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理之“路”!浙江衢州:整体智治打通难点堵点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0-28 10:57:41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郭玲 浙江衢州报道

  “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促进了基层治理的现代化,衢州社会大局和谐稳定,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群众幸福感明显提升。

1635389775125966.png

一网智治 翻看衢州市基层社会治理“一件事”改革清单,试点以来,17项“一件事”累计办件量达到32032件。摄影/郭玲

  国庆长假,坊门街、水亭街、马站底、中河沿、南街五大商圈成为“南孔圣地”衢州市最热闹的地方,人流不断、车来车往,商圈所属的衢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柯城大队的交警们严阵以待,但心情却比往年轻松。不同于曾经辖区内大街小巷的机动车违停频发,如今,随着“城区机动车违停治理一件事”改革在柯城区府山街道试点,辖区内机动车违停现象大大减少,街巷秩序得到明显改善。

  “城区机动车违停治理一件事”改革只是衢州市基层社会治理“一件事”改革的一个缩影。在衢州,这样的“一件事”改革试点共有17项,几乎项项涉及民生。

  就在国庆长假前的周末,由浙江大学、衢州市委主办的“‘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与基层治理现代化”理论研讨会在衢州市召开,会上系统总结了衢州市“县乡一体、条抓块统”的改革试点经验。旨在突出整体政府理念,将跨部门、跨领域、跨层级县乡联办事项集成“一件事”改革,成为衢州市“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试点的切入口。

  “小切口”破解治理“大难题”

  县乡断层、条块分割等体制短板导致“看得见的管不着、管得着的看不见”,极大地制约了基层治理的效能。为统筹推进县域整体智治,2020年,衢州市被确定为浙江省唯一构建“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模式提升基层治理能力改革综合试点设区市。

  聚焦群众“身边事”、乡镇“头痛事”、部门“扯皮事”,衢州市从高频事项、高权重事项、群众企业需求事项出发,将基层治理过程中跨部门、跨领域、跨层级县乡联办事项集成为“一件事”,筛选形成了17项“一件事”先行先试,尝试通过“小切口”破题治理“大难题”。

  衢州市委编办副主任郑应龙介绍,“一件事”通过数字化应用,在线上实现了1个部门牵头、N个部门响应的机制。而这种机制,正是提高治理效能的关键所在。

  柯城区府山街道地处衢州市城区中心,辖区内有坊门街、水亭街、马站底、中河沿、南街五大商圈以及76条商业街巷,还有112个开放式无物业老旧小区,停车难、行车难一直困扰着附近居民及过往司机。“每天的午饭、晚饭时间以及节假日,人流量大增,个别车就停在路边或者路中间,严重影响通行。”衢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柯城大队副大队长兼城区中队长方云峰介绍道,柯城区日常通行的车辆约有8万辆,而城区内的公共停车位仅有2万多个,“从服务端看,需要加强停车引导,增加车位供给,从治理端看,需要明确违停治理的责任主体,提高执法效率”。

  今年7月,随着“城区机动车违停治理一件事”改革在府山街道试点,交警部门成为处理车辆违停的牵头部门,街道辖区内大街小巷的机动车违停现象得到很大改善。

  “改革前,交警只管理主次干道或者有名字的道路,背街小巷、公共开放区域则出现管理真空,如果由街道社区出面管理,又面临没有执法权的尴尬。”方云峰介绍,改革后,明确了交警部门作为“城区机动车违停治理一件事”的牵头部门,除了拟将人行道的违停执法权重新划给交警外,还加强了属地协同,促进交警网格与社区网格“两网融合”。如今的府山街道,每个社区实行“1+N”执法模式,每个网格确定1名联系交警,将下沉人员全部纳入四维考评,并形成工作闭环。除封闭式小区由社区、物业维持交通秩序外,主次干道、人行道、背街小巷、开放式小区等均由交警部门牵头统筹处置,实现“一辆车、一件事,一个部门、一管到底”。

  启动改革至今,柯城区试点街道辖区违停平均处置时长缩短66.7%、违停总量同比减少22.1%,投诉率下降约40%左右。为了方便来到几大商圈购物餐饮的市民,区内还创新地设立了绿色限时停车位、黄色夜间停车位、海绵共享车位等三类特殊车位,增强停车服务水平。

