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关芯”时,更念“拓芯”人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3-24 17:02:57

  举国“关芯”时,更念“拓芯”人

  缅怀中国半导体物理学“破冰者”、新中国第一位大学女校长谢希德

  晚年谢希德。

  小小打字机寄托着谢希德对学子的深情。

  1946年春,谢希德与爱人订婚合影。

与学生边走边聊的谢希德。均为复旦大学供图

  回溯中国芯片的发展史,绕不开我国第一部全面论述半导体的教材——《半导体物理学》。1958年,这部在当时全世界都可称权威的芯片专著问世,成了中国芯“破冰”的教科书。

  2021年3月19日,是这本书的作者之一、中国半导体“破冰者”谢希德先生百年诞辰。这位与中国共产党同岁的科学家,是享誉海内外的固体物理学家,我国半导体物理学科的开创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大学女校长。

  她如同一位斗士,于满身病痛中在教育、科研领域奋斗了数十载,更为我国培养了宝贵的第一批半导体人才。

  走近谢先生,可以窥见中国“芯”筚路蓝缕的起步之路,更为如今卡脖子技术的加速攻关提供启示。

  披荆斩棘、从无到有的中国“芯”

  “我们国家半导体的研究起步比别人要晚,在这关键的时刻,我不能拖国家的后腿。”“迅速把世界科学最先进成就介绍进来,快速补足短缺而急需的门类”

  1956年,中国第一个半导体专门化培训班在北京大学成立。两年间,培养了我国第一代半导体专门人才300多名。半导体的种子从未名湖畔撒向大江南北,从实验室的单炉撒向工厂车间,近代物理学的这项最新成就,奇迹般地在我国广泛普及。

  这个班,由北京大学的黄昆和复旦大学的谢希德共同主持,成为我国一大批半导体人才的发源地。经谢希德等一众老师培训的300多位学者,日后分别成为两院院士、大学教授和企业工程师,在科研一线和生产一线,将半导体技术薪火相传,成为中国“芯”的第一批宝贵人才。

  而作为中坚力量之一的谢希德,和当时的同仁们一起,几乎是在一穷二白中起家办学。出生于物理学世家的谢希德,在拿到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学位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美国,投奔当时身在英国的爱人曹天钦,通过这样“曲折”的方式,双双得以迅速归国,在复旦大学物理系任教。

  在她的努力下,复旦大学这部分学科空白被逐步补齐。5年时间内,她开设了固体物理学和量子力学等数门物理相关的课程。

  1956年5月,谢希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秋天,为实现国家12年科学发展规划,她被调往北京大学共同创办“半导体物理专门化”,另一位著名物理学家黄昆任教研组主任,谢希德任副主任。

  那时,她的儿子惟正只有5个月大,回国不久的她依旧欣然领命,简单收拾包裹就出发了,从此开启中国半导体从无到有的“破冰”之路。

  “我们国家半导体的研究起步比别人要晚,在这关键的时刻,我不能拖国家的后腿。”在谢希德看来,就是要通过自身的努力,“迅速把世界科学最先进成就介绍进来,快速补足短缺而急需的门类”。

  白天,谢希德不辞辛苦地从宿舍奔往教室;夜晚,她不知疲倦地翻译外国文献,起草讲稿,同教员们一道研究教学方案,辅导作业,还要抽出大量时间编写教材。1958年,《半导体物理学》问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成为我国半导体物理专业学生和研究人员必读的标准教材和基本参考书。

  “本书中的绝大部分,只要有相当于一般理工科大学的基础,就可以阅读”;“希望书的内容能比较全面,同时也希望避免讨论仅与理论基础和理论性研究有关的问题”;“半导体物理是一门正在蓬勃发展的科学,难免有最新的发展被遗漏,希望再版时补入”……

  即使到现在翻看这本教材,也能感受到当年在创作书籍时两位大师凝结的心血。在中国半导体技术起步之际,他们已经关注到这一领域发展的两大关键性问题:为行业培育足够多的从业人才,以及兼顾理论研究和市场应用的生态建设。

  “谢希德回到复旦后,马不停蹄地与留校的半导体教研组教职工一起,在短期内,为半导体本科生先后开出了半导体物理、半导体理论、半导体材料、半导体器件、半导体专门化实验等全套半导体专业课。”我国锗集成电路开创者阮刚教授是谢希德的入党介绍人之一,他生前回忆,“国家的需要、学校的重视,谢希德为首的半导体教研室全体师生员工抓住了机遇,使1956年开始的复旦半导体专业的创办取得了开门红。”

作者:周琳
责任编辑:翎翾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