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乡村运营:十问临安模式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4-18 15:38:47

  中国小康网讯 记者 周传人 政府如何赋能乡村运营?如何结合乡村资源可持续发展?资源要素如何保障?运营模式如何培育、复制?运营主体地位如何确立、职能如何划分?考核机制如何制定?该遵循哪些理念?到底能赚钱吗、盈利点在哪?面临哪些困境和挑战如何破题?如何招引适合主体?4月,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请各路专家到龙门秘境村落景区商讨乡村运营问题,把重点突破的工作领域凝聚成十个主题,开展“头脑风暴”。

1.png

  关键词一:时机

  2021年2月,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既是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的一个标志,也是全面实施乡村振兴,奔向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从脱贫攻坚转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工作对象更广了,工作领域更大了,工作要求更高了,但如何建设乡村,运营乡村,还缺少工作把手,相关探索和经验。

  乡村运营,顾名思义,对乡村进行市场化运营——通过与爱乡村、会策划、懂营销的乡村运营师团队开展合作,将乡村资源优势、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

  2017年4月,临安创造性地提出“村落景区”概念,编制了《村落景区临安标准》,并开始招募乡村运营师。3年多来,一大批年轻人在乡村施展才华,一个个项目落户青山绿水间,一批批游客住进村居农家,临安乡村迎来了翻天覆地的“蝶变”。

  2019年12月,《临安区激活市场力量振兴乡村调查报告》获得现任浙江省委书记,时任省长袁家军批示:“临安经营村庄的理念和引入市场主体发展村落景区的探索,是推动‘两进两回’的有益尝试,值得充分肯定。

  此外,临安运营做法还写入2020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总结临安村庄经营好做法,发挥市场机制,更好推动‘两进两回。”

  如何在新的乡村发展时期中进一步全面高质量推进乡村运营,临安把需要重点突破的工作领域凝聚成十个主题,直指乡村运营的核心难题和困惑,并召集权威专家参与圆桌论坛为其答疑解惑,显现出临安打造乡村运营样板典范的决心和担当。“乡村运营是个系统化的大课题,不可一蹴而就,希望借助专家学者把脉问诊,好好地探讨临安模式的未来之路,为全省乃至全国形成可持续、可复制的经验。”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局长陈伟洪表示。

2.png

  在圆桌会议前一天,《小康》杂志社副社长赖惠能带队,专程调研临安乡村运营工作。

3.png

  “乡村运营或将成为县域乡村振兴的重要把手。”赖惠能表示,当前乡村振兴的痛点和难点在于运营,临安这两三年来一直在探索的“乡村运营商”工作是非常有价值的。首先是“乡村运营商”的定位,在村两委的领导下,作为村经济合作社的合作伙伴,是整村运营的操盘手;其次是“内培外引”,产生的渠道多种多样;第三是“以奖代补”,先做后考核再兑现,以实效说话;第四是本土运营商与城市运营商有效衔接,效果明显;第五是积极参与乡村治理模式创新,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把手、重要力量。切实体现了“解码浙江”精神:真正以人民群众利益诉求为导向,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方式倒逼政府职能转变,从而实现创新治理的目标。也是真正展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内容。

  关键词二:边界

  临安乡村运营模式试图厘清有为政府与有效市场的边界,在实践中,找到政府、运营商、投资商、村集体、村民、专家等自身的“角色定位”。如何市场化运营好乡村也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如何充分振兴乡村。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在临安青山湖街道,针对入驻的团队,已经开展“试运营两个月”试点工作:运用“赛马”机制,保障“中标团队”时刻不懈怠……

4.png

  原浙江省政协秘书长、浙江省咨询委乡村振兴部部长陈荣高表示,乡村运营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做好明确分工,形成政府主导、市场主体的协同作用机制,才能发挥事半功倍的效用。

  浙江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张明生表示,乡村运营的模式分为能人治理型、村庄公司型、乡村运营师主导型、职业经理人型和企业主导型,纵观临安的发展模式,涵盖了以上所有类型,但临安又在制度、机制、模式上有所创新。“协调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就意味着根据每个村的实际情况实施不同的运营模式,辅以不同的‘智囊团’,同时还要充分调动村集体力量,让一群人都动起来。”

  关键词三:共富

  要做好乡村市场化运营工作,算不好“账”可不行。

  “龙门秘境”运营投入8000万元,2018年至2020年,相关村集体收入从400万元增至960万元,村民收入从3万元增至4.6万元……现场,记者翻开《杭州市临安区“天目村落”运营情况汇编》,发现里面非常详细地记录了运营的“账目明细”。

  “考核是把握路径方向正确的保障,是乡村运营的‘指挥棒’。”原黄山市旅委副调研员钱昌欣认为,乡村运营是乡村振兴大背景下乡村寻求发展的有效路径,市场化发展不意味着放任不管,政府应该通过考核手段,牢牢把握产业兴旺的发展方向,对乡村运营商进行规范、督促和把关,同时也要形成考核各级政府赋能乡村运营成效的机制。政府主体要借助考核对运营商设立一定的门槛,为乡村筛选有文创策划能力、有集聚资源能力、有市场运作能力、有乡村情怀的运营商;考核的内容要围绕产业振兴乡村,才有利于盘活资源、带动经济;考核的评估标准要尽可能量化,减少定性评价,用市场的眼光去衡量运营绩效,减少对运营商的行政化要求;要把考核的思维贯穿于工作推进的全过程中,及时发现问题,把握正确方向。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除了将市场机制引入乡村,临安的乡村运营更加注重与村民的共存和共生——开拓村民思维、引导村民行动,带领村民共富,是对浙江“共同富裕”道路的深入实践和探索。

  “在此过程中,临安还需特别注意处理好运营团队与当地农民的关系,打好跟农民的感情牌、跟村集体的经济牌,团结更广泛的力量共建乡村。”浙江省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应用技术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徐云松表示,农村的基础是农业,临安应对外引进社会化农业,并将农业与其他产业进行融合,围绕农业撬动农业,释放更大的经济效益,做好“三农事业”。

5.png

  浙江省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应用技术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叶乐安,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副教授胡斌,黄山市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系党总支书记吴东方,浙江远见旅游集团规划研究院院长孔长耿,浙江农林大学园林学院环境艺术系主任斯震,浙江旅游职业学院教授、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法律顾问傅林放,深澳百匠慢生活态文化综合体项目发起人、杭州裕禧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宋凯等专家也分别从自身工作经历和认识出发,分享了对于乡村运营的系列建议。

  “听完众多专家高屋建瓴的发言,我深感此次会议开得既及时又非常有必要,这不仅仅是对乡村运营模式的一次剖析,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为乡村运营过程中出现的痛点难题,寻找解决的答案。”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一级调研员吴健芬表示,希望以此次圆桌会为契机,临安能形成常态化的专家研讨机制,搭建乡村运营经验沟通交流分享平台,总结一批不同模式的乡村运营案例和典范,建立科学有效的动态评价考核机制,培育一批专业机构和运营团队,让临安的乡村成为浙江“走在前列、永立潮头”、打造“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鲜明窗口。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也将为临安的实践提供最大力度的支持。

作者:周传人
责任编辑:康小君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