  翻看衢州市基层社会治理“一件事”改革清单,农民建房服务监督、扬尘处置、非法采砂制砂处置、固体废物处置、欠薪处置、非法加油处置、城区噪音处置、城区机动车违停治理、城镇燃气管理、校外培训机构监管、矿产品管理问题处置、道路交通安全隐患处置、“三小一摊”监管、无证无照生产经营整治、国有土地违建处置、校园周边安全防控、进口冷链食品疫情防控,几乎都是涉及民生的事项。每一项“一件事”都有一个牵头部门及多个协同部门。数据显示,试点以来,17项“一件事”累计办件量达到32032件。

  在“一件事”改革试点中,以数字化改革为牵引,打通不同部门和系统的数据,成为协同高效的重要手段。

  在涉及协同部门较多的欠薪处置“一件事”上,数据流动带来的便利最为明显。这一由衢江区人社部门牵头,住建、法院、公安、司法等近30个主管部门和属地单位为协同部门的联动工作推进体系,变单部门处置为多部门多层级治理,线上通过欠薪处置“一件事”应用一键发起部门协同,信息实时共享贯穿案件调查、证据核实、督促整改等工作环节,大大节约办案成本,缩短办案时效;而线下建立处置会商机制,则由牵头部门负责召集协同部门、属地乡镇(街道)共同会商研判、司法部门及时介入,加快执法执行。

  “事前多向预警、事中协同处置、事后法制规范”的欠薪治理数字化工作模式正在不断成熟。“更有价值的是我们的预警体系”,衢江区劳动执法队工作人员刘亚茹如此总结道。她举例说,欠薪处置“一件事”应用通过流程再造,突出事前的信息研判,通过打通不同部门和系统之间的数据,改变了单一案件的信息来源。如今,企业的水电费、工资清单、纳税记录等日常监测数据都纳入了应用中,一旦出现数据异动,系统会马上发出预警,人社部门可以提前介入,提供保障,有效推动事后被动处置向事前主动预警防范延伸。

微信截图_20211028105558.png

破解难题 龙游县“三联工程”数字化组件应用线上运行2个多月,共收集办理群众和乡镇诉求1.1万件,办结率96.6%,服务满意率96.8%。供图/龙游县委组织部

  掌上指挥,一网智治

  解决痛点、难点、堵点,正是改革的重点。衢州市“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中,全市各乡镇(街道)开展了“一支队伍管执法”改革试点,即县级行政执法部门将部分执法权限按照程序交由乡镇,以乡镇名义开展行政执法。在未增加编制总量的情况下,衢州全市域60%的行政执法力量下沉乡镇(街道)。

  依托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衢州还打造了市县乡一体“一件事”支撑模块“掌上指挥”。

  不久前,衢州市衢江区社会治理中心接到报警称,辖区内双桥乡一豆腐加工点属违法建筑,需要搬迁拆除。同一时间,社会治理中心在浙政钉上启动“掌上指挥”,拉入双桥乡党委相关负责人,资规部门、行政执法部门相关人员及村社网格干部,下达拆除指令。一场“云上协同作战”迅速展开。次日上午,拆除工作顺利结束。

  “通过‘掌上指挥’,区、乡、村、格多路并进,整个过程可留痕、可追踪、可闭环、可分析,处置结果与‘四维考核’挂钩,权责清单清清楚楚。”衢江区社会治理中心信息指挥科副科长余佳东介绍道。为快速高效解决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多跨事件,实现全区统筹整合联动,跨界打通融合,扁平一体高效,去年9月,在衢州市实行“两难”钉钉群运行机制后,衢江区就“两难”钉钉群事件如何在系统内可留痕、可追踪、可闭环、可分析进行了探索研究,创新打造了“基层治理四平台”协同指挥的掌上应用——“掌上指挥”。“掌上指挥”相当于为跨层级、跨部门、跨区域事件建立的临时专班,由此形成的线上治理共同体,可以应用于一支队伍管执法“1+X”大镇带小乡片区联动,形成社会治理事件处置“一网协同”,推进基层“一网智治”,目前,已作为数字法治场景化应用在全省发布推广。

