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人员登上“桑吉”轮带回两具船员遗体和黑匣子

来源: 中国小康网    01-13 23:13

 448a5bd66c7d1bc3f96d54_副本.jpg

1月13日,救助人员登上难船“桑吉”轮。 (图片来源:上海海上搜救中心)

  中国小康网讯 据上海海上搜救中心消息,13日上午,上海打捞局4名救助人员登上“桑吉”轮,发现两具遇难船员遗体并带回,同时带回该轮VDR设备(船舶“黑匣子”)。

  根据事故应急处置进展情况、“桑吉”轮起火爆燃位置以及现场气象海况情况,现场指挥部组织制定了登轮搜寻救助工作方案。13日7时,上海打捞局“深潜号”专业救助打捞船逐步向“桑吉”轮船尾靠近。8时37分,通过吊臂将佩戴空气呼吸器的4名救助人员吊送至“桑吉”轮船艉甲板,随即展开搜寻。8时40分,救助人员在“桑吉”轮救生艇甲板发现两具遇难船员遗体。随后,救助人员进入船舶驾驶台,未发现其他遇险船员。救助人员取下“桑吉”轮的黑匣子后,试图进入一层生活室,经随身携带设备检测,生活室内温度高达89摄氏度,救助人员无法进入。

  因现场风向转变,“桑吉”轮燃烧产生的有毒浓烟不时向船尾部扩散。救助人员对两具遇难船员遗体进行妥善处置,连同“桑吉”轮VDR设备一同带回。9时03分,所有登轮救助人员安全返回“深潜号”。

  据了解,事故现场风力5级,浪高2米。目前共有“海巡11”轮、“海巡22”轮、“东海救117”轮、“中国海警2901”轮、“德意”轮、“德深”轮、“深潜号”以及“舟海供5”等3艘商船和1艘韩国海警船、1艘日本海警船、1艘日本消防船共13艘各类救援船舶在现场开展人员搜救、污染防控、消防灭火等工作。(龚紫陌)

  链接:

  1月6日

  19时51分左右,海面漆黑

  装载13.6万吨凝析油的“桑吉”轮

  1月6日19时51分许,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原本漆黑的海面,突然火光冲天。后证实,巴拿马籍“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桑吉”轮全船失火、船舶右倾,32名船员失联。

  32人中,30人是伊朗人,2人是孟加拉国人。 一份据信是伊朗方面提供的名单显示,年纪最大的船员今年59岁,年纪最小的尚不满23周岁。

  一名经过现场的船上船员,拍下了“桑吉”轮起火后的视频,“桑吉”轮的火光点亮了海面,浓烟滚滚。

  交通部通报的事故信息显示,当晚20时许,两船发生碰撞。按远洋航行船只惯例,20时是船舶驾驶员换班时间。

  曾在极地科考船“雪龙号”任二副的上海海事大学教师白响恩,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每艘商船配3位值班驾驶员,分别为大副、二副、三副。每名驾驶员工作4小时后休息8小时。其中,16时到20时是大副工作时间,20时至24时是三副。为提前适应航海环境,换班前会提前15至30分钟就位,以避免衔接失误。

  “桑吉”轮是否因换班问题,导致“致命相撞”?目前还没有结果。

  撞击的另一方,“长峰水晶”轮虽船头受损,但全部船员均乘救生艇逃生,随后被附近“浙岱渔03187”救起。这艘浙江渔船的船员回忆,他们当晚曾在事发海域进行持续搜寻,但未发现其它遇险人员。

  当晚,“浙岱渔03187”船员还不知道,“桑吉”轮上装了13.6万吨凝析油。他们甚至也不知道这种名称奇怪的油,到底多危险?

  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赵如箱透露,凝析油在空气中遇明火易爆炸。燃烧后会产生多种有毒气体。

  当晚,伊朗阿萨鲁耶这个位于世界最大天然气田附近的港口,也还不知道,2017年12月18日,从这里启程的“桑吉”轮,已燃烧起熊熊烈火。

  而韩国的大山港,也不知道本该两天后抵达的“桑吉”轮,开始了生死考验。

  而与“桑吉”轮千里相隔的北京东长安街,获悉事故汇报的中国交通运输部立即成立应急小组,并全面部署人员搜救、船舶灭火、清污等工作。

1月6日19时51分左右,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桑吉”轮起火。


责任编辑:康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