部帮助东部,而现在轮到我们反哺他们。”

  他说,产业扶贫要从实际出发

  刚到小金不久,何叶春便一头扎进了乡镇调研,因为地广人稀,花五六个小时奔波于路途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在调研中他也发现,尽管这几年脱贫攻坚力度较大,很多贫困户通过易地搬迁住上了新房子,但从产业角度来看,还是比较薄弱,缺少规模化的农业和工业,“不少农户主要还是‘靠山吃山’,一旦家人得重病或孩子上大学,极有可能因病返贫、因学返贫。”

  为了找到更多产业发展可能,何叶春充分利用东部资源,动员了绍兴市青企协会的企业家们来小金考察投资,考察团捐赠了60万元的现金和实物,认领了10颗苹果树,打响了“扶贫第一炮”。

  不过谈及投资兴业一事时,大家无不担忧地说:“这边藏区道路状况实在不太便利,人才缺失也是不可回避的难题,如果要来投资还是比较困难。”

  与阿坝州其他几个县相对平坦、开阔的地势不同,沿河兴建的小金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地形复杂,沟谷纵横,受汶川大地震影响,小金因山体松动导致泥石流等地灾频发,而要在藏区招到企业人才并留住,那更是难上加难,这让何叶春一度陷入灰心绝望中。

  就在这个档口,何叶春跟随县长考察了一个飞地产业园区,他灵光一现,那为何不能参照学习在东部结对帮扶区县设立一个飞地园区呢?

  这一想法得到了省市对口办的一致认可,但也有同志提出了质疑:“产业合作若不在受援当地落户,如何直接拉动当地经济?”

  作为“始作俑者”,何叶春说:“记得在一个寒风刺骨的半夜,我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被窝里编了条500多字的短信,大意是:倘若一味刻板地要求企业落户在阿坝藏区,既不现实也不实惠,且根据藏区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前5-10年的税收基本都是通过财政奖励的形式予以返还,对于最关键的三年脱贫攻坚战来讲相当于没有贡献。”

  在何叶春的认真沟通下,大家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认可在藏区特殊的投资环境下,建立跨省飞地园区不失为一种因地制宜的替代办法,扶贫也要一切从实际出发。

  经过与结对帮扶小金县的绍兴市上虞区、新昌县多次对接,一个月后两区县政府分别划出100亩和75亩土地专门组建“跨省飞地园区”,并与小金县政府签署正式书面协议,产生的税收八成归属于小金县,优先接纳吸收小金籍的贫困员工,双方还约定实行“保底税收分成制度”,两区县给予每年350万的保底分成。

  不仅如此,由于小金县当前主要还是以高山农业为主,在此基础上,“我们下决心要推动当地农业产业可持续发展,集中精力办大事。”何叶春介绍说,在绍兴驻小金援川工作组的共同努力下,2018年以来,上虞和新昌累计落实帮扶资金2600余万元,帮助实施小金高原生态生菜种植推广项目,带动400余户蔬菜种植户年均增收1.2万元;通过扶贫资金注入和一系列举措,使小金县高山玫瑰种植面积由原来的8000亩扩大到目前的1.2万多亩,带动2200户8000余人增收致富……

何叶春(左)调研浙江援建结球生菜基地

何叶春(左)调研浙江援建结球生菜基地

  他说,要让大山里的贫困户走出去

  让何叶春觉得意外的是,在多次走村入户调研中,他发现当地很多青壮年劳动力常常闲置在家,“我走访了十几户农户,男女主人年纪在30-40岁左右,家里长辈也都健在,照顾小孩没有后顾之忧。”何叶春说,当问及为何不出去打工赚钱时,才得知原来没有大规模的政府层面组织动员全程衔接,他们担心没有一技之长找不到工作,也怕出去后陷入传销之类的骗局。

  既然小金的产业发展相对局限,那为何不鼓励让大山里的富余劳动力走出高原、致富奔康呢?借新昌县委李宁书记带队来小金考察之际,何叶春马上想到是否能与新昌合作开发劳务协作项目,书记爽快地表示一定倾力帮扶。

  “恰好一位随行企业家说九月份开始要招聘4、5千名的季节性用工,主要就是给出口罐头涉及的桔子原料剥皮,没有技术难度,做得好的一个月还能赚5000多元。”一石激起千层浪,何叶春立即组织县人社局开始跟进。

  然而,正当他信心满满准备“大干一番”时,现实却直接“泼了一盆冷水”,“一开始我们说好是组织500人去,结果报名人数层层削减,最后统计上来总共才35人。”何叶春说,眼看着企业就要用人了,这可怎么办?

