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岁老党员福伯的人生底色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7-20 16:40:40

黄齐福在部队的戎装照。采访对象供图

黄齐福23岁入党,党龄62年。本报记者刘宏宇摄

  夕阳下,一位腰杆笔直、面容清癯的耄耋老人,胸前戴着鲜红党徽,眼神清澈,一字一句背诵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保尔·柯察金的那段名言: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

  落日余晖里,他整个人被染成一片彤红。

  红色,是他人生的底色。

  17岁入伍,转业后当过7年药企厂长、15年党委书记,成为大刀阔斧的国企改革者。退休后两次创业,60岁远赴陕西西安,带领团队生产出国产麻醉药丙泊酚,67岁返回广东清远创业,76岁被广东省授予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南粤先锋”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他创建的广东嘉博制药有限公司,如今成为当地非公企业党建的旗帜,被称为“红色嘉博”。

  对这位23岁入党、党龄62年的老人来说,生命的意义就是坚守内心的红色信念。

  他叫黄齐福,人称“福伯”。

   民营企业为什么要重视党建

  1959年,黄齐福23岁,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2003年,黄齐福创建广东嘉博制药有限公司。2006年,他开始谋划在公司成立党组织。在全体员工大会上,黄齐福问是否有党员,马晖和欧阳小珍举了手。黄齐福大喜,包括他在内,公司正好有3名党员。按照党章规定,3名正式党员就有条件成立党支部。

  黄齐福找到清远高新区管委会相关部门,该部门领导正在为如何开展非公企业的党建工作而发愁,黄齐福的想法马上获得大力支持。

  2007年,嘉博公司正式成立党支部,黄齐福担任党支部书记。嘉博公司也成为清远高新区内最早建立党支部的民营企业。

  有了党支部,黄齐福感觉工作有了主心骨。

  2008年,黄齐福突然问工人李水兴愿不愿意入党,这让李水兴既意外又兴奋。“当时,我只是公司一个普通操作工人,福伯怎么就看中我了呢?”李水兴对记者说。

  李水兴是清远本地人,2004年,他从一所医药中等学校毕业,应聘成为嘉博制药公司第一批员工。建厂初期,他在福伯艰苦奋斗的精神感召下埋头苦干。

  2009年,李水兴光荣地成为中共预备党员。他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总是吃苦在前,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如今,李水兴已经成长为公司的生产总监。

  在黄齐福的精心培养下,如今嘉博公司已经拥有党员42名,他们奋斗在公司的各个部门,成为企业发展壮大的生力军。每当企业处于技术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都是党员冲在最前面,加班加点地干。

  黄齐福在国企做过多年的党委书记,他把这些经验移植到嘉博公司。他总结了自己的经验,谓之“八个结合”,其中包括:要把党建工作和员工队伍建设、科研生产工作结合起来;要把精神鼓励和物质鼓励结合起来;要把严格生产纪律要求和无微不至的关怀结合起来;要把身教与言教结合起来……

  “不仅做物质上的富翁,更要做精神上的富翁。”黄齐福经常这样对企业党员们说,人生真正的价值在于对社会的贡献,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企业亦如此,如果只知道唯利是图,是注定走不远的。

  公司党支部自成立以来,好人好事数不胜数:给地震灾区捐药;给贫困山区小学捐赠校服、图书馆和桌椅;帮贫困村修桥……

  十多年前,得知“广东好人”邓卫星的事迹后,福伯非常感动,他决定参与资助和帮助邓卫星收留的孩子们。连续好几年的六一儿童节,福伯邀请邓卫星带着几十名孩子,到公司来欢度节日。他为每一个孩子送上书包、文具等礼物,带着孩子们到北江游览。

  公司党支部副书记刘丽萍说,几年前,福伯卸任了公司董事长,但仍然兼着公司党支部书记职务,工作似乎更忙了。越来越多的企业邀请福伯去讲党课,他从不拒绝。

  “作为民营企业,为什么要重视党建?”他总这样先提出一个设问。

  “党建工作搞得好,员工队伍素质高,最终老板不但不吃亏,还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得主动,我就尝到了甜头。”黄齐福自问自答,“我的实践证明:党建可以转化为生产力。”

