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本戏曲丛刊》十集完璧:郑振铎等几代学人的集腋成裘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7-30 07:49:18

  7月23日,“六十载使命接续 千百卷传奇完璧——《古本戏曲丛刊》编纂出版座谈会”在国家图书馆举行。

  《古本戏曲丛刊》:一项持续六十年的编纂工作

  《古本戏曲丛刊》由郑振铎先生发端并主持编纂。郑振铎先生计划编纂十集,并主持了前四集的编印,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郑振铎先生1958年不幸殉职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重新组织了编委会,由吴晓铃先生继续主持编纂。1964年,《古本戏曲丛刊九集》由中华书局出版,收宫廷大戏十种。此后《古本戏曲丛刊》的出版暂停。1986年,《古本戏曲丛刊五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此后《古本戏曲丛刊》的编纂又停顿了近三十年。2012年,中华书局编审程毅中向全国古籍出版规划小组递交了《关于完成〈古本戏曲丛刊〉的建议》,建议把《古本戏曲丛刊》后续部分的出版任务纳入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项目。搁置近三十年的《古本戏曲丛刊》第六、七、八集的编纂出版工作于是被列入了《2011—2020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国家图书馆出版社认领承担了这一项目。

  2014年1月,“《古本戏曲丛刊》六、七、八集编纂启动座谈会”召开,2016年,《古本戏曲丛刊六集》出版,收清代顺治至乾隆前期的传奇和戏曲别集七十七种,共计一百零九种剧目;2018年,《古本戏曲丛刊七集》出版,收清代康熙到乾隆时期传奇作品和作家戏曲集五十五种,其中包括戏曲集八种,合计收入传奇、杂剧共九十二种;2019年,《古本戏曲丛刊八集》出版,收清代乾隆、嘉庆时期传奇、杂剧集七十种附二种,合计传奇、杂剧八十一种;2020年底,《古本戏曲丛刊十集》出版,收入清代乾隆至光绪时期传奇、杂剧集七十三种附一种,合计收入传奇、杂剧一百三十八种。

  《古本戏曲丛刊》的编纂从1950年代始,到2020年止,持续了六十多年,终成十集完璧。

  虽然内容与郑振铎先生在初集的《序》中提到的规划或未能完全相符,但《丛刊》共收录一千一百九十三种传奇、杂剧、宫廷大戏,从元代至清末中国六百多年间最珍贵的戏曲作品几乎都收入其中,尽量实现了当年郑振铎提出的弘愿:“期之三、四年,当可有一千种以上的古代戏曲,供给我们作为研究之资,或更可作为推陈出新的一助。”

  精卫无穷填海心:几代人的抢救与搜求

  《古本戏曲丛刊》的发起者郑振铎先生是我国最早关注到戏曲文献保护与整理工作重要性的学者之一。他曾在《劫中得书记》新序一文中谈及:“除了少数人之外,谁还注意到小说、戏曲的书呢?这一类‘不登大雅之堂’的古书,在图书馆里是不大有的,我不得不自己去搜访。”

  郑振铎为抢救、搜集小说戏曲文献也付出了诸多辛劳,如包括二百多种杂剧的《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就是抗战期间郑振铎在上海“孤岛”抢救下来的;他还与赵万里、马廉一起到宁波访书,连夜抄录《录鬼簿》,这些都可以看出他对戏曲文献留存的珍视。正是在郑振铎先生等前辈学者们的不懈努力下,昔日不受重视的戏曲文献得到抢救性的保护,陆续归入公立图书馆,被妥善保存,从此戏曲文献更多地进入到研究者的视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文学史研究的面貌。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跃进在《〈古本戏曲丛刊〉编纂纪程》文章中介绍了《丛刊》编纂之曲折:

  郑振铎在筹划文学研究所工作时,就将编纂《古本戏曲丛刊》和《古本小说丛刊》列入到科研规划中。他对编纂戏曲资料丛刊的必要性和困难早有预见:“只有从事搜集资料的人,只有研究戏曲史的人,方才知道搜集资料是如何的困难。那工作是艰苦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是要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

  郑振铎不避繁难,集腋成裘,编纂了《丛刊》前四集。1958年,郑振铎先生因飞机失事不幸罹难,《丛刊》编纂工作一度搁置下来。后来,齐燕铭和吴晓铃等牵头,又组成新的编委会,继续编选剩下的各集,终于在1964年出版了第九集。由于“文革”的原因,此项工作停滞近二十年。不仅如此,由于时事变迁,已经交到出版社的书稿业已遗失,且原始档案亦残缺不齐,为后续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1980年代,李一氓、吴晓铃等先生又主持出版了《丛刊》第五集,本想一鼓作气,完成其余各编,无奈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丛刊》编纂再次被迫中断,一晃又是二十多年过去。

