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上林:一位县委书记的治县之略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1 09:12:40
 
  再造 为改变“脏、乱、差”的城市面貌,上林县对城市进行了一系列改造工程,图为上林县委书记韦志鹏在开工的风情水街项目现场查看项目效果展板。
      
  上林县位于广西中南部,大明山东麓,是一个以壮族为主的12个民族聚居区,也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贫穷、落后、脏、乱、差”的城市形象一直困扰着这个山区小县。
  近几年来,在新一届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的重拳出击之下,7月31日,在2015年南宁市第二季度社会公众安全感和满意度工作暨全市维稳形势分析会上,南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维超在会议上通报,上林县社会公众安全感满意度在全市排名第一位。
  上林县县委书记韦志鹏在全县干部会议上一针见血地直言:“上林干部作风转变之日就是上林经济腾飞之时。”
  不可否认,一个城市的进步离不开这个城市的“掌舵人”以及他的领导班子。而上林县县委书记韦志鹏,这个管理过政务、经济、林业和社会治安的“全方面”书记,在上林县更显其“强势”的治县策略。
  
  民心就是民生
  一项以县人民医院、镇卫生院和群众“三赢”的一体化基层医院改革正在上林有序推进(详见《小康》6月上旬刊《广西上林:国家级贫困县的医改突围》),在改革进行了一周年之际,上林县委书记韦志鹏回忆改革初衷时,仍感“步步惊心”。
  在确定上林县实施医疗一体化改革之前便有主管医疗的县领导对韦志鹏善意地提醒:“医改不是上级要求的必选动作,改革成功了,这个功劳是否归你所有不说,一旦失败了,乌纱帽难保。书记何必冒这个风险?”但韦志鹏认为,目前基层的医疗体制,不仅仅是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更是解决当地百姓发展后顾之忧的根本问题。各镇卫生院也因发展不顺畅怨声载道。改革之前,县人民医院和乡镇医院因为相互抢生意是对头关系,且县医院一床难求。乡镇的病人在乡镇看不到好的医生,乡镇技术、设备、人才治不好他的病,有的因为潜规则被介绍到私立医院,各种费用很多。私立医院医生诱导病人开医保不能报销的药,一个病就花五六万,比在县人民医院治疗多很多。有的到县医院看病,但乡镇和县医院报销百分比不一样,人多,生活开销也大。
  “医疗卫生要彻底改革,好多县都不敢做。但上林一体化医改的思路非常正确,必须要改。”韦志鹏在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斩钉截铁地说。
  在去年10月22日的医改动员大会时,韦志鹏对县长说“动员会上你什么都不用说,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韦志鹏对全县一千五百多医务人员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开始时会场上许多人在悄悄议论,随后鸦雀无声,最后掌声不断,韦志鹏感叹,一体化医改人心所向,更加坚定了他必改的信念。
  上林医改即将一周年了,在改革中面临的瓶颈也逐一暴露出来,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在广西自治区及南宁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支持下,瓶颈问题也将一一化解。
  “医改涉及到千家万户,跟谁都有关的一个最大的民生问题。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民生问题一定要放在心上,并且要付诸行动。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的事情我们就大胆地干,想民之所想。”韦志鹏说,“天下之大,民生最大。何为民生?民心就是民生。”
  在上林县,一体化医改是“非必选”大动作,而行政提效却成“常态化”要求。
  目前,在行政事务单位,不少原来“看着办”的服务窗口实现了“马上办”。 “工作人员把领导堵在楼梯口、饭堂和下班路上的事情都常有。”韦志鹏说,县领导、部门主要领导因工作繁忙,不得不叫工作人员把有关材料送到饭堂、会场、工地等进行“现场办公”。
  为了强化督查效果,增强影响和震慑作用,该县通过《上林时讯》、文件、督查通报、党性党风党纪教育基地、上林电视台、会议等,五位一体对效能建设中存在的作风不实、工作推进不力、“慵懒散慢”等问题公开点名道姓进行通报。去年,县国土局卢某,以材料不全为由,历时3年多,历经三任局长都没有给县工商局行政审批综合楼办土地证,县委立即启动“你犯我办”机制,组织人员进行调查,给予卢某调离岗位,安排到乡下工作,并通报全县,起到了警示作用,促进行政效能提速提效。
  针对文件、材料“流转”时间长,县委规定:凡是送审、签批文件、材料,记录到时到分,积压谁手里拿谁是问;对于行政审批的窗口,要求部门主要领导充分授权,确保在行政审批服务大厅就能办理证件,凡是涉及效能问题,一律坚决惩治! 
  
