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从小女孩到大女生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2-07-05 08:17:10

  6月25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暨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2022届毕业典礼上,特邀嘉宾杨澜发表了演讲《书写你的传奇》,那句“请保持微笑、请不卑不亢”,让台下的女生为之动容。

  杨澜,提到她,人们脑海中就浮现出新时代独立女性的剪影,自信强大,从容潇洒。2021年她的新书《大女生》出版,2022年初她的同名访谈节目《你好!大女生》也已经播出,她带我们看到更多的女性力量,不仅她自己是“大女生”,还有千千万万的女性都坚持走在做自己的路上,自我发现,自我成就,她们也是这个时代的“大女生”。

  外婆是她的勇气之源

  杨澜,一直在享受着生命的无限可能,也在探索着女性的更多风采,她用她的生活经历带给越来越多的女性力量与鼓舞。她也是从“小女孩”成长为“大女生”的,但这与她灵魂的成长未必同轨,她自己,一直是个“大女生”,即使是在“小女孩”的时候。

  杨澜10岁之前,一直在上海的外婆家生活,那个时候的她还是小小弄堂里的一个小姑娘,她喜欢和男孩一起爬树,喜欢在太阳底下玩耍到一身泥土。追忆许多年之前,杨澜的外婆吴厚云就曾因为反对家里安排的婚事,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打工,她就是那个年代的叛逆女性。于是坚毅独立的外婆成为了杨澜乘风破浪的勇气之源,也成为了她心中勇气的榜样。多年后,当她回想起自己为什么有勇气离开《正大综艺》远渡重洋求学时,她总会想起外婆,这或许也是留在骨血里的胆气。

  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少女,带着初生牛犊的热血来到中央电视台面试,编导在给予了她肯定之余,也表达了他的质疑:“我们觉得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是觉得还是不够漂亮。”杨澜清楚自己不算是容貌惊艳的人,但是也从未想到长相会成为自己的减分项。这让当时的杨澜对自己产生了小小的质疑与失落,回到家后,母亲的一句话,让她豁然开朗:“这有什么关系,这样的你才是生动的你!”母亲的悦纳与支持让杨澜明白,自我接纳也是勇气的一种。

  女儿是一个“大女生”

  从小女孩到少女,再到母亲,杨澜遇到了自己的小女孩——她的女儿。女儿好像也带着这份家族基因中传承下来的大胆与勇敢,在很小的时候就对所谓的公主传说不以为然:“白雪公主只是漂亮,但是什么也不会做。”杨澜对女儿的想法表示很认可:“同样的故事,年轻一代的女性她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对于杨澜来说,她的女儿并不是一个小女孩,就是一个“大女生”。

  在《大女生》的自序中,第一句话就是:“女人这两个字似乎总与‘小’联系在一起。”女性在小的时候总会被教导要温柔、乖巧,甚至要讨好,走到社会当中女性也自然而然被认为应该是陪衬与辅助的角色,就像“大”永远对应着“小”,女性似乎永远被标签与看法束缚,被禁锢在“小”而“美”的怪圈中,自己无法突破,并且渴望得到他人的拯救。

  但是,杨澜对女儿的教导从来都不是传统意义上对女性的规训。她会鼓励女儿去参加户外运动,去踢足球,去奔跑流汗,去晒得皮肤黝黑而健康。杨澜觉得,“她很有独立思考和批判的能力,她在大学电影专业的学习中也会融入女性主义的批判和分析,这是让我很欣慰的。”

  女儿也会跟她探讨,为什么都是在教导女性要保护自己,要在穿着打扮上保守小心,为什么不去教导男孩子尊重女性?杨澜对女儿的教育让女儿认识到了社会上存在的性别问题,同时这也反向影响了杨澜对于儿子的教育。杨澜认为性别平等的教育不仅仅应该是针对女儿,对于儿子她更应该去告诉他该怎样尊重女性。

  没有一个标签能概括她

  “不妨去试一试。”是一句自我鼓励,也是杨澜一直在践行的。她大学的专业是英语,从未接触过播音主持的她来到了中央电视台,想要试试去做一个主持人,于是她登上了《正大综艺》的舞台。后来,她又想去试试做编导,做制片人,于是有了大中华区第一个以历史文化为主题的卫星频道——阳光卫视。再后来她又把目光转向了企业,现在成为了天下女人传媒与教育集团创始人。她有太多的身份,是主持人,是制片人,是出品人,是作家,是申奥陈述人,可是却没有一个标签能概括她。她永远在路上,在突破中发现新的自己,在尝试中收获别样的乐趣。