  何叶春马上给县里主要领导作了专题汇报,主要领导极其重视,半夜亲自出面部署工作,接下来县人社局开足火力上阵,发动各乡镇、村开展宣讲工作,“看到不少藏民眼神里透露出对于外面花花世界充满的未知和畏惧,我和他们说,这次属于政府间协作开展劳务招聘,绝不会出现类似传销的骗局,不需要再额外付出费用,而且工作难度不高,只要集中去干5个月就可以衣锦还乡。”一通宣讲下来,藏民们的眼神里终于闪现出了信任与兴奋的光芒。

  不久后,首批69名贫困户坐上了政府出资的飞机,打飞的去包括新昌丰岛公司在内的东部企业上班。令人振奋的是,在计件制的标准下,收入最高的员工甚至能拿到7000元的工资,照此推算两月就可以达到全家脱贫的标准(18年脱贫标准是3500一人)。

  此次“破冰行动”后,三地人社部门通力协作乘胜追击,上虞、新昌先后多次赴小金县举行劳务协作招聘会,两年多下来已有500多人赴绍务工,成功让贫困户们从“怕走出去”变为“想走出去”,不少藏民还因工作出色获得了长期留任并培养为车间骨干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语言障碍以及风俗习惯等问题,一些务工的藏民或多或少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长此以往对岗位不利,“为了能让大伙儿更安心地工作,我们与人社部门商量后提出建立2家‘劳务协作服务站’。”何叶春介绍说,服务站首创“双站长制”,由双方各派出一名干部参与管理服务工作(小金县为2名科级干部),东部的站长负责对接相关企业,西部的则负责藏民的就业服务、生活保障等,“这一创新,不仅有效提高了藏民的稳岗率,还开创了全省劳务协作的先河。”

  疫情期间,扶贫工作组还创新搭建“现场+线上”用工需求招聘平台,输送小金县农民工赴上虞、新昌助产复工。

小金县工人赴上虞、新昌助产

小金县工人赴上虞、新昌助产

  他说,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而作为绍兴、阿坝州两地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的另一次深度协作,2018年起,扶贫工作组还积极对接上虞、新昌两地,成功让小金县建档立卡贫困学生“走出去”。

  “由于小金县没有职业院校,2018年我们通过发动阿坝州卫校,组织了4名学生去绍兴学习。积累了一些经验后,第二年我们自己开始招生,上虞、新昌亲自派老师过来挑选学生,并组织去各村宣讲。”何叶春介绍说,比如上虞职业中等专业学校还派出了建筑工程系副主任周银堂专门来小金驻点,并挂职于县教育局招生办,方便开展工作。

  何叶春说:“我们花了整整5个月时间,并组织后方学校的校长亲自来实地面试,最终选定了18个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同年9月1日,这18名贫困生启程奔赴上虞、新昌三所国家级重点职业院校读书求学,进行为期3年的完整中等职业教育。

  据介绍,此次招生主要面向小金县初中应届毕业生,三所学校精选出了建筑、烹饪、酒店管理、汽车修理、动漫与游戏、电子商务、机械装配等7类就业前景好的专业,供小金县贫困生优先报读。

  所有贫困生入读职校后除了可以免住宿费、学杂费,享受吃饭优惠等政策外,还能拿到每年2000元的国家贫困生助学金,成绩优秀的同学还可获得每年1000元国家奖学金。

  “同时,我们还实行了企业预录用,这些学生们不仅在读书的三年期间,可以定期去企业学习参观和假期实习,毕业以后还可以直接到企业工作。”何叶春介绍说,不仅如此,学校还特别允许学生们把自己家的农产品拿到学校里来卖,为家里添一份额外的收入。由于小金县社会反响很好,2020年又有18位学子搭乘上了这列开往绍兴的“校园直通车”。

18名小金学生顺利返回上虞新昌三所职业中专学校

疫情期间,18名小金学生顺利返回上虞新昌三所职业中专学校,按照浙江教育部门规定由学校领导全程陪护做核算检测

  在何叶春看来,尽管条件有限,但无论是小金县当地政府,还是扶贫工作组,都把教育作为头等大事来抓。2020年,工作组还启动了校园安全饮水工程,在全县学校安装净水装置,保障学生饮水健康。