   忠孝难两全的志愿军战士

  1953年,春夏之交的一天早晨,17岁的中学生黄齐福携带着行李,偷偷溜出家门。

  几天前,抗美援朝的征兵宣讲团来到黄齐福所在的中学。全校1000多名学生踊跃报名,最后,只有两名同学被选中,其中一人是黄齐福。

  黄齐福是家中独子,他上面有6个姐姐,唯一的哥哥早年夭折,父亲50岁才有了他,一直将他视为掌上明珠。不出所料,父亲果然不同意他参军。但黄齐福已经打定主意,要去参军,保家卫国。

  黄齐福离开家的那天,父亲盯着家门口的那条路看了很久。两个月后,因思儿病倒,父亲撒手人寰。

  2021年清明节,85岁的黄齐福回老家给父亲扫墓。

  他长跪墓前,泪雨滂沱。

  黄齐福又想起1952年的往事。那年,父亲专程跑到公路上去看汽车,他听说汽车很大很快,但从没见过汽车。家离公路有5公里,父亲来到马路边。但那时汽车很少,老家的位置又很偏僻,父亲足足等了3个小时,也没有见到一辆汽车。带着遗憾,父亲悻悻而归。

  这次回到老家,黄齐福看到昔日的穷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近八成的村民都拥有了小汽车,他感慨万千。

  “你连汽车是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现在你儿子一年的收入,可以买很多辆汽车,你知道吗……”黄齐福泪流满面。没有照顾好老父亲,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但黄齐福从未后悔过参军。4年军旅生涯,对他影响巨大。

  参军后,黄齐福随部队来到了东北。但到达东北后不久,他所在部队回国休整。

  “我没上过战场,甚至没有跨过鸭绿江,这是遗憾。”黄齐福说,“但部队4年对我思想上、政治上的锻炼,部队优良作风对我的熏染,本身就是最好的教育。”

  1957年,黄齐福退役,先去了广州化工厂,后调到敬修堂药厂。几十年后,即使已成为大型企业的董事长,他也坚持和员工打成一片。

   力挽狂澜的国企改革者

  1993年6月19日,广州市以史无前例的隆重仪式,奖励6位科技功臣。其中,侨光制药厂研究所所长廖颂明获得15万元的奖励,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

  廖颂明研制出了能创造巨大经济效益的新药“希普欣”注射液。但廖颂明知道,他的成功离不开厂长黄齐福。

  上世纪70年代,上级调黄齐福到星群药厂当党委书记。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将这家药厂扭亏为盈。1990年,在星群药厂当了十多年党委书记后,上级又要调黄齐福到侨光制药厂,黄齐福有点犹豫。

  “一则,当时侨光制药厂的领导班子烂了,账面亏空几百万元,上级曾先后动员5个人过去当党委书记,但都没人愿意去。二则,当时我已经54岁了,到了快退休的年纪。”黄齐福答复上级时心里打鼓,“我试试看”。

  事实证明,黄齐福又一次在短时间内创造了奇迹。

  1994年3月,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在头版头条刊发报道《“独生儿”抢占市场启示录——来自广州侨光制药厂的报告》,并配发评论员文章。

  侨光制药厂的成功启示被黄齐福总结为“左右开弓”:一手抓新产品开发,一手抓市场开发。

  黄齐福上任后,首先开展市场调研。厂研究所的同志汇报,他们在做调查时发现一个“市场空白”:在临床应用中,对人体多个部位、多种细菌感染所致的危重病人和急性感染者进行急救治疗,必须使用一种抗菌注射液,可这种注射液却一直靠进口。