  “并不是说走出舒适区就是一直在做不擅长的事,恰恰相反,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知道自己的边界,比如你的优势,然后就是要把这个优势发挥到某种极致。”她一直都清楚自己的优势与不足,她看得到“水桶理论”中的短板,也善用“打枣理论”中的长杆,没有人是完美的,与其在短板上费尽力气,不如扭头用长杆一击命中。“当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到我热爱和我擅长的工作上时,这反而是扩大了我的舒适区。”

  在杨澜目前的团队当中,女性占到绝大多数,她们也都是杨澜眼中的“大女生”,她们独立自由,富有创造力,更重要的是她们各有所长,多样的伙伴共同围成了一个木桶,组成了一个团队。杨澜认为自己更喜欢传媒性、创造性的工作,可能对于事务性、管理性的工作则不然,那这时团队的力量就可以把她的短板补上,让她能够专心地做擅长与合适的事,也让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能有效利用自己的优势,在自己的舒适区中所向披靡。

  助力女性自我发现

  “我觉得大女生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自我认知,同时能够悦纳自我,就是要接受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当被问到如何看待最近网络流行的“与自己和解”的内容时,杨澜认为悦纳自己很重要。她说,女性常常被外界赋予的标签蒙蔽双眼,从而看不到自己真正的价值。社会期望女性做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妈妈,女性的价值也被这些标签所定义,但是“真正闪光的不是珠宝,珠宝只是在折射你的光芒。”如何拨开层层迷雾发现自己,一直是女性在寻找的答案,也是杨澜一直在努力去做的。

  从《天下女人》栏目中聚焦女性群体,到创建中国职场女性社区“天女网”,再到编织“天下女人研究院”“天下女人研习社”的女性教育矩阵,围绕着“女性”,杨澜一直在做,也做了很多。

  她采访过很多对象,许多人都是她心中的“大女生”,有从编制内离开的青年演员蓝盈莹,有为了等到好的剧本宁可不拍戏的实力演员殷桃,也有享受自己“大号魅力”的举重冠军巩立姣,她们或许不符合社会对完美女性的定义,也没有遵循社会公认的女性路径,她们甚至是特立独行的,是敢于不同的,是为了冲破而奋力一搏的,但是“她们是自己生命的主人。”即使一开始并不被看好,但是依然跟着自己的心去做了,这就是很勇敢的事,这份勇敢与结果无关。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给予一次机会,让他充分地施展和成长。”杨澜如是说。发现自我从来不是站在原地思前想后,尝试去迈出第一步,才能清楚生命的走向。对于女性的自我发现与积极探索,杨澜说:“在这种勇敢的探索过程中,只要知道自己的底线,就不要去怕摔倒,也不要怕失败,因为这都是学习必然要有的过程。”没有人的成长是不经历迷茫的,也没有一条路是万无一失、提前预设的,人生的美妙恰在于它的惊心动魄与瞬息万变,放弃尝试就是放弃可能,放弃新的际遇,如果可以,不如去试一试 。

  自定义的生活方式

  世界是多样的,女性也是多样的,但是似乎社会当中的标准是固定的,是人们约定俗成的。杨澜并不认为女性应该被标签束缚,女性可以活成任何她们想要的样子,可以强大有力量,也可以理性有逻辑,而不是只有柔弱、感性这样的印象。“大女生不是一个新的标签,而是一种选择,一种自定义。”杨澜说,在人生的道路上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能人云亦云。外界的声音有很多,父母、好友、爱人,他们都会对你的人生提出建议甚至指手画脚,但是不能因为世界的嘈杂就对自己内心的期望装聋作哑,聆听自己,认清自己,做自己。当你因为外界的声音而感到压抑和痛苦,当你感到自由被无形的绳索束缚,不如暂时堵上耳朵,听听心里的回音,迈开你的脚步去尝试,让心带着脚去走,自己的生活应该由自己定义。

  “这个世界就是应该让每一个生命都能够全面地发展,释放出自己的潜能,这才是一个好的环境。”万物生长竞自由,不同与多样让每个人都能各抒己长。杨澜认同每个女性都应该去追求自己的生活,做自己的选择。杨澜一直敢于突破与尝试,这也让她常常被戴上“野心勃勃”的帽子。当她主持《正大综艺》之余学习电视编导的时候,当她创办阳光卫视电视台的时候,在她看来的踌躇满志与高歌前行都变成了他人嘴里的“野心”,但是杨澜不接受这个评价,她说,这是“理想远大”。她不明白,为什么男性做了同样的事会被夸赞有“雄心壮志”,但是女性做就是“心怀叛离之心”。女性的脚步不应该被这样质疑与定义,正如《大女生》中一文章的标题所言:请把“雄心勃勃”改作“理想远大”。

