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负隅顽抗 活路一条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16-05-13 11:16:25
副标题#e#

  美之执念

  这重复,形成了曹文轩儿童文学“纯美”的标签,但偶尔也让人诟病。北大老师邵燕君是曹文轩带的第一个硕士,也是曹门中惟一一个得以留校任教的学生,她用“多年固执的美学坚持”来形容恩师。

  “固执?”我重复她的用词。

  “对,是挺固执的。但当年他如果不这么固执的话,他也不会这么独特和强大。在整个80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文学里,曹老师其实是不吃香的,他坚持古典美,但现代主义的主潮却是强调深刻、批判、夸张、揭示。所以,曹老师很难被纳入任何一个当代文学的主脉中,只能被归入儿童文学。他的价值在当代文学中是被低估的。”

  曹文轩自己是这么说的:负隅顽抗,活路一条。写完《火印》初稿,他照例请亲近的朋友、学生看,得到最受用的评价是:“这是曹文轩写的。”在变法中自有不变,他觉得保守未必是件坏事。

  在北大课堂“小说的艺术”上,开宗明义第一讲,他要批评当今文化批评的泛滥,讲评价文学必须回归文学性,讲这个“恋思癖”的时代对“深刻”的错误执念。他将美与善放在最高位置上,极度反感现代主义作品几近变态地表现大便、肮脏、恶心、绝望——如果世界已经这么糟糕,为什么连文学都不能让人得到净化与慰藉?

  他对“美”有近乎执念的精神洁癖。他的故乡水道纵横,水构成了他精神世界的大部分内涵——敏感、温润、细腻、干净、纯粹,而在他看来,文学也当和水一样,是净化之物。

作者:邱宛婷
责任编辑:禹瑞丽
来源: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