  对于这个“市场空白”,谁占有它,谁就抓住了机遇。黄齐福下决心攻克这个“市场空白”。

  从1990年开始,侨光制药厂科研人员着手研制名为“希普欣”的抗菌注射液。经过刻苦攻坚,终获成功。

  “希普欣”的研制工作进入临床验证阶段时,研究所急需一笔资金购买对照品等。廖颂明便向厂长黄齐福反映。当时厂里的资金十分紧张,但黄齐福毅然拍板:资金再紧张,也要保证“希普欣”的试制经费。

  1992年11月12日,原卫生部颁发了新药证书,同月25日投入生产,并被列入1993年度国家级重点新产品计划。

  侨光“希普欣”的技术质量指标完全达到国外同类产品的水平,有些指标甚至更优,完全可以取代进口。

  研制出好的产品,紧接着就是全力开拓市场。“打进京、津、沪,占领东北市场,覆盖全国。”侨光人推行雄心勃勃的计划,厂长、销售科长亲自坐镇京、津、沪指挥。厂里还建立新产品促销奖,完不成任务不给奖金,超额完成后按瓶计奖,奖金不封顶。

  负责上海、浙江一带推销任务的年轻女推销员林小玲,常年在外寻访重点客户,一年下来推销了29万瓶,超额19万瓶。厂里说话算数,给了她重奖。

  一份统计资料记录着侨光制药厂销售科10名推销员1993年的业绩:一年之中过半时间在外联系销售业务,在全国各地组织、策划了120场“希普欣”推广介绍会。全科共完成销售收入2.2亿元,人均2200万元。

  1993年,侨光制药厂的工业总产值、销售收入、利润等主要经济指标,均刷新历史纪录,并居广州市医药工业行业榜首,利润超过3000万元。当年,在国家统计局按利税总额统计指标排序中,侨光制药厂列中国医药制造行业百强企业第21名。

  1994年,原广州市医药局特别奖励厂长黄齐福5万元,他拿出2万元资助了老家的困难乡亲。

  71岁的梁成标是黄齐福当厂长时侨光制药厂的老员工。他说,黄齐福的工作作风有两大特点:一是实事求是,二是大公无私。这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跟着他干的重要原因。

  60多岁再出发的创业者

  1997年,黄齐福从侨光制药厂退休。在家休息了一年多后,他的心里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创业激情。他觉得凭着自己在国企多年的经验和对于市场的判断力,完全可以有一番新作为。

  黄齐福的想法,获得了家人的支持。带着东拼西凑的100多万元,他来到西安,与当地的一家制药厂合作,创办国内首家丙泊酚注射液生产企业,黄齐福占51%的股份。

  在西安待了4年后,黄齐福决定回广东。经过协商,合作伙伴最终同意分给黄齐福1000万元,这也是他下海首次创业后的“第一桶金”。

  赚到1000万元,老伴和子女都劝黄齐福安享晚年,但他却另有想法。2003年,黄齐福已经67岁,他决定到广东清远二次创业。

  开办新工厂至少还需要1500万元。无奈之下,黄齐福只能四处借钱。

  “没有抵押物,完全靠个人的魅力。”嘉博公司总经理岳峰说。福伯的一生,特别讲究诚信。

  工厂创建初期,一批人才在黄齐福的感召下,从四面八方来到当时还算很偏僻的清远。

  马晖是黄齐福在西安创业时合作方的财务人员。2003年国庆节,黄齐福邀请马晖一家三口来广东考察体验。让马晖感动的是,黄齐福带着儿子,亲自到机场迎接。面对这位体贴入微的老人,马晖无法拒绝,孤身一人来到了清远,将家人留在西安。

  梁成标是嘉博公司的副总经理。当年在侨光制药厂,黄齐福将他从普通工人,一步步提拔为技改办、工程部等主要部门的领导。为感谢黄齐福的知遇之恩,梁成标2010年退休后便毫不犹豫地跑来帮忙。“我不图什么东西,就是像兄弟一样地来帮忙。”梁成标说。

