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努力念好共同富裕路上的“高字诀” 在奔向共同富裕之路上行稳致远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5-16 09:13:36

  新华社杭州5月15日电 题:浙江:努力念好共同富裕路上的“高字诀”

  新华社记者商意盈、马剑、李平

海报制作:徐乐静、戴益节

  勇立潮头敢为先,奋楫扬帆谋新篇。

  进入新时代,浙江省坚持制定的“八八战略”指引,统筹发展和安全、效率与公平、生态与民生,追求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均衡与高品质生活,在奔向共同富裕之路上行稳致远。

  高质量发展:激荡澎湃动力

  从一家小小的校办企业起步,30余年间成长为家喻户晓的食品饮料品牌,娃哈哈是一代中国人的“国潮”记忆。进入2021年,杭州娃哈哈集团创业创新步履不停:智能制造从生产延伸到装卸、大健康产业从自主产权的菌种拓展到更多高附加值产品……

  “我们用数字经济赋能实体经济,提高实体经济的工作效率与经济效益,线上线下相结合,迭代营销模式。”76岁的娃哈哈“掌门人”宗庆后说。

  娃哈哈是浙江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缩影。翻看这个民营经济大省2021年一季度的经济报表,一组数据颇为亮眼:一季度浙江生产总值16347亿元,同比增长19.5%,两年平均增长6.2%。其中,新动能引领强劲,规上数字经济核心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7.1%,比2019年同期增长51.1%。

  在中国(杭州)数字·健康小镇的成果转化区,嘉宾在了解一套染色体人工智能诊断系统。(2020年8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黄宗治 摄

  新兴产业激荡动能,传统产业提质增效。

  在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诸暨市大唐镇商户们面对疫情引发的订单波动,静下心来谋求长远发展。

  “去年年初的时候企业没有停下来,而是花心思进行数字化改造和设计研发,不但销量逆势提升,还让人看到了一双小小袜子里的无限可能。”诸暨市经信局副局长冯晓勇说。

  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公布的2021年一季度对该省1万家小微企业、1万家个体工商户的抽样调查结果令人欣喜:约62%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盈利水平恢复至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77.2%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实现盈利。

  2021年2月22日,工人在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八里店镇的华祥(中国)高纤有限公司的加弹车间作业。 新华社记者黄宗治 摄

  这个东南沿海省份的“发展密码”暗藏在“双创”的无穷活水之中,也得益于科技创新为产业发展提供的不竭动力。

  浙江致力于之江实验室、良渚实验室、西湖实验室、湖畔实验室4个浙江省实验室等建设,为加快取得一批原创性、标志性、引领性成果,支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产业集群的发展赋能。

  高水平均衡:“颜值”在这里变“价值”

  沿着浙江“最美公路”之一的淳杨线一路向西,150多公里长的千岛湖环湖绿道将杭州市淳安县的美丽乡村串珠成链。淳安县枫树岭镇下姜村年过七旬的姜祖海家的民宿最近紧俏得很。“民宿有4个房间,顺带卖点老伴自制的笋干、萝卜条,生意好着呢。”老姜乐呵呵地说。

  由于交通闭塞,人均耕地少,下姜村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还是十足的穷山沟。村民迫于生计,家家户户养猪,村里露天厕所、猪圈、羊圈遍布,污水横流,臭气熏天。

  为改变贫穷和环境,村里2003年开始建设沼气项目,同时建起了公共厕所、垃圾处理站,用上了自来水,升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环境卫生得到根本好转。

  夜色中的浙江省淳安县枫树岭镇下姜村(2017年8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黄宗治 摄

  空中俯瞰浙江省东阳市花园村(2017年9月15日摄,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黄宗治 摄

  十余年来,这个“两山夹一水”的小村庄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从不足2000元跃升至4万元以上,实现了从“脏乱差”到“绿富美”的华丽转身。

  既要高质量发展,也要高水平均衡。

  刚刚过去的2020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比降至1.96∶1,自1993年以来首次低于2,位居全国前列。

  打开一张浙江省行政地图,十字对折下,中心点就落在金华市磐安县。“十三五”以来,这个曾经的贫困县为发展休闲旅游业累计投入7.5亿元,财政资金的“大手笔”得益于念好新时期“山海经”——一块距离磐安县城80多公里的“飞地”,金磐扶贫经济开发区是其中的“代表作”。

  根据“八八战略”要求,进一步发挥山海资源优势,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是其中的重要任务。2018年,浙江打造“山海协作”升级版,突出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要求,推进山区绿色发展、生态富民。

  在浙江省桐庐县富春江镇石舍村,村民方敦伟(左一)与家人在其经营的“一方乡舍”民宿门口合影(2019年5月26日摄)。方敦伟累计投入120余万元将自家祖宅改造成拥有4间客房的民宿,民宿于2018年5月开始营业。新华社记者黄宗治 摄

  山海协作让“好风景”换来“好钱景”。

  现如今,这块3.8平方公里的“飞地”可为磐安贡献50%的工业产值,“十三五”以来累计上缴税收占全县财政资金1/3左右。2020年以来,浙江省将山海协作工程与乡村振兴战略、大花园建设、打赢低收入百姓增收攻坚战结合起来,仅2020年1-8月,该省新签山海协作产业合作项目252个,到位资金302亿元。

  高品质生活:让幸福触手可及

  一楼助餐区、护理区、健身房,二楼书画室、老年日托间、心理咨询室……对杭州市上城区四季青街道钱运社区居民孙贵岳来说,去年新建成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成为她享受幸福老年生活的“新家园”。

  “围绕医养结合,我们养老服务中心提供包括老年人日间看护、助餐、理发、心理辅导、陪送老年人就医、上门体检等服务,让社区老年人在家门口就能享受较为专业化的为老服务。”钱运社区工作人员章杭说。

  为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育),浙江目前75%以上的乡镇(街道)建设了涵盖生活服务、康复护理、托养、康复辅助器租赁等功能的示范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全省1.3万余个助餐配餐服务点,每天服务近百万老年人口。

  2021年4月24日,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浔南社区幸福邻里中心,居民在志愿者沈嘉允(左一)的指导下学习画画。 新华社记者金良快 摄

  与此同时,浙江正大力发展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推动“互联网+义务教育”结对帮扶计划,努力让每个城乡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城市生活宜居宜业,农村生活更如同梦里水乡。

  嘉兴市嘉善县大云镇缪家村村民顾永辉说,现在的农村不仅环境好,产业好,各类娱乐生活也日益丰富。

  “我们村里100多户农户种植花卉达5500多亩,依托村域内歌斐颂巧克力工厂、碧云花海等三产项目,大家纷纷转型为新型职业农民、产业工人,日子越过越红火。2000平方米文化礼堂也成为村民看电影、看书、健身的活动中心。”他说。

  2021年4月29日拍摄的湖州市南浔区石淙花海景色(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黄宗治 摄

  高品质的生活离不开高质量的治理和服务。

  在浙江金华,过去群众遇上矛盾纠纷、烦心事急难事,往往要跑好几个部门,甚至“摸不着门”。自从当地推行“无证明城市”改革、信访“最多跑一地”和民情民访代办机制以来,有效解决了群众办事多头跑、重复跑、折腾跑等问题,大大增强了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站在新起点,展望“十四五”。浙江省委相关负责人说,未来几年,浙江将以高质量发展为牵引,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进一步缩小,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

作者:商意盈 马剑 李平
责任编辑:容与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