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瑞士制造的幸福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1-26 10:05:59

  风景优美的瑞士为何被称作最快乐、最幸福国度?除了钟表、军刀、巧克力、银行这些关键词,瑞士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特色? “一带一路”中,瑞士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中瑞两国又有哪些合作潜力?

  曾经有人说,如果人间有天堂,那么它就在瑞士。因为,在那里,谋生不再成为基本需要,每个人都可以从事他想做的事情。

  瑞士,这个被意大利、法国、德国以及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公国环绕的欧洲中心,用山麓、湖泊、阳光,打造了这个人间天堂。

  而事实上,瑞士拥有的远远不止环境的优美。钟表、军刀、奶酪、火车、巧克力、银行、奶牛……这些关键词,无一不指向瑞士。

  闻名世界的牛奶巧克力、传奇了几个世纪的瑞士手表、令人肃然起敬的瑞士军刀、略带神秘色彩的瑞士银行,构成了瑞士。

  山若有家,家在瑞士

  在瑞士,830万人口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瑞士人——伯尔尼人、苏黎世人、提挈诺人、巴塞尔人,他们说不同语言,有不同的习俗、个性和价值观。

  让瑞士人走在一起的,正是对差异性的认同和包容。在政治上,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在文化上,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表达;无论一个联邦有多小,他们拥有相同的权利。

  “瑞士是不同实体合力建成的。人们共同决策,而不是精英阶层或皇室决策。”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对《小康》记者表示,瑞士人希望能建立的体制是,允许人们拥有个人自由,他们各自拥有信仰,但也允许其他信仰存在。“我们希望在政治、宗教和社会公德间求得平衡,这造就了多元化社会”。

  瑞士南部巍峨耸立的著名的阿尔卑斯山在历史上也曾深刻影响了瑞士人的生活习惯和民族性格。这个位于欧洲中部的联邦制国家,也是一个山国,瑞士全国面积仅有4万多平方公里,却有60%多的地方被山地覆盖。

  “山若有家,家在瑞士。(If mountains have a home, there is Switzerland.)”是瑞士一句谚语。而阿尔卑斯是瑞士的魂。据了解,这条雄伟的山脉大约在2500万年前,在非洲大陆向欧洲大陆挤压的过程中形成。山脉横贯瑞士境内,形成了冷、暖两种气候特征,这道屏障也是拉丁语族和盎格鲁-日耳曼语族以及两种文化的分界线。

  但是,起初,这个瑞士之魂因为层峦叠嶂和阻碍交通,在人们眼中并没有多么迷人。直到十八世纪末兴起了一场文化运动。欧洲文化领域出现了浪漫主义思潮,一批具有浪漫主义传统的作家和艺术家认为观赏奇异的自然风光会净化人们的心灵,以阿尔卑斯山脉风景为背景的戏剧开始受到上流社会的推崇。艺术家和学者们开始来到瑞士游览全境,他们的到来为瑞士营造了一种文化氛围,英国著名诗人雪莱甚至赞扬道:“勃朗峰在高处闪烁,阿尔卑斯山代表了欧洲的天堂,一种新的世外桃源。”

  “我们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充分利用山地,它们既是瑞士的屏障,也是瑞士的机遇。”戴尚贤说,“因为瑞士的地理位置,我们能控制欧洲各个方向的贸易路线。现今,我们对外开放,吸引大量的资源和投资,来重振贸易路线。我们战胜这些高山,为合作伙伴提供服务。”

  瑞士制造:来之不易的品质代名词

  长久以来瑞士制表业是欧洲精湛工程技术的缩影。经济历史学家詹姆斯·布雷丁表示,基于个人愿景、廉价电力、廉价劳动力以及知识自由等因素,瑞士钟表匠和手表匠将这一行业推向了鼎盛。他们影响市场长达两个世纪,并最终主宰着全球机械表制作。20世纪中叶,高品质手表的独家标志就是印在表壳上的“瑞士制造”四个字。

  虽然在现今,这四个字依旧是高品质手表的绝对代表,但是其背后也经历过漫长的考验与历练。20世纪后半期,瑞士的劳动力早已不再低廉,而且随着全球制表业都采用了基于电子石英机芯的自动化新技术,瑞士手表突然与世界脱节了。

  瑞士钟表工业经历了最黑暗的时期:1964年和1967年,以及1970年代。1964年,此前创下了17次独占奥运会计时权的欧米茄,被日本诹访精工表击败,首次无缘奥运;1967年,计时表大赛上,精工表更包揽第4至10名;1970年,精工表在与瑞士表比拼中,共打破9项技术记录。1970年以后的10年中,瑞士钟表进入了崩溃危机:瑞士制表在1975年出口下降至30.7%,从业人员在80年代初的前5年,由90万下降到30万。

作者:于靖园
责任编辑:
来源: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