  打黑治乱亲上阵
  去年12月22日晚,在上林县一些老乡的社交网络QQ及微信圈上,出现一张“赌场通知”。该“通知”说明前段时间因南宁市公安局下来检查太多停业,现重新开业。“该赌场在白圩镇狮螺村莫庄一带开场多年,关系非常硬。除非市公安局下去,一般上林有行动都会提前通知。”“通知”还称,欢迎新老赌友前来捧场,人车前来都分别有300-500的补贴,前段时间在山底村被警方查扣的车辆,只要拉客到新赌场来娱乐,一律可以帮忙把车取出来。
  令人惊讶的是,“通知”上面附有一张疑似县委书记韦志鹏的照片及下乡调研与群众坐在一起交流的合影。该合影的说明文字为:韦书记与该赌场股东在一起……
  后经调查,被证为虚假照片。韦志鹏对记者说,“近两年来,对涉黑涉黄赌毒,整治官场腐败打击力度很大,而且端掉了200多家赌场,抓捕了一大批涉赌人员,这些人为了报复,可谓是绞尽脑汁。”
  “书记,我向您举报一个特大赌场!”一天晚上,县委书记韦志鹏乘车从南宁回上林路上,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韦志鹏一边指示公安部门准备50名应急队员,一边通过短信与报案人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
  韦志鹏了解到,2014年8月中旬以来,有一伙人一直在大丰镇塘敏庄一房屋门口以扑克牌玩“三公”的形式聚众赌博, 每天有人放哨,参与赌博的人员多达数十人,查处难度大,群众对此反应强烈。韦志鹏认为,赌是万恶之源。上林正在打造广西旅游名县,如果打击不力,让赌博之风任意横行,社会治安环境恶化,将严重影响县委、县政府的中心工作和公安机关的整体形象。得知这一情况后,县政府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傅来大心急如焚。他责令刘武承副书记和李佳军副局长组织警员深入该窝点及周边进一步摸排,制定周密的抓捕行动方案。
  8月18日零点1时许,抓捕时机渐渐成熟。打黑出身的傅来大局长经过综合分析研判认为,这一伙人在该房屋前进行聚赌一段时间见风平浪静,赌胆更大了,放哨的人自然放松了警觉。于是他决定从治安大队、巡警大队、城关派出所、应急分队等四个部门抽调50名警力组成打赌突击队,并严格保密工作,防止走漏风声。傅来大将当晚的行动计划向县委主要领导作了汇报。县委书记韦志鹏亲临警力集结现场做动员部署。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韦泽伦全程参加当晚的行动。
  为了做到里应外合,几名侦查员先期乔装打扮秘密潜入该赌场。当日凌晨1时30分,随着韦志鹏书记的一声令下:出击!集结队伍在傅来大局长、刘武承副书记和李佳军副局长的带领下,乘夜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捣该赌博窝点,参赌人员顿时成了瓮中之鳖。
  2014年,上林县严打严治,全县共破获刑事案件63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01人;打掉各类犯罪团伙27个,刑事拘留292人,逮捕237人。
  在南宁市第二季度社会公众安全感和满意度工作暨全市维稳形势分析会上,通报称上林县新的领导班子上任后重拳整治社会治安,端掉涉黑涉恶团伙2个,破获涉黑涉恶刑事案件90起,查处县城系列抢劫案、耕牛连环失窃案、技术开锁入室盗窃案等一批大案要案;该县还成立了一支反恐维稳应急大队,协助公安民警负责治安巡逻防控、抢险救灾等;除此之外,干警们还主动深入基层开展驻村“夜访”“巡回办案”、案件回访等活动,使群众安全感满意度不断提升。
  
