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线上相结合 乡村文艺焕发新光彩——文化能人 聚起振兴精气神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5-16 09:27:19

左明新在制作火狮子。资料照片

  核心阅读

  在广袤乡村,面对面的演出依然很有市场。乡村的文化能人们,正将传统的文艺形式与乡村振兴等时代主题结合,并灵活使用新媒体技术,让乡村文艺焕发出新的光彩。在他们的努力下,乡亲们聚在一起,共同感受新时代文艺作品的魅力,汇聚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

梁智精在表演快板。本报记者 张云河摄

  舞台搭在田间地头,文艺演出受到欢迎

  夜幕降临,陕西省石泉县石泉老街好不热闹:舞龙队一出现,游客就围拢上来。“嘿!火狮子来了!”两只狮子伴着锣鼓点,舞动着走过来,追着烟火翻滚跳跃;游客们点燃烟花筒,照亮夜空……

  每到周末,“烧火狮”成为老街颇受欢迎的民俗节目。舞火狮子的是县里二里自乐社的村民们。在中秋和元宵佳节,火狮子表演更盛大。“没有火狮,就没有过节的味道!”火狮子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左明新说。

  左明新今年75岁,童年时就追着火狮跑;随着时光推移,从县水利局退休后的他,专程拜师学习制作火狮子……

  眼若铜铃、口大如盆、毛垂于地,狮头上9个凸起的碧绿大包,以金线勾勒。“玩火狮前要在狮子全身浇上水,百来斤重,得壮后生来耍,现在我是不行啦!”左明新说。

  左明新曾是二里自乐社社长,自创办起,自乐社已走过25个年头。“以前农闲时,很多村民喜欢喝酒、打牌。有了自乐社,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精气神大不一样。”左明新介绍,“成员由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现在的百余人,小到十几岁、大到70岁,自乐社已成为大家的‘文娱乐园’。”

  同样的欢乐场景,也在河北省承德县文化馆上演着。循着一阵“咦咦咦、啊啊啊”,记者见到了正在排练的刘洋。开嗓练声的刘洋,会让人联想到聚光灯下引吭高歌的演唱者。不同的是,刘洋的舞台在山区、在村口广场、在田间地头。

  1991年出生的刘洋,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声乐专业,一开始在承德一所乡村学校当语文老师;因为声乐功底好,他被学生们称为“语文老师里唱歌最好的”。

  2015年寒假,县里举办歌唱比赛,刘洋拿了一等奖,引起县文化部门的关注。后来每次有基层演出,县文化部门都邀请刘洋去参加。接连几次演出下来,刘洋深受触动:“每次演出,村里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都早早等在村口,结束后还迟迟不肯离去,让人感动……”

  在他看来,虽然如今广播电视、宽带网络已经在农村普及,但面对面的演出能让乡亲们聚在一起,能更直观地感受新时代文艺作品的魅力。

  2018年,他成为承德县文化馆员工。“我们要用灵活的演出,宣传政策、提振信心,激励群众创造美好生活。”刘洋说,3年来,他每年下乡演出多达50余场。

刘洋在村晚上表演。资料照片

  传统与现代相融合,节目形式喜闻乐见

  “文化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巍表示,通过为老百姓带来具体可感、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可促进村民树立文化自信,助力乡村振兴。

  “在座乡亲听我言,想想当年多么难,不通电来不通水。到如今,天地宽,不愁吃来不愁穿。”农历三月初三,在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六郎屯的戏台前,一场非遗文化演出别开生面;正戏还没开锣,梁智精先打起了快板……

  梁智精转身、抬臂、挑眉,动作和表情一气呵成。55岁的梁智精,是隆林新兴八音艺术团团长。从2016年开始,他带队到中棒村、科沙村等数十个村落,送戏下乡。“去年9月到11月,我们去了24个村举办演出,场场爆满……”梁智精说,“有些是政府组织,有些是村里邀请,还有些是我们主动去的。”

  一场戏,少说要两个钟头,“下乡队”不过二十来人,演八音、说快板、演壮剧、唱山歌等10多个节目,工作量不小。被问到如何坚持,梁智精说:“因为乡亲们喜欢啊!”

  梁智精一直尝试在节目内容和形式上有所突破。他将传统的壮戏、山歌与乡村振兴、财政支农等内容结合,运用方言宣传政策。一场下来,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子,都能唱上几句。

  2016年艺术团刚成立时,人员不多,没有经费,全靠大伙的热情。那时,他们经常在社区楼顶顶着风、冒着雨露天排练。

数据来源:文旅部、本报报道

  年轻人才接力传承,外在输血内在造血

  改变正在发生……如今,隆林新兴八音艺术团已发展到119人。他们不仅争取到了相关部门的支持,搭起棚建场地;还去四川、贵州、江西等地参加比赛,屡获佳绩及奖金。通过在乡村、社区演出,艺术团逐渐获得了好名声。“大家觉得随团演出很有意义,也更有凝聚力。”梁智精说。

  今年春节,大年初三,刘洋凌晨3点就从被窝里爬起来,和同伴们驱车前往刘杖子乡北台子村。到了演出地点,乡亲们已经聚了过来,整齐地摆上板凳。“必须为乡亲们献上最好的表演!”刘洋暗暗为自己鼓劲……

  刘洋觉得,乡村文化工作者要主动放下身段,走到村民中间去。除了演出,目前刘洋还组织基层培训,并通过抖音等新媒体平台传播音乐知识。一次在承德县安匠乡湾子村演出,晚上9点钟才结束。表演结束后一走下舞台,刘洋就被几位阿姨围住了:“老师,为啥高音总唱不上去?”“合唱的时候总配合不好,有啥好办法?”……顾不上喝口水的刘洋,连忙一一解答,还对演出时的表情、站位等内容进行辅导。

  “我还一度担心火狮子技艺失传。现在,我们不仅在家门口舞火狮子,还舞到了景区里,游客稀罕着嘞!”左明新说。

  怎样让火狮子舞起来更有美感?团队一直在思考。去年,石泉的另一个民间艺术社团——秀之美艺术团的团长罗慧兰为火狮子编了新的舞步,“石泉有46个注册的民间社团,几乎村村都有文艺队。乡村振兴,少不了文艺振兴!”罗慧兰说。

  “接下来,应努力打造乡村文化名片,培养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农村文化队伍,鼓励城市里有理想、有情怀、有担当的文艺人才到乡村进行文化发掘,形成外在输血、内在造血的联动机制。”李巍分析。

  向广袤乡村提供更多文化服务,需要广纳人才。如今,广西隆林正在吸引更多人才参与文化建设。去年以来,当地已组织4支专业和业余文艺队伍80余名文艺工作者,深入乡村开展近百场惠民文艺演出。(记者 原韬雄 张腾扬 张云河)

作者:原韬雄 张腾扬 张云河
责任编辑:容与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