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建于唐代的大型水利工程福清天宝陂 绵延千年的治水智慧(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2-27 10:20:06

  共同呵护 代代传承

  天宝陂三字何解?

  “所谓陂,即集水坝,属于水利工程的一种,与现代的水库作用类似;天宝,则因始建于唐代天宝年间而得名。”福清市水利局局长林爱光介绍。

  时至今日,龙江两岸早已是城市建筑林立,但天宝陂依然保存古有的工程布局。“天宝陂的坝轴线呈东西走向,工程主要包含拦河坝、泄洪闸、进水口三大建筑物。”林爱光介绍,现存陂首坝底呈台阶式结构,坝长289米,高3.5米,其中150米为唐至明代所修旧坝,集雨面积85平方公里。灌溉渠道主要为天然土渠、天然石渠、硬化渠等。陂右岸建一座高2.3米、宽1.5米的引水闸。

  “天宝陂的兴建,与当时的历史背景及福清独特的地理条件有关。”谈及天宝陂的历史沿革,申遗小组成员何高光娓娓道来。

  福清自古良港密布,公元699年置县,迄今有1300多年的历史。通过海洋,早在唐代,福清即开辟了通往今越南的航路,此后,又逐步开通了通往东北亚和美国、加拿大、英国等航线。

  然而,依山傍海的福清淡水资源却十分匮乏,自古以来就是干旱缺水之地。“福清陆地面积1519平方公里,流域面积大于30平方公里的溪流仅有6条。”林爱光介绍,其中,最大的河流龙江自大渡口谷地进入福清境内,流经35.5公里,流域面积500多平方公里。然而,龙江下游至出海口20余公里海拔落差大,河道水流湍急,难以引水灌溉。再加上邻近海洋,属感潮河段,涨潮时海水沿江上溯,不能作为灌溉用水。百姓守着“望天田”忍饥挨饿,当地称作“雨来哗啦啦,雨过干巴巴”。

  唐代安史之乱后,经济重心南移,而水利建设对粮食生产至关重要。农田水利兴建,荒芜土地开垦,低洼地成了旱涝保收的高产地。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十年九旱”的福清迎来改变契机。

  据史书记载,高璠是唐朝设郡以来的第四位长乐郡刺史。天宝九年(公元750年),正是高璠带领老百姓在龙江河畔、五马山麓,用竹笼拦水,筑木成桩,采山石围堰,砌高陂截流,历数载建成堤坝,命名为天宝陂。

  一泓清泉自唐代潺潺流来,历经千年光阴,天宝陂始终滋养着龙江沿岸的世代子民。翻检史籍,一段段有关天宝陂的史实无不记载着历代治水者的励精图治。

  北宋大中祥符年间(公元1008年—1016年),知县郎简见天宝陂年久失修,堵塞严重,招募百姓进行疏浚,修筑了陂堤。为了纪念他的功绩,老百姓在天宝陂旁修建了一座郎简祠,年年祭祀,直至清乾隆年间该祠还一直存在。

  明代福清籍官员叶向高,在万历至天启(公元1573年—1627年)年间两度出任内阁辅臣。感念历朝历代主政官员为修复天宝陂的殚精竭虑,叶向高撰写了《重修天宝陂记》,详细记载天宝陂的修建历程,这也是福清水利史上最重要的文献资料之一。

  新中国刚成立,政府就开展勘察测量,并修筑天宝陂防洪墙;1950年,疏浚引水渠1.2万尺,将大坝外坡改为浆砌条石滚水坝;1951年,成立天宝陂水利管理委员会,配备专人,加强对天宝陂的管理养护;1963年,加高大坝0.5米、砌筑副坝70米,并延长渠道至东阁农场,让4000亩耕地受益……

  “得益于历代沿袭的保护修缮,天宝陂不但完整保存着古有的工程布局,还依旧在发挥着灌溉作用。”林爱光表示,《重修天宝陂记》中记录的万历末期一次修复天宝陂的经过让他印象深刻:时任福清知县王命卿是广东番禺人。尽管初到福清,对当地情况还不清楚,但王命卿明白天宝陂事关重大,恰好这一年天雨不止,修陂便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王命卿向长期在县中任事的吏员询问,谁能担当修陂大任,吏员推荐了“笃诚勤干,习于水利”的过世坝长之子文遴。王命卿遂命文遴负责此事。文遴提出施工方案后,王命卿发动全县百姓修筑,终于完成此项事业。

  林爱光说,天宝陂背后的点滴,也激励着一代代福清人对先贤留下的水利遗产心存感恩、用心守护。

  旱则引灌 涝则疏导

  “天宝陂到出海口有19.75公里,河短流急,在这类河流上筑坝,如何抵御洪水和海潮冲击,考验着建设者的智慧。”国家灌排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丁昆仑表示,细细分析天宝陂的修建细节,别具匠心的精妙之处让人拍案叫绝。

  精妙之一,在于选址独特。

  “天宝陂处在感潮断面上,扼守着龙江的水势,拒咸蓄淡,位置关键,选址精妙,在航运、引水、灌溉、泄洪、排沙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丁昆仑说,天宝陂选址在河流弯道下游河势较高处,上游有足够的集雨面积及水头,在河上筑坝,可拦蓄淡水,抵御咸潮上溯。同时,利用弯道环流原理,水砂分离,引清水自流灌溉,充分体现了顺应自然的高超智慧,直至今日仍然具有借鉴意义。

  精妙之二,在于工程设计。

  “与都江堰一样,天宝陂在坝的上游是一个很大的弯道。”丁昆仑说,天宝陂堰采取斜向布置,200多米长的坝轴线看似浪费了人力物力,但从现代水利学来看,坝轴线越长就越能增加坝体的泄洪能力。天宝陂的精妙设计,保证坝体上游水位更低,从而降低洪水对坝体的冲击力,更能延长坝体的生命周期。同时,独特的拱形斜向布置,则让天宝陂与河道右岸形成漏斗状,有利于枯水期取水口顺畅取水。这种工程布置是近现代鸭嘴堰、异形堰等长轴线堰坝的鼻祖。

  精妙之三,在于先进技艺。

  福建地方志《淳熙三山志》由宋代梁克家撰写,其中有一段这样的记载:元符二年(1099年),知县庄柔在天宝陂旁大树下审案,败诉者被罚搬石修陂。其中提到的铁汁固基,是当时极为罕见的工艺。修建中,古代人民利用铁汁将坝基浇筑在一起,使铁汁与砂卵石黏结形成不透水层。同时,利用俗称“将军柱”的石柱增强坝体受力,有效解决了坝基和坝体结构牢固问题。

  天宝陂不仅建造过程中处处精妙,如何维护,古人同样细心考虑。宋代在天宝陂设立专管机构,旱则引灌、涝则疏导。彼时建立的“岁勤修、预防患”制度更被视为现代水利设施管理的雏形。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明晓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