  《丛刊》的编纂出版,也从一个层面反映了我国古典戏曲研究的发展进程。郑振铎先生是“五四”以来重视研究中国古代小说、戏曲等通俗文学的重要学者之一。他主持制定《丛刊》的编纂原则,就是要将孤本和罕见的本子收录在一起,让更多读者有机会利用这些存世珍本,不仅为学者们深入研究提供便利,更重要的是,通过对这些资料的系统整理与研究,为古典戏曲学科的建构奠定坚实基础。多年来中国古典戏曲研究名家名作迭出,海内外大量相关研究成果陆续刊布,大都受益于《丛刊》的编纂与出版。

以第十集为例看《丛刊》的编纂

  每一集《丛刊》的编纂都需要很多考量,以第十集为例,由于第九集已提前于1964年出版,是否要出版第十集,编委会曾有过多次讨论,一致认为:无论是郑振铎先生当初的构想,还是现实的需求,限于篇幅的原因,第八集没有收录清代道光以后的戏曲作品,出版第十集,系统收录清晚期的戏曲作品,是十分有必要的。

  《丛刊》第十集在内容上与第八集一脉相承,主体收录清道光至光绪时期的戏曲作品。另外,因第八集囿于篇幅的限制,有数种乾隆时期佚名作家未能收录的作品,此次一并放入第十集中。全集共收清乾隆至光绪时期的传奇、杂剧和作家戏曲集七十三种附一种。

  第十集中,有几个尤为需要注意的点,比如陈烺撰有戏曲作品集《玉狮堂传奇十种》,此外还撰有短剧《悲凤曲》一种,因此将《悲凤曲》附于《玉狮堂传奇十种》之后,便于读者全面了解陈烺的戏曲作品。许善长撰有《碧声吟馆丛书》,这一别集包含诗集、笔记集,还有六种戏曲作品《瘗云岩》《胭脂狱》《茯苓仙》《灵娲石》《神山引》《风云会》。清人诗文集中时有收录戏曲作品,这一现象并不罕见。因此许善长所撰六种戏曲作品虽未单独编为戏曲集,但考虑清代别集中的这一情况及学界一直以来对许善长戏曲作品的称呼,将这六种戏曲作品统称为《碧声吟馆六种曲》。

  第十集收录作品的时代主要为清道光至光绪,这一时期随著国外印刷技术的传入,戏曲作品已出现了铅字排印本。为了保持《丛刊》“古本”的原则,第十集只收入刻本、稿本、钞本和石印本,铅印本概不予以收入。

  尽管第十集收的戏曲作品大部分为清后期的刊本,但其中仍不乏珍贵的版本。如钞本《紫兰宫传奇》《麒麟阁》《鹔鹴裘传奇》《绦绡记传奇》《红羊劫传奇》《桃花圣解盦乐府》《卉中缘》,道光赵麟趾钞本《红楼佳话》,南府钞本《定风珠》,南府写样本《财星照》,稿本《梅心雪传奇》,钞稿本《业海扁舟》《镜重圆传奇》《鉴花亭》等均为难得一见的珍稀版本。

  清中叶以来,传奇、杂剧在格式、体制上的严格界限逐渐被打破,譬如范元亨所撰《空山梦传奇》,不仅全剧只有八出,体制格律上也不用宫调,不遵从曲牌。还有不少剧作篇幅介于传奇与杂剧之间,如《小蓬莱阁传奇十种》中,《千秋泪》为四出,《镜中圆》为五出,《炎凉券》为八出,其余三种为十出,四种为十二出。《玉狮堂传奇十种》中五种为十六出,五种为八出。这些作品究竟是传奇还是杂剧,各家说法不一。因此第十集著录作品时,并未在剧名中完全区分杂剧与传奇,仍依照原书剧名著录,原书扉页或卷首中带有传奇或杂剧二字者,仍保持原样著录。

  7月23日的发布会上,国家图书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魏大威在致辞中祝贺《古本戏曲丛刊》全十集编纂出版完成,他谈到了郑振铎先生与国家图书馆的深厚渊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刘跃进介绍了《古本戏曲丛刊》的编纂出版情况。编纂出版座谈会上,国家清史纂修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卜键、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商务印书馆执行董事顾青、北京大学教授张剑等二十余位专家学者先后发言。(记者 高丹)


作者:高丹
责任编辑:明晓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