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多名少数民族干部当主官 得到提拔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0 11:40:37
 
金振吉
  
  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对政治过硬、敢于担当的优秀少数民族干部要大胆使用,放到重要领导岗位上来,让他们当主官、挑大梁。”2015年以来,多名少数民族干部得到提拔,少数民族干部受到了重用。
  
  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闭幕。全会按照党的章程,决定递补刘晓凯、陈志荣、金振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这一看似普通的决议,却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因为这三人的民族成分依次为苗族、黎族、朝鲜族。而在此之前,维吾尔族干部努尔·白克力出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正部长级)、国家能源局局长,蒙古族干部巴音朝鲁出任吉林省委书记的消息,也同样引发关注。媒体将此解读为“少数民族干部受到了重用”,“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干部的高度重视和充分信任”。
  在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就曾指出,“对政治过硬、敢于担当的优秀少数民族干部要大胆使用,放到重要领导岗位上来,让他们当主官、挑大梁”,并进一步指出,民族地区的好干部,既要做到“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还要做到“明辨大是大非立场特别清醒、维护民族团结行动特别坚定、热爱各族群众感情特别真挚”。总书记的重要论述,尤其是“三个特别”的新要求,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判断民族地区好干部的标准,为加强民族地区干部队伍建设指明了方向。
  
陈志荣
  
  少数民族干部获重用
  2015年2月,新疆塔城地区召开干部大会,宣布自治区党委干部任免决定:尔肯江·吐拉洪任塔城地委委员、书记。由此,他成为新疆目前唯一的维吾尔族地委书记;2015年5月,原和田县委书记、维吾尔族干部帕尔哈提·肉孜在主政一方近两年后,顺利通过组织的考察,升任至喀什地委委员、副书记、行署专员。
  早在2015年1月,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时,就有媒体评论称,“这是近年来少数民族干部首度进入到政府宏观经济部门担任负责人”。此举,无疑是对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放手让一些优秀的少数民族干部当主官、挑大梁”的最好诠释。
  值得注意的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新增的3名中央委员中,刘晓凯、陈志荣两人都有在民族地区长期担任要职的经历。贵州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刘晓凯自1983年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后,曾先后在贵州剑河县、毕节地区担任党委书记。而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志荣,也曾在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担任要职,并在海南省民委任职长达4年,有着丰富的民族工作经验。
  而在地方层面,为了使少数民族干部得到重用,一些省份甚至单独出台实施意见,作出具体的部署。比如,2015年5月,四川省委、省政府印发了《关于做好新形势下民族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与民族地区社会发展和稳定紧密相关的省直部门领导班子中,要合理配备少数民族干部;攀枝花、泸州、绵阳等民族工作任务较重的市党政领导班子中,也要配备少数民族领导干部。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建好了,能管根本,管长远。
  有些话少数民族干部去说,有些事少数民族干部去办,群众更能接受、效果会更好。这是因为,他们与本民族有着广泛而密切的联系,了解本民族的历史和现状,熟悉本民族的语言文字、生产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在本民族群众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具有其他民族干部不可替代的作用。
  
