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丨写给那些不该被遗忘的名字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8-02 16:38:12

  那一天,我们没有能够等到金牌。

  那是东京奥运会射击比赛的倒数第三个比赛日,看着其他赛场争金夺银非常热闹,朝霞射击场上却特别安静。

  女子50米步枪三姿,中国射击队派出的两名选手史梦瑶和陈东琦双双止步资格赛,提前退出了冠军争夺。

7月31日,中国选手史梦瑶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开赛以来,中国射击队在步手枪项目上首次未能进入决赛。

  一些记者同行们一边叹息,一边收拾东西准备赶赴下一个赛场,奥运报道热点多、强度大,对于没有拿到奖牌,甚至没有拿到金牌的项目,的确很难花费过多的笔墨。

  史梦瑶差一点就能进入决赛。她资格赛排名第九,环数与排名第八的挪威选手迪斯塔德相同,仅仅因为“好十环”(10.3环以上)的数量少于对手而遗憾出局。

  对于长期报道射击项目的记者来说,这样的“失望”并不罕见。射击是一项精确到极致的运动,状态再好的运动员,也难以保证自己万无一失。

  近年来规则的改变,尤其是资格赛成绩不带入决赛这一条,使得每一场射击决赛都变成了“点球大战”般的残酷考验。

  赢了,是险胜;输了,也都是惜败。

  就在史梦瑶和陈东琦无缘决赛的同一天,中国多向飞碟组合王晓菁和于海成也与决赛擦肩而过,这也意味着中国飞碟射击队再一次冲击奥运金牌未果。

  在东京奥运会上,女子双向选手魏萌以资格赛平世界纪录的成绩进入决赛,但最终还是差之毫厘,收获了一枚铜牌。于海成在男子多向比赛中杀入决赛,最终获得第五,追平了中国队在这个项目上的历史最佳战绩。

7月26日,中国选手魏萌在赛后留影。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魏萌的铜牌和于海成的第五名都已足够出色,然而这些毕竟都不是金牌。自1992年张山在双向飞碟比赛中战胜男选手夺冠以来,中国飞碟射击队在29年中再也没有拿到过奥运金牌。

  这样的等待,还在继续着。

  每个人都有梦想,有些人实现了,有些人未能实现。每个射击运动员都希望站在奥运之巅,可每届奥运会的射击金牌只有15块。大部分运动员终其一生都无法拿到奥运金牌,大部分运动员,甚至都不会有参加奥运会的机会。

  奥运金牌,需要综合天赋、实力、努力、运气,缺一不可。运动员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燃尽青春与热血,最终拼下来的,也仅仅是一个概率。

  我们往往把拿到奥运金牌当做成功,这固然没有问题。世界这么大,在任何一个项目上拿到世界第一,都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然而,在另一面,没拿到金牌未必就是不成功。在奥运赛场上,有个著名“倒霉”的选手,名叫埃蒙斯。他连续两届奥运会在最后一发子弹上出现重大失误,将几乎到手的金牌拱手送人。不过,在回望这段经历的时候,埃蒙斯却充满感激。他说:“我很喜欢金牌,但如果让我拿这两枪失误带给我的经历去换几块金牌,我不会去换。”

  资料图:2016年8月14日,美国选手埃蒙斯在里约奥运会射击男子50米步枪三姿预赛中。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

  埃蒙斯说,如果当时拿到了金牌,自己当然会名利双收,那也不错,但当他失误了之后,他学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运动员,成为一个更理智、更坚强的人,可以说,那两枪失误塑造了更好的自己。

  有时候,经历比金牌更为重要。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每一个在奥运上拿到金牌的运动员,都离不开队友的支持。这里的队友,包括并肩作战的队友,也包括在国内选拔竞争中被淘汰下来的队友。

  只有高水平的训练和比赛,才能磨砺出高水平的运动员,中国射击队常年保持在世界高水平,与国内强大的人才储备和高强度的队内竞争密不可分。

  中国射击队东京奥运会的每一个名额都是通过奥运会选拔赛产生的,选拔赛的残酷性和竞争性都相当强,本次东京奥运会前,张梦雪、惠子程、张靖婧等参加过奥运会的名将都倒在了选拔赛的竞争中,未能来到东京。

  也正是通过这样残酷的竞争,杨倩、姜冉馨等小将才经历了充分的磨炼,在奥运赛场上克服重重困难,拿到了冠军。

  7月27日,杨倩(左)/杨皓然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杨倩在拿到冠军之后,也对队友们和对手们表达了感激之情:“我觉得他们也是同样的优秀,队友们身上也有很多跟我不一样的经历,我只是运气稍微好了一点,他们身上也有非常多值得我去学习的地方。”

  一个运动员的成功,背后一定是一批运动员集体的努力。没有高水平、高强度的内部竞争,也不会有高水平的运动员涌现。

  我们把掌声送给冠军,也不应忘记在冠军背后的那些名字。他们的努力和付出,也同样值得尊敬。


作者:林德韧
责任编辑:子华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