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评第一 专柜正品?这些“大牌”化妆品可能都是假的!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5-17 14:24:23

  江苏高邮一位消费者精心挑选网购了一款知名品牌口红送给女朋友做生日礼物,结果却被质疑缺乏爱的诚意。一怒之下,消费者向警方报案,警方抽丝剥茧辗转多个省市,最终破获案值超亿元大案。那么假化妆品从哪里来,消费者为什么精心挑选反而选中假货?

  假货拥有9000多个好评

  前不久,江苏高邮的消费者小徐网购了一款知名品牌口红,准备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女朋友。

  消费者 小徐:当时我就在网上搜迪奥,最后选的是一家叫同创化妆品的网店,上面写的就是专柜正品,而且特地注明送女友节日礼物。

  小徐告诉记者,下单前,他特地查看了这家网店的业绩和评价。

  消费者 小徐:销量很好,而且底下别人的评价基本上都是好评,有九千多个。

  小徐说,虽然页面上写着专柜正品,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又询问了网店客服。

  消费者 小徐:我当时特地问他是不是专柜正品,客服说绝对没问题,而且有专柜礼盒包装,作为生日礼物送女朋友特别好,而且当时搞活动促销到手只要205块。

  一番确认之后,小徐才下了单。没过几天口红到货了。生日当天,小徐就把它送给了自己的女友。但是没想到对于这样一个生日礼物,女友却不买账。

  消费者 小徐:口红送给她之后,没多长时间,她叫我把口红拿走,说我心不诚,在网上贪便宜买的假货,说我买的口红一个颜色不对。第二个包装也不行,而且正品价格在网上旗舰店最低也要三百多。

  费尽心思准备的礼物竟然可能是假货,一气之下小徐决定带着口红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中队长 谭紫钧:我们高邮的市民从网上买了一支口红,寄到之后他发现跟之前用的口红有区别,然后他就到我们公安机关来报警,受理之后送到有资质的部门进行鉴定,鉴定之后发现这个口红是假的。

  公安机关:网售口红是假货

  接到报案后,高邮警方将口红送往了迪奥品牌方进行鉴定,结果显示这支所谓的999烈焰蓝金哑光口红并非迪奥公司授权生产,客服一再保证的所谓“专柜正品”原来是假货。

  这就是涉嫌售假的同创化妆品专营店。记者注意到,这家网店对外宣称销售的化妆品几乎全都是国际知名品牌,除了迪奥,还有香奈儿、纪梵希、阿玛尼、魅可等众多知名品牌,记者发现,几乎每款产品展示页上都标有“专柜正品”字样,但是这些所谓正品知名品牌的售价却比专柜价普遍低了不少。

  在平台方的协助下,高邮警方调取了同创化妆品专营店的后台销售记录,发现这家网店的销量很大。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 杨洋:它当月销量能够达到5000余件,一些大品牌的口红和香水,比如说迪奥、纪梵希、圣罗兰、阿玛尼等品牌的口红和香水,主要以化妆品为主。

  仅有10%左右受骗消费者退货

  与此同时,警方还发现这家网店的退货率非常高,是化妆品品牌旗舰店的3倍多。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中队长 谭紫钧:通过我们统计发现这个网店的退货率大概在10%左右,正常的(美妆)网店退货率大概在3%到4%,这个退货率明显偏高。退货的理由多是假货非正品,质量有问题或者使用后过敏这些理由。

  价格低得反常,退货率却居高不下,种种可疑迹象让办案民警提高了警惕,经过初步研判,警方怀疑这家店铺可能涉嫌大规模售假。

  进一步调查中,警方发现,同创化妆品专营店营业执照上显示的注册地在安徽合肥,但实际的发货地却是湖南长沙。几经辗转,高邮警方才在湖南长沙找到了这家网店的发货仓库。除了成品之外,办案民警在这个仓库还找到了大量来不及包装的半成品,以及印有各种品牌logo的包装袋、包装盒和中文标签。随即,高邮警方对涉案的9个品牌的化妆品采样后送往品牌方进行了鉴定。

  高邮市公安局武安派出所副所长 陈健:我们对所有查到的物品进行了鉴定,品牌方给我们的统一答复,全部都是假货。

  在湖南长沙,高邮警方将同创化妆品专营店的实际控制人高某某和习某华抓获。审讯中,高邮警方进一步发现,这两个人实际控制的化妆品网店不止一家。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中队长 谭紫钧:这两个人在经营同创的同时,另外还有三家网店,同样也是销售假冒的迪奥、香奈儿等知名品牌的香水和口红。四个网店的网上销售额是1800余万元,非法获利600余万元。

