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王爷”格桑罗布的五十年变迁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0 13:08:37
 
西藏“王爷”格桑罗布
  
  拉加里王系的先祖是藏王松赞干布第九代孙韦松的嫡系,在公元12世纪以后建立起小王朝。如今,王系仍保留着宫殿。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年之际,西藏拉加里王系的后人格桑罗布讲述了王族的历史与王族后裔们的境遇变迁。
  
  “今日的幸福,远胜过昔日王宫的日子。”今年76岁的格桑罗布老人在拉萨的家中,指着一张全家福照片如是说。
  格桑罗布是西藏拉加里王系的后人,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年之际,他接受了媒体专访。五十多年来,家族的境遇变迁在已过古稀的老人口中,娓娓道来。
  
  曾经辉煌的拉加里王系
  拉加里王系的先祖为藏王松赞干布第九代孙韦松的嫡系,吐蕃王朝崩溃以后,西藏经历了近400年的分裂割据时期。
  在公元12世纪左右,被迫不断西迁的吐蕃王室,从西藏阿里地区返回了以埃尊赞布为首的一支嫡系,在山南地区曲松县建立起一个名为“雅隆觉卧”的小王朝,并且在此修建宫殿行使地方统治权。
  从此,这一吐蕃王室后裔便以“加里”为名,并冠以“拉”字,形成了象征权力与荣耀的“拉加里”姓氏。这一地方割据势力逐渐形成拉加里王系,发展至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尤为尊贵。
  从西藏山南地区的区府所在地泽当镇往东南行进60公里,便是土林环绕的曲松县城。在县城右前方陡崖上可见半截高大褐黄色的墙壁及周围高矮不一的残垣,给人一种苍凉的心境。干涸的河谷边土林状的黄土顶上建有稀疏的几栋民房,一大片浅紫红色的房屋安卧在前面不远处的山坳里,这就是拉加里王府的遗址。
  拉加里王宫是吐蕃王室后裔家庭在历经萨迦和帕竹地方政权后,保留下来的王权象征。站在拉加里王府广场,直面端详满是窟窿、只残存大体结构的宫殿。透过这座废弃的建筑物,似乎能触及到王宫曾经辉煌的踪迹。遥远的拉加里王朝,以及生活在王宫的贵族和庶民,已永久成为历史。
  
  为西藏和平解放感恩
  拉加里王系在山南曲松一带逐渐形成并迅速发展,历经萨迦王朝和帕竹王朝统治时期,仍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地方统治特权。直至西藏民主改革之前,拉加里王系还统辖有拉加里、桑日、加查、隆子四个宗(相当于现在的县),方圆百里的广大地区,牦牛成千上万头。
  格桑罗布即是该王族最后一位继承人的第五个儿子,他还有一个姐姐,三个哥哥,一个弟弟。目前,姐姐与两个哥哥都已过世。
  格桑罗布介绍,30年前,他的三哥年扎平措遇上了一位温柔贤淑的不丹女子,并与她喜结连理,定居不丹。他的弟弟则是西藏闻名的直贡噶举派第三十九世直贡琼仓·洛桑强巴活佛,现定居在拉萨。
  青年时期的格桑罗布酷爱看书,家中也有许多关于历史、宗教方面的书籍,都会拿来细细阅读,爱不释手。他曾在拉萨一家私塾学习藏语,再到中央民族学院学习了3年汉语。
  “良好的教育,让我对时代变化趋势有了更好的把握,也更加明白今日西藏所走道路的正确性。”格桑罗布说。
  拉加里王系是吐蕃赞普的后人,在历史上备受西藏地方政权的礼遇。格桑罗布说,“与其他贵族家庭不一样的是,我们家当时还享受着法外之权,许多大事情都可自行拿主意。”
  回忆起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前原西藏地方政府的种种劣迹,格桑罗布说,“年轻的我就对当时噶厦政府的许多行事不满,觉得到了变化的时刻。几次谏言,不见成效,仅能苦于自己力量太小”。
  “在民主改革之前,我的大哥朗杰加措颇有远见,就曾明确提出应当废除乌拉差役制度,并分封土地给老百姓们。当时许多贵族家庭对我们家有很大的意见。”格桑罗布说,如今人人平等,社会和谐,我们都过着快乐的生活。
  
  王族后裔现在的境遇
  出生于1939年的格桑罗布,在其一生中经历了西藏社会深刻的变革,面容沧桑,眼神中却有着一份淡然。他于数年前退休,安享着幸福的晚年生活,膝下一子一女,儿子是电台藏语主播,女儿在拉萨市第一小学教书。
  “现在的日子舒适惬意,幼年时那种仆人贴身、等级森严的生活也非我心之所愿,更重要的是这50年来,西藏广大民众的生活都有了质的改善,这才是我想要看见的。”谈起西藏自治区成立50年来社会的变迁,格桑罗布感慨地说。
  “我和老伴几乎每天都要去布达拉宫转经,当然萨嘎达瓦等重大节日就去转林廓了。”格桑罗布说,过了中午就会看看足球联赛等电视节目。不过因为得了白内障,视力严重下降,看书就不如以前了。
  格桑罗布说,政府非常重视拉加里王宫的修葺与保护,修旧如旧的措施,令他非常欣慰。“我这样说,并非因为那是我曾经的家,而是由于历史与文化对一个民族、国家的重要性,拉加里王宫亦是研究西藏地方历史、建筑史的重要实物资料。”
  “如今,寻常百姓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时代的变迁是民众的福音,更是历史的选择与西藏的进步。”格桑罗布如是表示。
作者:钟和
责任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