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庆伟:我的世界在厨房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1 15:44:38
  我们坚称自己不是做饭的,也不是卖饭的,我们是一个售卖生活方式的企业。
  关庆伟,山东人,凤凰卫视、旅游卫视前制片人,纪录片制作公司五星传奇前总制片人。现为移动互联网企业北京丫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我时常会想起七年前刚刚认识关庆伟的时候。彼时的老关,是电视台旅行、美食节目制片人,好冒险,总在路上,保持着张牙舞爪神采飞扬的状态,正在满腔热情地制作中国第一档大型旅行探险真人秀节目。
  但我想起的不是这些,而是他坐在列车的窗边,突然眼神迷离语气温柔地说起“糁”的那一刻。那是他家乡兖州的吃食,用羊汤和大麦熬煮而成。每天去早点铺来一碗糁,温暖了他从此以后的记忆。
  所以,当老关在电视圈摸爬滚打二十年后,在纪录片总制片人职位上抽身而去时,投身“美食界”必须是顺理成章的:“人的探索精神来源于对食物的探索,去发现世界,去创造,其实都是为了温饱。食物也会帮助我们去寻找自己的内心。”
  
  从六成把握开始
  老关是2014年初正式告别电视业的。“我一直念念不忘地想在厨师和美食这一个垂直细分的领域中做一些事情,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很好的方式和出口。在凤凰卫视时,我采访了两岸三地很多华人企业家,他们创业和现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完全不一样。这是最好的创业时代,是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时代,中国又进入了全世界最好的融资环境,感觉人生做了24年的准备,今天做YAMI(丫咪),水到渠成了。”
  实际上,他还没有想好自己的商业模式,他眼中的“水到渠成”,其实是旁观者心中的“拍脑门冒进”。
  “我们一起去外地谈一个可能性几乎为零的项目,老关的表情却是志在必得。”他曾经的导演团队成员对此印象深刻,“他总是说,不要什么事都前前后后考虑无数遍再做,那永远也做不成。有六成把握就可以开始了。”
  撬动老关的是一件小事。有一次他去海淀某一个互联网企业,在他们大堂等人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吃饭时间,老关看到进进出出的全是些年轻人,朝气蓬勃面有光彩,“我下意识对比了传统媒体的大堂,进进出出的人好像都死气沉沉。我一下就觉得,不行,我要改变我的状态。” 
  拿着起源资本冉立之的30万天使投资,老关在北京苹果社区租了一间不到50平方米的公寓,雇佣了一个90后员工,只做一件工作:建立微信公共号,发布美食文章——毕竟是传统媒体人出身,他还是选择从自媒体开始,边做边思考自己创业的具体方向。
  整整四个月的时间,老关每天心里都在考虑两件事:一是美食如何和移动互联网关联起来,二是计算30万能花到什么时候。
  老关跑到杭州,请著名自媒体人鬼脚七加入,从中习得了很多移动互联网的概念想法。
  “商业模式和要你做的事情,我觉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想做的事情是一种情怀,一种理想;但当你要做商业的时候,你要考虑的就是能不能让你这个东西持续下去,能不能有所发展。这个是我逐渐找到的方向。”
  
  思考的结果是做厨师
  中外的厨师有着很大的差别。在中国,厨师隐身于后厨,食客不知道端上桌的菜品是谁做的,厨师被叫做“厨子”,是被轻视的蓝领职业。“在中国,两个厨师做两道菜,一个是炒土豆丝,一个是炖鲍鱼,价值就出现了差异,这是从食材而不是从厨师本身的创造来区别他的服务价值。如果不承认人的创造力有不同,认为这就是公平,那我们去复制就好了啊!可是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路上,不就需要这样的改变吗?在欧美,米其林三星餐厅厨师的一位客单价格要到300欧元,一星级的厨师和餐厅,客单价格是100欧元,这就是标准,不是食材的标准,也不是餐厅装修豪华的标准,是厨师创造的价值不同。国外厨师的地位很高,人们欣赏食物也是从一个厨师开始的。”
  在最后六年的媒体工作中,老关做了很多档全球美食节目,满世界地跑,一头扎进厨房,交到了世界各地的很多厨师朋友,跟他们近距离地交流,了解他们的经历和想法,欣赏他们的创造和想像,“顶级厨师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高冷。这些名厨反而很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在前台和喜欢他们菜的人交流。好的厨师就是用食品呈现创造力的艺术家,而所有的艺术家都希望得到更多的拥护者。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把厨师推到前台。” 
作者:陈亦佳
责任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