刘晓凯
  
  少数民族干部加强培养
  省部级干部民族工作专题研讨班、民族自治州州长民族工作专题研究班、全国少数民族女干部培训班、新疆少数民族干部培训班、西藏少数民族干部培训班……党的十八大以来,大规模培育少数民族干部拉开了序幕。中共中央党校等“一校五院”、国家民委直属的中央民族干部学院,举办了许多专门班次,一大批少数民族干部得到了培养。
  国家历来重视培养、选拔、使用少数民族干部,已经建立起一支规模宏大的少数民族干部队伍,也涌现出了一批以乌兰夫、阿沛·阿旺晋美等为代表的少数民族高级领导干部。然而,就全国少数民族干部整体而言,还存在专业技能型干部偏少、具有适应市场经济和复杂环境能力的干部少等现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独特作用的发挥。
  为贯彻落实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形成结构合理的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国家民委决定从2015年开始,每年在中央民族干部学院为一个民族省区举办一期少数民族中青年干部培训班。2015年7月,来自贵州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县处级50余名中青年干部,成为第一期学员。
  在为期2个月的培训中,来自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围绕“民族理论与民族工作、深化改革与区域发展、领导能力与人文素养”等内容对学员进行专题辅导。
  此外,各地方政府为加强对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锻炼,也出台了一些符合地方实际的政策措施。如,2015年10月,甘肃省委组织部专门下发通知,加强少数民族年轻干部培养选拔工作,对有培养前途的少数民族年轻干部,选派他们直接承担急难险重任务,不断丰富实践经验,增长本领和才干;云南省坚持实施25个世居少数民族中都要有1名以上干部,担任省级机关厅级领导职务;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在引进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时,每年按照50%左右的比例给予朝鲜族考生单独报考、公平竞争的机会……这样的政策举措,一方面扩大了少数民族干部人才的渠道来源,一方面使更多的少数民族干部在历练中成长。
  同汉族干部相比,少数民族干部善于理解而且能够充分反映本民族群众的意愿和要求,具有改变本民族地区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因此,大力培育少数民族干部,对经济社会发展仍然相对滞后的民族地区而言,就显得尤为迫切。
  
西藏自治区区委常委、拉萨市委书记齐扎拉(右一)检查纳木错周边食品安全情况
  
  做“三个特别”的好干部
  办好民族地区的事、做好民族工作,好干部是关键。民族地区大多条件艰苦、形势复杂、任务繁重,有的还面临尖锐的反分裂斗争。在这样的环境下,许多少数民族干部依然牢记“为人民服务”的使命,以党和国家事业为重,以造福各族人民为念,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耕耘。
  作为西双版纳封建领主集团曾经的主要成员,召存信协助解放军解放了西双版纳。“对党忠诚毕生如一,是他最鲜明的政治本色。”与召存信共事多年的西双版纳州原政协主席王贵生如是说。
  1953年至1992年,召存信连续7届担任州长,其间他走遍了村村寨寨,深入了解各族人民的心声,排忧解难谋划发展,得到了广大各族人民群众的真心支持。长期在他身边工作的退休干部付晓桥说:“老州长没有一点架子,无论去哪个村寨,都跟群众打成一片。”
  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指出,“做好民族工作,最关键的是搞好民族团结,最管用的是争取人心。”近几年来,无数在民族地区生活、工作的干部像召存信一样,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三个特别”的要求。边巴、乌云苏依拉、秦文博……2015年国庆前夕,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的13名全国基层民族团结优秀代表,正是这样的好干部。
  42岁的西藏日喀则市绒辖乡党委书记边巴,在2015年“4·25”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安排乡干部前往曲瓦寺了解灾情,及时转移寺庙僧人。作为一名边境乡的领导干部,边巴常说:“我们工作、生活在民族地区,只有扎根基层,秉持群众利益无小事的为民服务态度,才能做好民族团结工作。”
  对部分偏远民族地区而言,把党员、少数民族干部培养成帮助群众致富、维护团结和谐的带头人,不仅有利于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更有利于发挥其热爱各族群众的真挚感情。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少数民族女干部,乌云苏依拉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孟格图嘎查的基层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30年。前些年,面对阿拉善盟实施的城乡一体化战略,在其他农牧民不愿搬离草原的情况下,她带着全家人第一个搬到政府统一规划的达镇纳林高勒新区。
  为了使农牧民真正的信任民族干部,乌云苏依拉在镇上开了第一家具有民族特色的饭店。在她的带动下,牧民们陆续搬到了新区,经营着具有民族特色的餐饮店、家庭旅店。如今,收入最低的牧民每年也有2万元,她也因此被誉为“草原上民族团结带头人”,而当地干群关系也如“鱼水”般亲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区委常委、塔城地委书记尔肯江·吐拉洪
 
召存信(右)
作者:安宁宁
责任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