  写书是一等一的苦事

  “读书是一等一的好事,写书是一等一的苦事。”从小杨澜就很喜欢阅读,不论是内容带给她的精神富足,还是翻阅带给她的独特体验,在她看来电子书永远无法代替纸质书,翻动的声音,纸张的触感,都是独特而有温度的。

  疫情期间居家是难得的一次慢下来的契机,她2周时间看了15本书,写了2万多字。虽然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可思想没有,《大女生》就诞生在这期间。这本书的初稿都是杨澜手写的,她说她享受笔尖与纸张摩擦产生的沙沙声,安宁而有质感,在那个有点慌张的时期给了人一剂心灵的安慰,似乎是某种稳定的依靠,有种落地的踏实感。

  当然写书也是辛苦的。当满腔的想法想要表达的时候,就像骑单车追赶公交一样,拼命地书写,生怕抓不住那一刻的灵感。有时满脑子的思绪,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怕自己不能表达清楚,无法把心中的想法有效地传达出来。

  表达的目的是分享,杨澜希望自己的书可以为需要的人提供一种工具,为读者带来一点点乐趣。她还记得有一位读者曾经带着1997年出的第一版《凭海临风》来找她签名,那是她的第一本散文集,距离今天也已经过去25年了,时隔这么久还有人能够记得,这对读者来说是很重要的珍藏,对杨澜来说也是深深的慰藉。“我觉得岁月可以冲淡很多东西,可以让很多东西变得陈旧,但是哪怕能够微小地触及到别人的心灵或者生活,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我都觉得那是一种巨大的荣幸。”不只是通过文字与书籍,杨澜一直致力于的女性社群也通过内容、课程、咨询等方式为这个时代的女性提供能量补给。正如她在书中写道:“我把书名取为《大女生》,是因为今天的女性,可以理直气壮地用第一人称来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是她所希望看到的,也是在慢慢实现的。

  本版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郭佳 实习生 李正阳

  摄影/北京青年报记者 王晓溪 统筹/满羿

  经历

  22岁当主持 53岁出新书

  ●22岁,大学尚未毕业就被选为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节目的女主持人。

  ●26岁,荣获中国首届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却放弃央视当红主持人的身份,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及公共事务学院进修。

  ●30岁,制作并主持中国电视第一个高端人物访谈节目《杨澜访谈录》。

  ●32岁,创业成立阳光媒体集团,专注于优质内容生产和品牌打造。

  ●33岁,成为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形象大使和陈述人。

  ●36岁,创办了主要针对中国都市女性的大型谈话节目《天下女人》,并由此发展成以电视、网络和教育培训为平台的互动式跨媒体女性社区。

  ●41岁,被全国妇联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

  ●33岁-43岁,担任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提交慈善公益尽快立法、文化事业中如何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及母婴健康等二十多个提案。

  ●46岁,创办“天下女人国际论坛”,搭建女性平台,为性别平等发声。

  ●47岁,担任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陈述人。

  ●48岁,创立女性非学历终身教育平台“天下女人研究院”。

  ●51岁,创立女性成长智库“天下女人研习社”。

  ●53岁,新书《大女生》正式发售。

  ●54岁,推出女性纪实访谈节目《你好!大女生》,与10位“大女生”对话交流。

  声音

  “她有思想,与众不同”

  辛少英,央视著名编导,原《正大综艺》制片人、总导演:“杨澜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她有思想,与众不同。杨澜的主持也给《正大综艺》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

  单霁翔,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澜老师做了一档非常有影响的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节目《匠心传奇》,她能够通过一集一集的内容把对文化遗产保护的贡献输出出来。 2001 年的时候,她就代表我们国家参加 2008 年奥运会的申办。通过这些活动我们能够感受到一位知识女性对于国家、对于民族、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大爱。”

  王振耀,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长:“我和杨澜小姐认识的渊源是因为公益,那年要召开中华慈善大会,杨澜及她的慈善行为其实是受到了国家的表彰,得到了中华慈善奖。杨澜女士主办的巴比晚宴让中国的企业家和比尔·盖茨、巴菲特能够通过晚宴的方式进行沟通,打开了中国慈善和中国企业家向善的一扇大门。”

作者:郭佳 李正阳
责任编辑:王一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