  建厂之初,黄齐福很拼,拼得让所有人心疼。

  为了省钱,黄齐福每天乘坐公共交通往返于广州与清远之间。几乎所有的老员工都知道,每天6点左右,福伯就从广州的罗冲围坐长途大巴前往清远,然后坐公交或搭乘摩的到达公司。每天早上8点15分,他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区,甚至比许多家住清远的员工都到得早。

  黄齐福自己十分节省,对科研却十分舍得花钱。他沿用以前的老办法,一手抓科研,一手抓市场。他花重金从国外采购了高端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建成了世界一流的药品生产线。

  2005年,迪施宁丙泊酚注射液上市;2009年,与中山大学共同开发迪施乐;2011年,迪施力(盐酸罗哌卡因注射液)和盐酸甲氧明注射液上市;2012年,受国家有关部门委托参与起草丙泊酚注射液标准;2012年,通过新版GMP认证;2013年,迪施乐(丙泊酚中4长链脂肪乳注射液)上市;2019年,通过知识产权管理体系认证……

  岳峰介绍说,嘉博公司产品不断更新换代,目前有4个产品和8个品规。“年增长超过30%。”岳峰说,公司的产品已成功出口到法国、巴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多个国家。

  “福伯”的新型劳资关系学

  在当地,黄齐福被大家亲切称为“福伯”。这个称呼,不仅是尊敬,更是热爱。

  黄齐福说,当初给企业取名“嘉博”,本意是“全家人一起拼搏”;后来,“全家人”的概念扩大到全体员工,大家一起拼搏,共同创造美好未来。而在记者看来,“嘉博”更有“家伯”的味道,因为员工们说,黄齐福就像自家的阿伯。

  ——员工生活中遇到危难,福伯会第一时间给予亲人般的关爱。员工陈松周患鼻咽癌,无钱治疗,福伯给了3万元,并组织公司领导和工会人员专程看望。员工陆鑫林因母亲患食道癌,向公司提出借款5000元。福伯一边马上安排借款,一边安慰她不要急,还当场把借条撕了。过了些日子,惦记此事的福伯亲自去潮州看望陆鑫林的母亲。陆鑫林说,福伯千里迢迢来看望一个员工的家属,全家人的感激无以言表……

  ——每逢员工结婚,无论多忙,无论多远,福伯都要亲自赶到员工的婚礼现场,亲手送上数千元大红包。员工的结婚地点遍布全省,甚至有的在偏远山区,但福伯不辞辛苦,乐此不疲。这样的温暖,福伯一直坚持送了十多年。近几年,随着公司员工的增多和福伯年岁的增大,他改在微信群里送上红包与祝福。

  公司给福伯配的奔驰车,他指定作为员工的婚车,只要员工结婚都可以无偿使用。

  ——体贴考虑员工收入、福利。从2007年至今,嘉博公司员工工资每年增10%,年终奖最低为两个月薪水;春节安排1个月的带薪休假,为减轻员工返乡的交通困难,公司会在春运高峰来临之前提前放假;疫情前,每年都会组织所有员工外出旅游,一年国内游,一年国外游。无论多远,福伯全程陪同。因工作无法出去旅游的人员,如保安等,则补助同等旅游费用。

  嘉博公司员工画了一幅漫画,画中的福伯脖子上挂着相机,手里拿着导游图,笑得特别甜……

  黄齐福提出要建设新型的劳资关系。“新型劳资关系就是老板关心爱护员工,员工反过来关心和爱护企业,是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

  建厂之初,黄齐福带领着工厂员工,利用业余时间,种下了很多桂花和紫荆花。如今,树苗已经成长为高大茂盛的树木。

  每逢工作累了,黄齐福总爱看看窗外他亲手栽下的桂花,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我喜欢桂花,因为它们四季常青,持久馨香。”黄齐福说,这就是大爱,永不停歇的奉献。

  谈话间,窗外一树桂花,盈盈欲语,香飘八方。(记者刘大江、刘宏宇)

作者:刘大江 刘宏宇
责任编辑:翎翾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