  4家网店5个月售假获利超600万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3月至2020年8月案发,仅5个月的时间,包括同创化妆品专营店在内,4家网店通过售假非法获利达600万元以上,其售假的规模和能量可见一斑。据办案民警介绍,事实上售假团伙只需要简单加工就能轻松获取暴利。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中队长 谭紫钧:这些涉案物品都是我们经过对嫌疑人仓库进行扣押获得的相关物品,最初嫌疑人是通过上线进购了没有外包装的口红,然后通过其他途径购买到了相应的外包装盒,包括这个中文标贴,进行简单二次组装,把膏体放到相应的外包装盒里面,贴上相应的中文标签。一个已经可以销售的成品成本价在30元左右,但是它在网上的销售价在250元左右,也就是说中间差价大概七倍,还是比较暴利。

  假化妆品批零差价达七到十倍

  正是在暴利的驱使下,高某某等人不惜铤而走险,在网上寻找假冒知名品牌化妆品货源,低价进购之后,经过简单包装,只需打着专柜正品的名义,就能至少加价七到十倍,堂而皇之地将这些假冒的口红和香水,销售给不知情的消费者。

  顺藤摸瓜警方破获超亿元网络售假大案

  鉴于案情重大,高邮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在分析了高某某、习某华等人的银行资金流向后,高邮警方追踪到了该团伙位于广东的三条上线,其中以位于广州的习某中团伙售假规模最为庞大,这个团伙不仅长期经营假化妆品地下批发生意,还同时在网上开设了11家网店进行售假。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 杨洋:他们除了在广州白云区写字楼里面成立工作室。另外,在湖南株洲的渌口区,还设立了一个仓库,用来临时存储和出入库。经营的都是化妆品,以口红、香水为主。这些品牌都是大品牌。

  收网行动中,警方共查获假冒口红、香水、散粉等化妆品近10万瓶,抓获涉案人员52名。捣毁制假工作室2个,加工点5个,仓库2个。在高邮警方的物证仓库,记者看到被扣押回来的假化妆品堆放得满满当当,其中包括假冒的迪奥、香奈儿、阿玛尼、MAC等众多品牌。据高邮警方介绍,这些假化妆品属于假货中的高仿品,单从外观很难分辨。

  追踪中,高邮警方发现这些假化妆品的主要源头来自广西,目前这条地下生产线已经被广西警方依法予以取缔。

  最终经统计认定,自2019年10月至2020年8月案发,短短10个月间,高某某、习某某等售假团伙14家网店共计销售假冒知名品牌化妆品43万件,销售额达1.42亿元,而这些假化妆品的最终流向遍及全国各个地区。

  假化妆品普遍重金属超标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虽然从外观上难以看出破绽,但假化妆品的质量却远达不到正规化妆品的生产标准,存在健康安全风险。

  高邮市公安局武安派出所副所长 陈健:这些口红、香水可能是在小作坊、黑作坊里面生产的,没有办法达到质检要求。制造的就是低劣假劣产品,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些质量问题。比如说重金属超标或者微生物超标等问题,消费者使用过之后会对人体皮肤或者身体上造成一定伤害。

  不仅是假冒品牌,重金属还超标,也就是说,网络销售的假化妆品,不仅骗钱还危害健康。那么,关键问题是,为什么假化妆品那么好卖,消费者用心挑选也避不开呢?

  制假团伙运营和推广手段足以以假乱真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制假团伙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形成如此大的规模,在于其具有一套足以以假乱真的运营和推广手段。

  为了将这些假冒的化妆品包装成专柜正品,除了产品本身和包装盒按照正品复刻仿冒之外,嫌疑人还伪造了产品品牌授权书、检测报告和购物小票等一系列正品才具有的配套凭证,如果有消费者质疑是假货,客服就会丢出这一系列假凭证来搪塞,以此来打消消费者的顾虑。