  创新“三联工程”破解联而不实

  “强台风‘烟花’步步紧逼!”今年夏天,在衢州全市抗击台风“烟花”的过程中,龙游县依托“龙游通”创新打造的浙里党群心联心(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平台经受了一次实战检验。

  7月23日下午3点,龙游县“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后台自动接收到气象部门的台风预警信息,第一时间向全县1.1万余名联村团长、网格长、联户党员一键派发防台工作紧急任务,并通过“未领办”“已办结”情况实时掌握任务领取和完成情况,1小时内,263名组团联村团长全部接收任务同步开始部署;2小时内,561名村网格长接收任务,开展防台巡查,20名未及时接收任务的网格长同时被系统提醒;1.03万名联户党员同步接收到任务,并进行联户走访、宣传教育。在湖镇镇希唐村,党员发现主干道旁多棵大树被吹倒,形成交通隐患第一时间上报。村两委组织附近党员紧急处理,仅用2小时就恢复道路畅通。“与改革前相比,‘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实现了工作部署、任务领办、跟踪问效、反馈评价全过程掌握,提高农村应急处置效率和水平。”龙游县委组织部干部徐晓波介绍道。

  龙游县的“三联工程”脱胎于“龙游通”系统。2017年,龙游县在全县推广“龙游通”,帮助农民“在线办事、指尖办事”。“龙游通”方便了基层群众办事、畅通了信息渠道,但也存在智能化程度不够高、反馈通道不健全、激励功能不完善等问题。今年1月,借助数字化改革契机,龙游县迭代升级“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将党员联户、两委联格、组团联村“三联工程”的日常工作职责、阶段中心工作等进行量化赋分,着力破解“三联工程”效能不高、信息不畅、考评不准等问题。

  6月下旬,“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在龙游通App上线,很快便显现出了作用。“我们在后台打通了基层治理‘四平台’、浙政钉、浙里办、气象局等系统,数据归集后,排摸出党支部、党员、村社的30余个需求数据项。”龙游县新时代党员教育中心主任陈建峰表示,数据的贯通实现了县乡村格纵向联动、全部门横向高效协同机制,线上任务派送变“多头交办”为“一口子出”,服务内容变“应付服务”为“精准服务”,办理时效变“滞后办理”为“即发即办”,问题处置变“单一处置”为“高频预警”。

  组团联村干部和村两委按照“按需成单—逐级派单—线上接单—科学回单—跟踪评单”的闭环,明确任务、责任,限时办、马上办,一批难题被化解。据统计,龙游县“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线上运行2个多月,共收集办理群众诉求和上级交办事件1.1万余件,办结率96.6%,服务满意率96.8%。

  更重要的是,平台可以更直观地呈现问题的处理情况,让“联而不实、联而不优”的问题得到了更好的解决。“哪个村民有事情需要解决,哪个党员上门联户服务群众了,何时去的,做了什么,群众满不满意,都能在手机上及时掌握。”陈建峰这样形容前后的变化,“以前干部、党员考核由人工来评,现在则由数字系统自动赋分,以技术手段完善监督激励机制,形成了基层治理数字化闭环,鞭策激励效果明显。”他表示,“三联工程”数字化应用聚焦了基层组织工作核心业务,以“制度+技术”突出“可视化、数据化、集成化”,实现对工作各环节、各要素的动态掌控,形成闭环管理机制,有效提升了基层党建工作水平。

  “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促进了基层治理的现代化,衢州社会大局和谐稳定,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群众幸福感明显提升。今年3月30日,衢州市成功摘得“平安市”并被授予“一星平安金鼎”。今年1至9月,全市各项平安稳定指标保持平稳态势,各类生产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30.77%、23.08%。18个全国营商环境评价一级指标中,衢州有16个被列为全国标杆指标。

  改革没有终点。衢州市委书记汤飞帆表示,“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是一项创制性改革,是推动党委政府整体智治的重塑性变革。衢州市要以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思维、数字化认知,持续迭代“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全面融入数字化改革,做到信息全渠道归集、数据全业务覆盖、算法全领域跃升,努力推动数字化改革赋能下的新时代“枫桥经验”衢州新实践。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10月下旬刊

作者:郭玲
责任编辑:风华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