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头跪坐人像前所未见 或还原古蜀祭祀场景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5-31 10:55:20

  华西都市报讯 5月28日,“走进三星堆读懂中华文明”主题活动在广汉三星堆博物馆举行。当天举行的“中华文化全球推广三星堆推介会”公布了三星堆遗址6个祭祀坑的最新发掘成果,截至目前,此次发掘已累计出土重要文物1000余件。

  5月30日,广汉三星堆遗址,室外最高温度达到28℃,但发掘舱内依旧保持着恒温恒湿。当天,三星堆祭祀区内,又新发现了包括“青铜鼓”“青铜人头像”“扭头跪坐人像”“带领玉璧”等一批重要文物。

  长53厘米的眼形器发现,再次证明古蜀人的“眼睛崇拜”;青铜鼓、铜铃,大石磬的成套发现,古蜀人礼乐系统或将跨越千年重现;全新的扭头跪坐人像、“化了妆”的青铜人头像等,又将为解谜神像和古蜀祭祀仪式带来怎样的新观点?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仍在继续,深埋地下的古老文明,正被徐徐掀开。

  53厘米眼形器

  用途仍是谜

  5月30日,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坑成功提取了一件青铜眼形器。该青铜器长53厘米、宽15厘米,平面呈三角形,中部有外鼓的眼珠。

  眼形器是三星堆文明中特有的器形,极具特色和代表性。发掘人员介绍,按照1、2号坑中的发现,眼形器有一体的,整体呈菱形,也有二分或四分的,呈三角形。30日提取的眼形器是一件二分眼形器,与之对应的一半被叠压在其下方。

  据3号坑发掘负责人徐斐宏介绍,这是3号坑目前出土的第三件眼形器,整个3号坑内还有约几十件类似器物,因有的初露头角,目前还未进行统计。

  据了解,1986年,三星堆2号坑曾出土眼形器71件,其中包括四分、二分及整体形态。有学者认为,眼形器的大量出土,再次说明了古蜀人的“眼睛崇拜”,其用途目前仍然是谜。

  大石磬、铜铃、青铜鼓

  三星堆礼乐初现?

  30日,8号坑内,一件形似喇叭的铜器在泥土中露头。它的边缘穿孔,中间有朱砂填涂,旁边还发现了一件铜铃。此前,类似的铜铃曾在该区域集中发现了8件。考古发掘人员推测,这件形似喇叭的器物,或许是一只铜鼓。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在8号坑西北角曾出土了几块石板。最初,考古队员以为是建筑材料,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拼合,石板给大家带来了惊喜。通过拼接,专家们惊讶发现,拼合的石板或许是一件长度达1米、宽52厘米的石磬。其中间有孔,可供悬挂敲击,目前该件仍然残缺,等待进一步发掘研究。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认为,此地出土的铜铃十分值得关注。他介绍,我国境内发现最早的铜铃出土于山西陶寺遗址。“铜铃的制作与兵器、工具不同,它是内范、外范合铸的工艺。这种结合铸造的工艺,是后来青铜容器铸造的先驱。”殷墟时期,铜铃演变成为铜铎,与鼓、磬等成为编组乐器。

  专家推测,这极有可能是古蜀人在祭祀活动中乐器集中堆放的位置。铜铃、铜鼓、石磬……或许,3000多年前三星堆人的礼乐体系,正逐步呈现在世人面前。

  扭头跪坐人像

  或还原古蜀祭祀场景

  30日,在4号祭祀坑中,新发现了姿势奇特的青铜人像——三件扭头跪坐人像,该造型在三星堆考古发掘中前所未见,是一种全新发现。当天提取出了其中一件。

  记者看到,这件人像呈跪坐姿态,双手合十,头扭向右侧,头上连接了一个长条形铜器。“4号坑里,我们发现了很多条状青铜器,最长的接近40厘米。这件人像头顶上的长条形铜器,或许曾连接着什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4号坑发掘负责人许丹阳说。

  王巍解释称,诸如此类新器型的出现,将丰富人们对三星堆遗址及其祭祀体系的认识,通过对出土器物造型的分析,人们可以更加具象地了解祭祀场景。

  据了解,4号坑内还有两件造型、体量一模一样的青铜人像。考古人员推测,三件人像可能是成套组合器物。

  时间跨度

  三星堆遗址年代

  从新石器时代晚期

  延续到西周早期

  5月28日下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为大家解答了关于三星堆遗址整体发掘进程等问题。

  唐飞说,三星堆遗址位于成都平原北部,大约有12平方千米。它首次发现于1929年,在之后的90余年里,共同展开了6次考古勘探和41次正式的考古发掘。目前遗址的重点区域已全部勘探完成,重点在3.6平方千米的古城。

  唐飞说,目前,有几个已明确的情况:一是城址的基本情况,已经发现了东南西北城墙,其中也发现了民居建筑、生活仪器,包括现在正在发掘的祭祀坑;二是大家关心的年代问题:三星堆遗址整体分为5期,年代从新石器时代晚期一直延续到西周早期。考古学推断上限年代距今约4400年左右,下限则根据碳十四测定比较准确得出,距今2950年左右。(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 戴竺芯)

作者:徐语杨 戴竺芯
责任编辑:王靖羽
来源: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