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前工眼中的“去产能”之路:没有轮岗就好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3-21 10:00:19

  耿军是太钢集团某炼铁厂的一名炉前工,2月底,耿军的班长通知耿军,“下星期停炉一周,全工段的人放假一星期。”前两个月都只是放了两三天,假越放越久,耿军越发不安,他都不知道该用这一周假期来干吗。与此同时,耿军拿到了上月的工资条,依然被打了“八折”,到手3000多元。但这一切让耿军很知足,他说:“毕竟没有轮岗,那就好。”

  以前

  太钢一线工人原本都是“四班倒”

  耿军出生于1988年,2010年他义务兵退役,在排队等待了两年后,终于如愿以偿进入太钢,成为一名“正式工”。现在,他的工作是在铁水中加入各种成分,以满足不同的客户订单对“硅钢”、“镍钢”的要求。他的操作室就在红红的铁水上方,通过一个有盖的小孔可以观察下边现场的状况。每天与上千度的铁水做伴,耿军的衣服几乎一直是湿透的。

  在太钢,生产线24小时不停工,因此一线的生产工人基本是“四班倒”。耿军也一样,白班从8点到下午4点,二班从下午4点到晚上12点,夜班从12点到早上8点,再加上一个“下夜班”。

  他们一个班组配比是9个人,大家各司其职。耿军说,现在一炉能炼80吨,一个班8小时炼4到5炉,一天下来能炼不到20炉。这样的节奏很悠闲。

  厂里现在的两个炉子有一个已经停工了。耿军听同事们说,其实原来一直都是一个炉子,但是2002年左右的时候效益好,于是就“玩命往大扩”,新建了一个更大的炉子。那是一个“大干快上”的年代,生产的节奏很快,一天能炼50炉,是现在的两倍还多。

  “现在没那么多订单了,我们不想停工,以前还会预生产,但客户到最后要不了,也就不生产了。现在干脆开始放假了。”耿军轻飘飘地说。

作者:李劲峰
责任编辑: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