  扶贫心 韦志鹏到白圩镇局呇庄给贫困户发种牛,为当地百姓发展谋实事。
  
  强势整风肃纪
  上林是一个落后的地方,韦志鹏认为,上林落后在保守,落后在观念。在他看来,“上林干部作风转变之日就是上林经济腾飞之时。”
  2013年9月3日,韦志鹏从南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职位上调任上林县县委书记。在上任的第一天上午,他在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李天明,副县长、公安局长白幼明,象山工业园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李金旭的陪同下,深入企业就项目建设进行调研。韦志鹏一行走访了5家企业之后,他对陪同的政府官员说,各级党委、政府要切实转变工作作风,不断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为项目建设做好服务,为企业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真正做到客商引得来、留得住。
  然而,就在他上任后不久,一家企业想在上林做大做强大米产业,却接到几个恐吓威胁电话。“敢来上林你将血本无归!”韦志鹏深感,一些不法分子、黑恶势力欺行霸市,寻衅滋事,这股黑恶之风不除上林难有发展之日。
  时值全国上下落实八项规定,在全县干部大会上,韦志鹏强调,一定要借助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的契机,从整肃机关党风政风入手,革除不思进取、无所作为的积弊陋习,迅速在全县干部队伍和社会人文环境中营造起一种争先创优、政通人和的清新局面。他掷地有声地宣布,“凡是影响党风廉政建设的、阻碍招商引资环境的、推诿扯皮工作消极的、吃拿卡要违法乱纪的、贪污贿赂渎职滥权的、欺行霸市鱼肉百姓的,必须依法依纪严肃处理,该问责的问责,该处理的处理,该打击的打击,绝不姑息!”
  会后不久,上林县一场旨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对“四风”的正风肃纪和环境治乱专项行动即拉开了序幕。
  “这里有塌方式的腐败。我来之前上林便出了大事儿,抓了几十人。国土局、住建局、扶贫办、农业局、国税局、旅游局,一群人倒下去。”韦志鹏感叹,上林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查办腐败对经济发展能起到促进作用,如果这个地方办事拿好处成为潜规则,到处贪污到处腐败,谁敢来整治。
  前两年农村危建房改造,改造前后拍照,单单收照相馆的回扣就超过十万。“由此可见,这个地方的官场腐败到了什么程度?”韦志鹏继续向记者讲述着另一个故事,某前任人大主任酒驾造成一死两伤的交通事故,乡长书记带上人大主任找到了时任县委书记,说培养个干部不容易要爱护干部,书记交待去私了,后来给了几万块钱的安家费就私了。死者家属没闹,但旁边老百姓说,你这样法律还有公平吗?普通老百姓酒驾就要拘留,政府撞死人凭什么不用负法律责任。“我来之后就收到举报,我让公安机关马上处理马上逮捕,正科级的。 ”韦志鹏说,这都是以前的事,他原本是可以不用管的。
  在此之后,纪委检察院来向韦志鹏汇报案情时,他一律要求只汇报案情不要说关系。韦志鹏来到上林的两年时间里,逮捕、查处与腐败有关的18人,为国家挽回的经济损失超过一个亿以上。
  强势的整风运动令老百姓有了强烈的安全感,但也令上林的每个官员都有震感。有些人担心“是不是整过头了?”也有领导提醒韦志鹏“再查下去上林就要乱了。”但韦志鹏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他强调,不查上林才会真乱!
  事实上,韦志鹏也深感压力巨大,即使他的工作用车停在县委大院,都被人用锐器在车前盖上刻了“王八蛋”三个大字,还扎破了轮胎,甚至还有人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用50万元买他的人头。
  “打击黑社会,整治治安环境,保护生态环境,营造公平公正的行政经商环境,做这些都是需要勇气和胆量的。”面对各种恐吓威胁,这个已是十二年处级的“老干部”坦然一笑。
  (《小康》实习生曾越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刘建华
责任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