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现在是考古的“黄金时代”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3-22 13:27:41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成都召开,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也同时发布。

  经过文物考古工作者们一年多的深入调查、勘探与发掘,三星堆新发现的 “祭祀坑”终于揭开神秘面纱,呈现在世人面前。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亲历了三星堆最新六个祭祀坑发现和发掘的全过程。

  “不敢相信

  展示台下发现新祭祀坑

  1986年,在对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考古发掘中,已经出土过大立人铜像、大型青铜神树、青铜纵目面具等精绝雄奇的文物。出土器物神秘怪诞的造型,涵义难明,引人遐想。有人曾用“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形容三星堆。

  1986年发掘完一二号祭祀坑后,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政策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原则,发掘不再是三星堆考古站的急迫任务,对已出土文物进行研究解读和消化,是雷雨他们工作的主要内容。直到2019年,三星堆遗址被纳入到了考古中国和四川省古蜀文明与传承项目,三星堆考古站也配套做了一个三星堆遗址的三年行动计划,直接推动了三星堆祭祀区考古发掘工作的展开。

  2019年12月,在一二号祭祀坑的展示平台下面,挖探沟的考古队员碰到了三号坑的一个角。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因为一号坑、二号坑已经让古蜀国名扬天下了,我当时就是应该不会有三号坑了这样的心理。那天我们在开会,现场工作人员发来照片说出铜器了,我一看手机拍的可能比较失真,我还跟副站长说别慌,开完会再去吧。后来我们到现场看它当时露出地面一二十公分,一直往下大概一米四左右出来一截铜器。我们就让一号坑、二号坑的发掘者陈德安下坑去看,他也不太相信有三号坑,下去一二十秒钟出来说是大口尊。那时候感觉运气真的非常好,很多人搞一辈子考古,重要的发掘可能都碰不上一次。

  展示平台很快就被拆掉了。此后,考古队员顺藤摸瓜,先后在原来展示平台的下面发现了六个祭祀坑。加上原来的一号、二号祭祀坑,几百平米的范围之内共发现八个祭祀坑。

  首次启用恒温恒湿考古工作仓

  填土都是珍贵文物

  从2019年12月发现三号坑,一年多的时间里,三号坑只是清理到第一层。其余的五个祭祀坑,有两个清理到了第一层,另外三个还未清理到文物层。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这次考古发掘我们做了很长时间准备工作,这样的坑在中国太难得了,“可遇不可求”,我们想在保护的前提下尽量科学地发掘,如果保护手段跟不上我们宁愿暂时不发掘,所以我们准备了很长时间。像我们这次考古现场,第一层保护弄了保护大棚,第二层保护用了考古工作仓。

  面对曾经一出世就惊艳了世界的三星堆祭祀坑,国家和四川文物考古部门自上而下都给予了充分的重视。此次发掘第一次启用了恒温恒湿的考古工作仓。相对于一号坑和二号坑发掘过程中更重视坑内文物,此次发掘,考古人员从更全面的角度,将整个坑与附近的遗迹都囊括在内。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主要是为了保护坑内的文物还有填土,尽量不让它们不要受到外界的污染。我们这次发掘把坑里的填土当文物一样全部采集,除了坑口最上面10多公分厚度那一层可能受污染的土之外。在我们工作站有个巨大无比的库房,有很多文物架,我们把填土装袋编号,一层一层放上去。哪天需要三号坑或者四号坑的填土进行课题研究,马上就可以到库房里面把它提取出来进实验室。

  相较器物考古,雷雨表示,这种立体全面的考古意味着工作量的翻倍翻倍再翻倍。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如果只取器物,那我们填土就可以大块大块往外挖,到器物那层小心就可以了。现在不一样,现在挖填土的时候我们就很小心,最大的工具是差不多三厘米刃口的小锄头,最小的精细到和手术刀一样。

  考古、保护人员齐上阵

  文物表面的泥有大作用

  在中国,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是一个领域的两个不同方向,以往两方面的工作人员一般都是各自作战,各管一段。而在这次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中,文物保护人员全程现场参与。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以前考古发掘就是田野考古人的事,如果我需要文物保护的人员,比如一件铁器或者一个人骨我处理不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可以请其他工地的人过来加固一下或者取样,有时候他根本就忙不过来。那没办法,我们没这套知识,可能对这些标本完全取不了,又很可能产生破坏。这次不一样,我们文保中心所有人都全程参与了我们这次六个坑的发掘。到这个阶段尤其是出象牙或者有机物丝织品等易碎易毁物的时候,文保人员的压力比我们考古人员大多了。像我们这次的大尊它身上还附着泥,没有清除干净,这其实是文保人员强烈建议的,说泥对文物器表有保护作用,起初我们还产生过争论,现在认为他们是正确的。

  考虑到很多文物出土后会氧化,在发掘现场的大棚内,除了罩在祭祀坑上面的工作仓,还有文保部门的应急实验室,这种实验室的水平目前在国际上处于前列。

  顶尊跪坐人像堪称国宝级器物

  再次证明三星堆人是“龙的传人”

  目前,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中已发现500余件文物,包括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的铜头像、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玉琮、玉石器等。其中,三号坑的顶尊跪坐人像,被雷雨誉为“国宝级的一件器物”。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这件尊很奇特,它从口部一直到肩部、腹部有好几条龙形的纹饰或者牛形的纹饰,以前大口尊上没有这样的附件,它可能全中国唯一的一件,从来没有出过。

  当被问及从这件尊能解读出什么新内容时,雷雨表达了自己的新看法。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这个龙形的纹饰,跟一号神树上一条从天而降的飞龙一样。还有这个从器物的口部头朝下,给人感觉是从天而下的一条龙,龙身牛头这样一种怪兽,可以看出三星堆人思维很开阔,敢做敢想,他们把牛和龙捏在一起,做了一件非常美的艺术品。像这个跪坐顶尊人像,应该是平时搁在皇家的宗庙里祭祀时候用的。

  民族自信很大程度来源于历史自豪

  现在是考古的“黄金时代”

  据了解,出土的文物将移交到修复室进行修复,修复完成后移交给博物馆。这样的过程,对于从事考古工作三十多年的雷雨来说,再熟悉不过。每次文物移交,他心里都满含不舍,说起考古这份工作,他说“既是享受,又是重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我们考古人担负着复原中国古代文明、重建中国古代文明的任务,以前对中国古代文明的认识比较局限,以为是以中原为中心,后来长江流域、东北辽河流域等其他同时期古代文明重要遗存的发现改变了这种认识。当时中国文明除了中原以外,有些地区的文明同样高度发达,在某种程度上说有点满天星斗的状态,只不过中原那一颗是最亮的。

  搞清楚那么多年前华夏文明到底有几个来源对今天有什么影响?雷雨表示,一个民族的自信很大程度来源于历史的自豪,如果我们把中国五千年的故事乃至更往上,上溯到七千年八千年这段时间的故事讲好,把考古材料研究好,对我们民族自豪感的激发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当被问及考古领域的重视程度和国家实力有没有关系时,雷雨认为有绝对的关系。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 雷雨:我们国家在很长时间以来囿于财力的缺乏,不可能在考古上投入更多的财力,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现在这十来年,给人感觉考古现在不差钱了,这的确是我们考古工作者的幸运,很多人讲现在是考古的黄金时代,的确是这样。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翎翾
来源:央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