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称梅姨存在!梅姨是谁梅姨抓到了吗 申聪等9名儿童被拐卖案二审未当庭宣判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3-29 10:26:41

  26日上午,备受关注的申聪等9名儿童被拐卖案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二审开庭。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审理,法庭宣布择期宣判。一审判决书显示,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告人张维平通过“梅姨”介绍,将从广州、惠州等地拐来的男童先后卖往广东紫金县等地,每次非法获利1万多元。那么,“梅姨”究竟是谁?其他几名还没找到的被拐儿童,是否有新的线索?

  据了解,在5名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张维平被公诉机关指控参与拐卖儿童9人;另外4名被告人被指控参与拐卖儿童1人,也就是申军良的儿子申聪。其中8起均由张维平实施,后来将被拐儿童交给“梅姨”转卖。

  据了解,被告人张维平在庭上供述,被拐的孩子都是经“梅姨”卖掉的,“‘梅姨’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之前对‘梅姨’的画像都不像。”参与庭审的寻亲家属李树全、申军良等人也表示,张维平在庭上确实承认了“梅姨”的存在。

  申军良的代理律师、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26日晩向中国之声记者介绍:“今天(26日)庭审上我听到的是,张维平在回答他的律师的发问时,他的律师问他,‘为什么你跟公安机关在陈述关于梅姨相貌的时候,开始说的是不真实的,后面的说法又变成了真实的?’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张维平说,‘我其实前后讲的都是真实的情况,只不过是第一次的画像可能画得不太准确。’我印象当中张维平是这么表述的。”

  刘长称,被告人的代理律师在辩护时曾提到,“梅姨”是否存在将会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产生影响。他说:“其他上诉人的律师在给他辩护的时候也提到了,因为本案可能还有未到案的被告人或者叫同案人,‘梅姨’如果到案,也许会对他们的当事人的定罪量刑产生一些影响。”

  2020年,申军良父子团圆时,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副局长李光日曾告诉中国之声,没有证据证明“梅姨”的存在。他说:“根据张维平的供述,警方核实了几乎所有的细节。花了几个月时间,(对)有可能符合条件的户籍人口、外来人口、暂住人口都进行了排查。目前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梅姨’是存在的。”

  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5名被告人均被认定犯拐卖儿童罪。张维平、周容平被判处死刑,其余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十年。一审判决后,除了张维平没有上诉之外,4名被告均上诉。此外,本案一审时,法院曾经驳回了申军良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请。

  在26日的二审庭审现场,被害人申聪的父母在附带民事诉讼中提出的赔偿数额为481万余元,包括寻子15年的费用、误工费、精神分裂症治疗费、精神抚慰金等,并向法庭提交了相关票据等证据。刘长分析:“因为这个案件对于被害人,不管是小孩还是他的母亲,都造成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巨大创伤。她住院治疗期间也产生了一些实际的医疗费用。加上因为找小孩,本来他们两口子是有正常工作的,这10多年来一直在为找小孩这个事情奔波,所以也产生了误工费,这也是我们司法解释里面提到可以主张的。”

  申军良说,在申聪回家之后,家里的日子虽然清苦,却也恢复了生气。不过,多年来由于寻子,家里负债累累。申军良说:“我们家比之前多了一个沙发,多了一个电视,感觉到有点像个家了。一转眼甚至回来一年多点了,我也回家里一年多点了。一开始我自信满满的,刚刚回来的时候我自己说,‘一年之后,我要让我们家变样。’回头看看,人生最好的15年走在路上,现在已经四十几岁。说实话,我2020年找工作回归家庭之后,感到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多么想有个机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把这个家支撑起来。我责任心强,我能坚持。”

一年前申聪刚回家时,家里的照片(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一年前申聪刚回家时,家里的照片(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申军良告诉记者,儿子申聪才刚刚到了要中考的年纪,却懂事得让人心疼。他说:“2020年冬天申聪回来,我心里多么想把暖气打开,因为申聪他怕冷。最后我一问,暖气费要2000多(元)。我跟申聪说,‘怎么办?你能不能受得了?家里感觉冷不冷?’他说,‘可以的,忍一忍可以的。’他知道家里情况。我还记得申聪刚回家的时候,我甚至不敢把他带回家,可孩子一进门说,‘这是我们的家。’”

现在的申军良家(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现在的申军良家(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9名被拐卖儿童中,包括申聪在内的5名儿童已经被找回,但仍有4名儿童下落不明。申军良表示支持并维持该案一审刑事部分的判决,而其中3名被拐卖尚未找回孩子的家长则向广东省高院请愿,希望改判主犯张维平死缓。

  两位寻亲父亲钟丁酉、李树全告诉记者,他们不需要赔偿,唯一的愿望仍然是找到孩子。他们向法院提出两点诉求:一是不要判决张维平死刑立即执行;二是庭上能跟张维平说几句话,问他到底把儿子卖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张维平能说出自己儿子的下落,他们愿意在谅解书上签字。李树全说:“目前不能够立即执行死刑,可以缓期执行,把小孩子全部找回来再执行死刑。只要儿子能回来就行。”

  案件进展,中国之声也将持续关注。(总台央广记者 李行健)


作者:李行健
责任编辑:田小介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