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反台独,不反台湾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0 12:56:47
 
10月8日,在国台办门口举牌的黄安
  
  艺人黄安以举报台独的方式,介入了政治。他自比李小龙,以极端反台独的姿态自称为侠,并声明自己“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
  
  艺人黄安以举报台独的方式,介入了政治。这位长发及腰的歌手强调自己是“前”著名歌手。
  黄安已过知天命之年,在很多大陆中年人眼里,他的《新鸳鸯蝴蝶梦》、《救姻缘》是他们对那个年代印记的一部分。
  在对台独企业的举报“大获全胜”后,黄安乘胜追击,在离台湾大选100天的10月25日,发表了一首庆祝台湾光复节70周年的歌曲《望台湾》。
  如今的黄安,自比李小龙,以极端反台独的姿态自称为侠。
  
  举报者黄安:“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
  9月30日,歌手黄安在微博发布了一条网友爆料“台独”的信息。该微博显示,一位台独女子在脸书写道,准备跟厦门某国企合作,扬言要把在“支那”赚的钱拿回台湾支助“台独”运动。
  黄安对此很愤慨,“忍无可忍”,就此打响了他与“台独”女子钟屿晨的战役。他最简单的想法就是,把这台独企业赶出大陆,爱去哪去哪。此前,他也常在微博上发表对时事的看法,但引发的关注不大。
  9月30日发布的这条有关台独的微博,迅速在台独与大陆爱国者之间引发激烈对抗,他们在微博上捉对厮杀,短兵相接。这也让他获取骂名无数,“台奸”、“叛徒”。黄安称,这些骂他的量级,都快是过去在大陆15年被人骂的总和了。这也让他获得了大量的90后与00后的爱国粉丝支持。他们用“伟大”来形容黄安的举动,这让他很受用。
  国庆节的7天假期里,黄安一边在外演出,一边利用时间完成对台独女子的举证工作。节后上班第一天,黄安打算去国台办实名举报。就在黄安出发去国台办递交举报材料前,他接到一个电话,告诉黄安不要去,“动静太大,要低调一些。”对方还约黄安见面,材料他拿走并答应会帮忙转交给国台办。
  不过,想到此前与网友的约定,黄安还是在当天下午2点左右前往国台办。他怕自己被别人断章取义,举了一个自制标语牌子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写上“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
  举报一周之后,有了结果。10月16日一早,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的传真件回复了黄安的举报。经查,涉事的大陆某国企表示迄今没有、今后也不准备与台独企业家钟大伟(台独女子之父)签订任何合作意向或协议。黄安收到上述传真件,将之公布在微博上,并写道“大获全胜”。
  现在,黄安每天照例会收到一两份关于台独进展的私信,同时他也收到了一些全国各地的“钉子户”递交的材料,请黄安帮忙。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过他又认为,名声越大越能保护他。举报钟屿晨的这件事情,只有一个台湾艺人在微博里公开支持黄安。但这名艺人在一次替代黄安出席某场活动时,从舞台上意外摔了下来,造成肋骨粉碎性骨折。
  
  “死后要一半骨灰在八宝山,一半在台湾金宝山”
  黄安本打算举报完涉台独的企业,就“卸甲归田”。但现在“自己现在下不了台阶了”。
  在收到国台办的传真件回复后,黄安雷打不动每天会发些关于反台独的言论,甚至还称,自己最想搞的台湾最大的台独分子是“自由时报老总林荣三”。
  10月24日,在台湾光复节前一天,黄安在反台独行动上再往前一步,发布一首刚刚完成的纪念歌曲。与此前发布歌曲的目的不一样,这次是“不为名、不为利,是为家国”。
  这首叫《望台湾》的歌曲,只有短短的四句,其中前两句取自于右任的《望故乡》。不过黄安谈歌曲创作的时间很短,更多的时间,他都谈论歌曲背后的政治。在发布会上,黄安称自己“第一次谈政治,比谈自己的歌曲要多。”黄安预测称,这很可能是国民党最后一次举办光复节活动,“因为民进党不过光复节”。
  1995年,李登辉上台后,将“光复节”变成“终战纪念日”。在黄安这个统派的人眼里,“台独有种幻觉:只要不庆祝台湾光复,台湾就不属于中国的。”而实际上,台独一再绑架了台湾,借此骗取选票。
  临近2016年台湾大选,可以为“两岸统一出点力”。而他毫不讳言自己就是主张统一的极端派,与极端台独刚好相反。极端台独的主张“建国”,“这在国际法不可行,在民族情感上更不允许”。此外一些外界所言的“不统不独”,黄安也不认同。他认为这是台湾“地位未定的痛苦”,如同“没名没分的小三”。
  今年53岁的黄安,出生在上世纪的60年代初,彼时两岸正处在对峙状态。当时大陆与台湾的动员口号都是“打来打去”,不是解放台湾同胞,就是解救大陆同胞,但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变成一个中国。”黄安在多个场合介绍其“极统”思想的根源。
  更何况,黄安的父亲曾是“中国广播公司”的主持人,亦是中国国民党的地方书记。黄安曾寄托国民党。然而,在这次选举上临时换将,让他感到失望。国民党输给常打着台独旗号的民进党,毫无悬念。这也正是他担心的地方。在他心里,“中华民国”逐渐成为过往。而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成为他的向往。
  9月3日,北京举行胜利日阅兵。这让黄安的爱国热情强烈地释放出来。“我在大陆住了15年,对这块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我经常想,死后要一半骨灰放在八宝山,一半放在台湾的金宝山。”他称,自己如果在大陆与台湾选择一方,他毫不犹豫选择当大陆的中国人。
  