  高邮市公安局武安派出所副所长 陈健:从事这个电商有一条地下的黑色产业链,比如说需要一些营业执照,授权书,印章之类的,在地下黑色的产业链里面,全部都能够购买得到。

  假货的品牌授权书均为伪造

  在售假嫌疑人的工作室,高邮警方查获了多张伪造的品牌授权书和假冒的品牌公章。

  高邮市公安局武安派出所副所长 陈健:这就是我们从犯罪团伙里面查获的假冒印章。这是迪奥的印章,这是YSL的印章,这种大品牌的公司,怎么可能公章在一个个体的网店的手上。他们就是通过伪造这些公章,让消费者误以为真或者通过这些公章应付平台的抽查。

  售假关键手段是刷单和广告推广

  有了几近以假乱真的产品和凭证,售假嫌疑人开始将主要精力放在提升假化妆品的销量上。除了大量从网络平台上购买出手转让的化妆品网店,真正让这个售假团伙打开销路的是刷单和广告推广。

  高邮市公安局武安派出所副所长 陈健:他有很多手段来增加自己的销量,一方面他参与了很多平台的活动,进行促销,打折促销,这样一方面可以增加真实销售。另一方面,他们找了很多的人,网络的刷手进行一个刷单、巨额的刷单,将自己的这个销量提升到一个档次。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为了让自己的网店搜索排名靠前,售假嫌疑人一方面通过网络刷单制造虚假销量,提升店铺权重,另一方面还通过网络推广让其售假网店的排名尽量靠前。

  嫌疑人 高某某:比如说买家打开手机搜口红,你的店铺出来之后一点进去就会产生(推广费),1个人的手机点一下就是1块钱、2块钱,这是(美妆网店)可以自己买的。自己决定买1块钱一次,2块钱一次,5毛钱1次,这是可以自己决定的。在哪个时间段价格不一样,相当于一种推广,广告一打起来,你的店铺永远就是排在第一页。

  就这样,通过非法刷单和广告推广,这些售假店铺最终得以持续地显示在平台靠前的位置,消费者只要一搜索口红等关键词,就会跳出这些打着专柜正品实则是假冒的化妆品,逃不开避不掉。

  高邮市公安局武安派出所副所长 陈健:这个电商平台Top10里面,已经有一半就是涉案的这些网店了。

  网络售假10个月非法获利近2000万元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从2019年10月至2020年8月案发,短短十个月的时间,高某某和习某中两个团伙通过网络售假非法获利近2000万元。目前,涉案的14家售假网店已被查封,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网售假冒知名品牌化妆品案屡见不鲜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近年来,各地查获的网售假冒知名品牌化妆品案屡见不鲜,今年1月,上海警方查获一起微商销售假冒知名品牌护肤品案,涉及假冒海蓝之谜、兰蔻、SK-Ⅱ等众多品牌;2020年12月,江苏南京警方捣毁了一个销售假冒知名品牌口红的团伙,这个团伙通过网络直播三天售出了15000支假口红。

  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长 顾正义:网络销售假冒品牌化妆品屡禁不止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由于造假成本比较低,利润丰厚,少数不法分子为了牟取利益不惜铤而走险。部分网络销售平台对入驻商家的资质审核不严,缺乏有效的监管,多元化的售假渠道给(市场)监管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市场监管总局、公安部等十四部门曾联合印发关于开展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的通知,通知要求以化妆品、食品、药品等舆情热点为整治重点,集中治理网上销售侵权假冒伪劣商品行为。此外,通知中同时明确落实电商平台责任,按照《电子商务法》等法律法规要求,依法督促电子商务平台落实审查核验等义务。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 陈音江:平台不仅要履行资质审核和日常监管的义务还要进一步加强质量管理体系的建设,一旦发现平台上的商家存在明显以低于市场价格来销售知名品牌的现象,就应该把它列为重点监管对象。一旦发现确实存在违法犯罪线索,不仅仅要及时采取停止销售的措施,还要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不给制假售假行为提供一个深层(生存)空间。

  参考近些年我国产品质量总体合格率,网络销售的商品合格率整体偏低,更有一些制假、售假分子专门在网络上销售假货,个中原因我想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分析,网络之所以得到制假、售假分子的偏爱,一定是假货上网路径通、卖得动。提高网售商品合格率的方法说起来也简单得很,网络平台关闭假货上网路径,网络推广停止为假货做广告,假货自然就不会通过网售渠道到达消费者手中。这么简单的道理,不在于认识起来有多难,而在于网络平台和网络推广的经营者肯不肯放弃协助售假的利益。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田小介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