措勤县公安局原局长蔺江平:把赤子之心刻写在藏西大地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4-28 15:06:31

  他用脚步丈量着海拔4700米的“生命禁区”;

  他用忠诚与担当书写了20年的警察生涯;

  他把赤子之心刻写在高寒缺氧的藏西大地;

  ……

  他,就是措勤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蔺江平。2020年12月17日晚,蔺江平在措勤县公安局值班备勤室值班时,因过度劳累引发高原性脑水肿和肺水肿,倒在床上,再也没有醒来,生命的钟摆,定格在39岁。

  中国西藏新闻网讯 2000年7月,蔺江平专科毕业,毅然选择去父亲曾经奋斗过的地方工作——阿里;从父亲蔺富贵进藏,直到2014年从阿里地区看守所退休,在西藏一待就是40年。

  弟弟蔺新平记得,小时候,母亲火玉兰带着他和哥哥在新疆生活。每隔半个月,父亲都会开着一辆蓝色东风运输车,出现在位于新疆叶城县的阿里办事处大院。

  每当听到车子的“轰隆”声,兄弟俩就会跑去路口张望。东风车的引擎盖上印有警徽和“公安”字样,蔺江平就看着警徽和“公安”两个字出神,跑回院子里叫起来,“‘公安’回来啦!”这常常引得邻居一阵哄笑。

  “爸爸,‘公安’是什么意思呀?”“爸爸,你这次为什么没穿警服呢?”在蔺新平眼里,哥哥对与警察有关的一切都怀有好奇心,“那个时候,我哥可能就对警察这个职业无比向往了吧。”

  “同志们很辛苦,荣誉是他们应得的”

  201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东侧观礼台,来自西藏阿里的代表加增平措列席,他在感受大国强军力量之余,心里还默默感激着一个人:蔺江平。

  一个月前,作为泉水湖检查站站长的蔺江平收到一封邀请函:赴京参加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收到信函后,蔺江平对政委加增平措说,“你比我来得早,资历也最老,就委托你代表检查站去领奖吧。”

  “其实,蔺站长只比我晚来几天。”加增平措向记者解释道。

  蔺江平因公殉职后,措勤县公安局副局长魏立在为他写事迹材料时,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局长竟然连一个像样的荣誉都没有!

  面对荣誉,蔺江平常常都是先人后己。仅在泉水湖检查站工作期间,他把“优秀公务员”推荐给了格桑云丹、“优秀共产党员”推荐给了顿珠……当人们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他只是笑了笑说:“我作为领导,哪能抢功劳呢!同志们很辛苦,荣誉是他们应得的。”

  但在实际工作中,蔺江平却总是身先士卒。泉水湖检查站位于新藏两区交界,素有藏西“北大门”之称,这里海拔高达5118米,年均气温在零下20摄氏度,条件艰苦,执勤任务繁重,蔺江平又把自己编入了最艰苦的巡逻岗位。

  2018年夏天的一个午后,蔺江平照例带着民警外出巡逻。皮卡车开到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不慎陷入泥沼,通讯设备也没了信号。

  夜幕降临,草原上刮起了强风。面对随时可能遇到的危险,蔺江平沉着应对,一边让同事到附近山上搜信号,一边拿起工具,与其他同事一起处理陷入泥中的轮胎。

  到了交接时间,检查站的民警还没等到他们的同事,便开着警车去搜寻。直到深夜11点多,他们在一个偏僻的荒原发现了蔺江平。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蔺江平,一位年轻民警说:“还以为你们发生了意外。”

  “放心吧,有我在,没问题!”“小事儿,交给我!”这是蔺江平总会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他就是这样:执行任务,冲锋在前;申报荣誉,却甘为人后。

  “基层条件艰苦,要多关心基层民警”

  2019年12月,蔺江平调任海拔4700米的措勤县,担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新的岗位赋予他新的使命。

  如何做好全县政法工作、维护县域社会大局稳定?经过思考,蔺江平开始了基层调研。

  警务站民警贡觉次旦回忆说,蔺江平调研时问得很详细,不仅问了工作上的事,还问了家庭情况和个人情况,“感觉他很亲切、很关心人。”

  全县五个派出所、一个检查站、两个警务站,蔺江平在一年内不知跑了多少次,不少民警都能直接叫得出名字,杨峻就是其中一位。

  杨峻于2016年被派驻到美朵一级公安检查站工作,这里海拔4900多米,环境恶劣。三年多来,他的身体出现心跳过快、头痛、牙齿松动等症状,“最痛苦的是失眠,有时整晚睡不着,第二天上班也无精打采。”回忆起驻站时的经历,杨峻说。

  作为全县政法系统“一把手”,蔺江平对基层民警生活尤为关注。2020年9月2日晚,措勤县公安局403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坐在主席台中间的蔺江平说:“基层条件艰苦,有的警员长期带病在岗,有的同志驻站长达六七年,要多关心基层民警,应该适当轮换……”

  很快,一份基层民警调整岗位和增加伙食补贴的通知下达,全县137位民、辅警中,有近一半人员都得到了轮换,杨峻也被调整到条件相对较好的达雄乡派出所。

  “我这辈子热爱警察事业,如果要离开,一定是脱下警服的那一刻”

  “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没了呢……”措勤镇达东村二组的拉吾石曲得知蔺江平出事后,心里很难受,嘴里不停念叨着。

  2019年12月,蔺江平多了一个身份——措勤镇包镇领导,督导脱贫攻坚工作。

  为了尽快掌握全镇情况,他与镇上的干部搭伙吃饭,三句话不离巩固脱贫:“一季度工作进展得怎么样啦?还有几户没退出?”“上次提到的几个贫困户情况有好转吗?”……了解到全镇虽已脱贫,但还有一些群众存在“等靠要”思想,他带头宣讲党的惠民政策;得知还有少数牧民发展动力不足,他走村入户察民情、解民困。在措勤县一年,每季度一次的“走亲戚”结对帮扶活动,他一次都没落下。

  如今,拉吾石曲一家早已脱贫,他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他的“亲人”却永远地离开了。

  蔺江平对待群众尽职尽责,在家人那里却失职了。

  “老婆,我过两天就要休假了。这次回去,一定带你和娃儿到云南看看。”这是蔺江平生前承诺过无数次的事,遗憾的是,他却一次都没兑现过。

  “他太忙了!亏欠家里实在太多……但我还是很心疼他。”远在成都的妻子雷梅知道,丈夫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导致胃病加重;有时候下乡,随身携带的几个饼子或者干馒头都是充饥的美味;由于常年高负荷工作,丈夫这个看似健壮的青年,其实是个“药罐子”,速效救心丸、高原安、肠炎宁、芬必得以及各种中药塞了满满一柜子!

  “江平,干公安太辛苦了,你就没想过调去其他部门吗?”一位老同学曾关切地问道。他回答说:“我这辈子热爱警察事业,如果要离开,一定是脱下警服的那一刻。”(张宇)

作者:张宇
责任编辑:王靖羽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