  “大侠打架,都不成群结对的”
  而在9月30日那条举报微博没有发布之前,黄安还只是一个在台湾“树敌太多才来大陆”的歌手,而且还是一个“大嘴”。他说,在此前的媒体上,尤其是台湾的报纸上有关黄安的形象都是:“只会开黄色笑话,卖壮阳药的人”。
  即使在来大陆最初的几年,黄安的大嘴也一直没闭过。2003年和2004年,黄安先后出版了《谁搞垮了演艺事业》和《谁搞垮了婚姻》,细数娱乐明星的八卦,更是得罪数人。
  “在台湾,自己是个谐星,拼命耍宝,逗小孩玩、逗小狗。”不过,从没有机会展示过爱国这一面。也没有媒体听他真正想说的,只报道那些八卦。他希望改变过去大嘴这唯一的形象,做一个“侠之大者,一身傲骨,毫无娇气,敢做敢为,为国为民。”
  有那么一刻,黄安举的那个牌子,会让他想到自己是李小龙。“这其实最接近真实的自己。”黄安模仿了一个李小龙的经典动作后说道。70年末的李小龙,是青春少年时期黄安的偶像。那个时候的他,就爱出风头。上下学都会带着双节棍,如果在公交车站看到有人插队,他会告诉人不要插队。
  高二的时候,17岁的黄安当选高中年级的纠察大队长。这小官历来不好当,且每周的例会也从没正常召开过,倒是他这个新官放了第一把好火。“要压倒大嘴这个形象,需要非常大的事件。”比如举报台独。黄安认为举报台独,现在的自己就是当年纠察大队长与明星的结合体。
  “大侠打架,都不成群结对的。”这种潜伏在身上的欲动,一直跟随左右。在其歌坛成名后,“大嘴”成为其留在台湾观众面前的形象。黄安记得,最极端的是在1996年,自己只能通过在报纸上来知道黄安今天怎么了,自己只剩下负面新闻了。
  1998年,更准确的是4月17日这一天,黄安被邀请到沈阳参加一个节目,才知自己在大陆这么受欢迎。这是他第一次在台湾之外的演出。黄安对“既熟悉又陌生”的大陆“距离产生美”。经过酝酿,2000年,他终于决定来大陆发展。
  对那段在台湾的“大嘴”经历,黄安不愿多谈。“那个大嘴黄安还是我,不过很多评价是不可靠的,包括正面还有负面,为了博得什么形象去做什么事。”如今,他有另一套解释。“不安定的因素,正是自己所需的。随时鞭策自己,保持斗志。如果在台湾,自己可能快要退休了。”似乎他也正这么做。2000年来大陆,黄安每年要跑200多场演出,迄今仍保持在150场以上。这些演出从家具城、美容店开张,到一些企业的答谢会,不一而足。
  黄安称,自己不缺钱,只是“一直喜欢表演。唱歌给人家听,人家给掌声。”对此,其身边的多位经纪人也很认同安哥这么拼的理由。“安哥”是经纪人对黄安的称呼。
  如今的黄安,也好似越来越“大陆”了。待了近十多年,黄安也逐渐学会了北方式的回答。一次,黄安回台湾看病。做手术台前需打麻药,护士问黄安怕不怕。黄安则回应,我怕个屁,老子什么都不怕。要是台湾人来回答,一般会说,我哪里会怕,你告诉我,鼓励我不要害怕。
  
  “我过气了,我知道。但不用你来提醒我”
  不过,“如果这事放到20多年前,(举报台独)自己不会那么做。”
  黄安认为20年前红遍亚洲的《新鸳鸯蝴蝶梦》就是当时为环境所迫,需要一个好歌来成名得利。那时的自己,眼里想的是如何成功。如今举报台独,他被指利用消费“台独”捧自己。对这些质疑,黄安的嬉笑怒骂劲头又出来了,“卖台湾?我只有自己的房子可以卖。”
  在众多的网络评价中,只有一种评价最让黄安难以释怀——“别人说我没红过”。这常让他“非常生气”。在黄安看来,自己早在来大陆之前,就火过了。即使“我过气了,我知道。但不用你来提醒我。”
  他很清楚,如今50多岁的他,与那些二十几岁的一代之间存有代沟,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黄安就成了“前著名歌手”。“好比坐公交车,已经没有人给你让座了。或者你停车的时候,也没有人给你让车位。”黄安打了一个比喻来形容自己的不火。
  他解释目前的过气现状。“走过我自己的时代,每个阶段都是自己的追求。”同样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市场在哪里。“我们这些人的粉丝都在广场上,他们都是早上4点出没,晚上5点遛弯,都是80年代以前的人。”
  尽管这次反台独,也意外让他收获到一批年轻的粉丝们。但对这些增加的粉丝,黄安并没打算将之视为自己的市场。但有迹象表明,黄安在反台独事件中,也获得更多的机会。对此,黄安并不否认,他借到了“爱国”的东风。
  黄安将担纲主持一档新节目《爷爷去哪里》,内容与《爸爸去哪里》不同,是讲述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节目中参赛嘉宾骑着哈雷摩托车,带着大家去参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第一站是在古北口。
  他还希望《望台湾》可以上2016年的春晚。1994年,当时红极一时的黄安因去美国拉斯维加斯,拒绝了来大陆上春晚的邀请。
  “人生最好的机会就错过了。总要上一次春晚嘛。”
作者:王辉
责任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