  原来,阿坝州地区自来水水源单一,基本为山头融化而下的雪水,加上处理工艺相对东部而言比较落后,烧水后钙质较高,容易患结石病,“很多藏民家里也安装了直饮水机,但我们有位新昌的支教老师刚来时不适应,常会出现拉肚子的情况,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何叶春说,由于要完全改善水质工程量浩大,扶贫工作组首先将目光聚焦到了学生的安全饮水上。“为此,我们还专门做了一本项目手册,并通过上虞、新昌两地慈善总会成功招募到了项目资金。”

  他说,好东西一定要卖出去

  受日夜温差大、光照时间长等因素影响,小金县造就了很多冠绝一时的农特产品,并形成了小金牦牛、玫瑰、蔬菜、苹果四大主导产业。不过由于地处偏僻且交通不便,再加上营销手段过于单一,产品销路成了个大问题。

  “听说以前小金苹果上市时,好多农户为了省下雇人采摘的费用,宁可让它烂在果园里,或者干脆喂猪。”为了拓宽苹果销路,2018年,何叶春又找到了绍兴市相关部门和协会,携带苹果样品专程返回绍兴盛情推销,1000斤,2000斤……短短一礼拜,苹果订单就达到了80吨即16万斤。

  “原来小金苹果才5毛钱一斤,为了保证果农收益,我们工作组特地与本地供应商约定,必须同步提高给予果农的收购价,原则上不能低于1.5元一斤。”何叶春回忆道,于是乎一场苹果收购战轰轰烈烈登场。

  由于绍兴普遍反响不错,何叶春又趁热打铁找到了自己单位绍兴市公用事业集团,如法炮制通过职工福利渠道又下了28吨订单,接着工作组又跟上虞新昌对接陆续拿到50吨订单,据当地供应商讲那时货源一度吃紧,差点供不上货。

  两年多下来,扶贫工作组通过各种渠道已帮助销售苹果600多万,随着果价蹭蹭上涨,果农们笑开了颜,“我们县长还跟我开玩笑说‘小金的苹果价格卖这么高,都是你们帮扶干部惹的祸哦’。”何叶春笑着说。

绍兴公用集团推进消费扶贫小金苹果认购行动

绍兴公用集团推进消费扶贫小金苹果认购行动

  此外,新冠疫情期间,小金县的高原玫瑰专合社也遇到了出口订单被取消的难题,同时国内销售渠道也一度受阻,几千户花农的 500多万收购款无力全部兑现。

  在何叶春的牵头下,扶贫工作组积极对接消费扶贫渠道,上虞新昌两地本着“精准扶贫、大爱无疆”的工作指针和理念,合力帮助销售近300万元,玫瑰花农的货款也随后顺利兑付。专合社当家人陈望慧闪烁着泪花说:“我代表几千户花农感谢你们浙江援建工作组,你们是藏区人民的贵人,更是我们的亲人……”

  截至2020年6月,小金县88个贫困村3260户11782人已实现脱贫,2019年4月四川省政府批准小金退出贫困县序列,综合成效被评定为“好”。2019年年底,小金高质量通过省级验收考核和国家第三方评估。

  两年多的时间匆匆而过,但付出有了收获,也让何叶春感受到了一些欣慰。事实上,对于像何叶春这样的援藏干部来说,最难捱的一段时间莫过于秋冬的这几个月,“因为氧气减少,晚上可能经常要到一两点才能睡着,早上四五点就开始胸闷,心跳特别快。”

  因为不适应高原气候,何叶春在最近一次的体检中查出了不少从未有过的“小毛病”,因为长期坐车,还得了腰肌劳损,去年过年期间甚至躺在床上起不来。而在何叶春心里,最过意不去的莫过于减少了对家人的陪伴和照顾,“老人生病,孩子近视,我都帮不上忙,其实也挺愧疚的。”

  “有句话这么形容援藏干部,‘眼睛在天堂,身子在地狱,灵魂在故乡’。不过对我而言,却是‘无问西东,此心安处即吾乡’,接下来我们驻小金工作组将接续用心用力,为‘十四五’期间小金县对口支援工作开好局、起好步做出积极贡献。”何叶春说。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风华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