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冠中:工业设计生命力的阐释者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5-07 16:13:52

柳冠中
  柳冠中
 

  中国小康网讯 记者洪治 在工业设计领域,对设计这个核心概念的阐释却被称为“天问”。近年来,很多工业设计从业者,乃至专家学者和政府领导,认为设计是外观、造型,是一种美化工作。这在从教30多年,一手建立起中国第一个“工业设计系”,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柳冠中看来是亟待扭转的。不仅如此,他对如今工业设计领域过度“向钱看”的浮躁之风更是深恶痛绝,也十分担忧。

  “‘工业设计’的本质是重组知识结构、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在柳冠中心中,工业设计与人类社会进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声音洪亮、颇有磁性,喜欢戴一顶灰格色鸭舌帽,采访那天他身穿多口袋功能背心,一双休闲运动鞋暗示着他奔波的工作状态。当他一开口,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严密逻辑和理论功底,而背后则是浓浓的家国情怀。

  一波三折入行工业设计

  祖籍宁波的柳冠中出生在重庆,5岁随父母迁往上海。知识分子家庭出生的他小学和中学教育都在上海市五四中学完成,这所由新中国成立前的圣约翰大学附中和大同大学附中合并而成的重点中学给他的影响很大。教文学的老师是辛弃疾的后代,教历史、地理的老师也是知识渊博,“所以我对人文科学比较感兴趣。”这也为他的家国情怀埋下了种子。

  “考工艺美院是一个偶然。”柳冠中喜欢画画,曾经的志愿是报考清华大学或同济大学建筑系。1961年,当工艺美院张振仕老师带队到上海招生时,在班主任的建议下,柳冠中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了。“当时家里很反对,觉得搞艺术的人不正经。”因为工艺美院里有建筑装饰专业,在班主任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做通了他父母的思想工作。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绘画培训,但中学各科成绩名列前茅的柳冠中很顺利地通过入学考试,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当时的建筑装饰就是现在的室内设计。”来到北京,柳冠中的老师奚小彭是人民大会堂的设计师之一,潘昌侯、顾恒、陈圣谋等老师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师。“我在里面如鱼得水。”当年的系主任胡文彦回忆:“那时候我们学习苏联的五分制,柳冠中最后成绩留下来都是五分,是标准的好学生啊。”

  在5年制的学习中,老师融实践于教学,经常会带学生们参观人民大会堂等知名建筑,并在现场从色彩、造型、结构、功能等多角度进行点评。“奚小彭先生留给我们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评价能力。”也正是在那个阶段柳冠中的思想体系开始萌芽。

  由于“四清”运动,三年级时柳冠中被分配到邢台体验基层生活。“实际就是当了一年农民,白天当生产队长干活,晚上领着群众搞运动。”柳冠中感慨,“不过那个时候也锻炼了自己的吃苦和组织能力。”

  1966年毕业那年正好遇上“文化大革命”,不仅毕业设计答辩取消,全部学生还要留校搞运动,直到1969年才进行工作分配。因为工艺美院刘春华那幅著名的《毛主席去安源》,柳冠中得以留在北京,但出身不好的他一开始被分到市政三公司修下水道,后来调到宣武区公园当绿化工人。“那会儿称绿化工人远看像逃荒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看才知道是绿化队的。”柳冠中调侃,尽管条件恶劣,他仍利用为街道公园建宣传栏和大门的机会做建筑小品。

作者:洪治
责任编辑:
来源: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