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大赛》:新喜剧不一定都好但只有旧喜剧真的不太好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2-01-22 09:37:08

  ◎郑捕头

  为期三个月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下称《喜剧大赛》)落幕,年度喜剧社团、年度喜剧搭档等奖项花落各家。

  同为喜剧综艺,《喜剧大赛》引发的反响看似不如《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四季,但它给喜剧行业带来的影响不可小觑。脱口秀表演基本都是单打独斗,而《喜剧大赛》呈现的作品少则三两人,多则十几人参演,比脱口秀更为复杂和多元,更容易被观众当作一种“剧”对待。

  通过这样一季节目推出了蒋龙这样的优秀喜剧演员,六兽这样的多产喜剧编剧,还有《笑吧,皮奥莱维奇!》等精彩的喜剧作品。

  新形式

  《喜剧大赛》打造的作品有意避开了相声和小品,主打素描喜剧(Sketch Show),兼顾漫才、默剧、独角戏等形式,这些都可被称为新喜剧。

  抛开喜剧类影视剧,30多年来观众看到的舞台喜剧一般是相声和小品。

  相声的历史比较长,1980年代经由电视晚会的放大,成为观众最为喜爱的喜剧形式。不过进入九十年代后由于种种原因,相声逐渐走入低谷,直到2005年因德云社的走红再度受到关注。而今尽管相声行业社团众多,热热闹闹,但“全国相声团体一张节目单”的现状也开始惹人诟病。

  小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崭露头角,九十年代后替代相声成为最受欢迎的喜剧形式。不过赵本山、黄宏等人淡出舞台,近十几年来小品也逐渐受到冷落。其间《欢乐喜剧人》节目曾带来惊喜,但“喜头悲尾”等套路很快又令小品归于沉寂。

  近些年脱口秀受到瞩目,尤其《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破圈。随着它的热度走高,对新喜剧的欣赏氛围得以形成。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不再满足于听传统相声,看晚会小品,他们想要被不套路的、与现实更贴合的笑点逗笑。

  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召集一批有着新喜剧思维的演员和创作者,把目光瞄准了新喜剧。

  新思维

  这些年,晚会小品的一大问题是“喜头悲尾”。前面想办法把观众逗笑,到最后一定要来个“两张皮”的转折,上一个几乎上不去的价值,想办法把观众惹哭,好像不这样就显得不高级。但对于观众来说,其结果是既没有被逗笑,也没有被惹哭。哭笑不得之外,看到的只是满台的尴尬。

  这也许跟陈佩斯说过的那句话有关——“喜剧的内核是悲剧”。陈佩斯本来是在一定语境下讲出的这句话,后来却被奉为金科玉律,对这句话的错误使用使得舞台上的作品越来越不走心,越来越无法引发共鸣,很多时候已经很难再被称为喜剧。

  再看《喜剧大赛》上的作品,大部分抛开了“喜头悲尾”的设定。且不说《三狗直播间》《父亲的葬礼》这样的纯搞笑作品,《最后一课》《反诈银行》即便带有一些悲凉的成分,结尾的情绪处理也是点到为止。《走花路》《笑吧,皮奥莱维奇!》倒是能让人哭出来,但并不硬凹。

  从第一期节目亮相,《喜剧大赛》就提出“没心没肺,快乐加倍”的宗旨。这就是在提醒看惯了喜剧小品的观众,不用带着那么多负担和任务看这些新喜剧,别太追求作品的价值和意义,才更有可能被它们逗笑。某期节目中一位参演演员接受采访,屏幕上打出的花字是,“喜剧的内核是喜剧”。

  当然节目中也呈现过喜剧理念的冲突,最突出的就是如何看待“狗坨子”风格的《三狗直播间》。现场有资深小品编剧提出,这种为了笑而笑的喜剧水平不高,马东则旗帜鲜明地反驳,喜剧能把人逗笑就行,非要从中找意义有些悲哀。而其后《三毛保卫战》《笑吧,皮奥莱维奇!》等作品出现,连马东在内的很多人又开始感叹,喜剧还是有高下之分。

  身为相声大师马季的后代,自身又做过多年带来欢笑的节目,其实马东对喜剧一直有自己的态度。他认为喜剧首先就是要好笑,其次才是好哭,如果能做到两者兼顾,那就是最佳状态。《笑吧,皮奥莱维奇!》最终能获得最受行业瞩目奖,就是由于这种原因,它是喜剧人写给喜剧的情书。

  新创作

  这些年我们在晚会上看到的小品作品本来文本就比较套路,又被演员套路着去演。春晚小品表现贴近现实的方式是常常使用网络流行语,且不说到春节直播时这些流行语还流行不流行,“给力”“我勒个去”从那些“春晚常青树”的口中说出,年轻观众接收到的是一种“强努”,效果适得其反。

  而《喜剧大赛》的很多作品击中的是如今活在互联网上的人们的痛点,哪怕表演者不说网络流行语,观众也能深谙其妙。参加《喜剧大赛》的演员大部分都不是专业喜剧演员,不少人是第一次演喜剧。蒋龙、史策是名气不高的影视剧演员,宗俊涛是话剧演员,正是由于他们在表演时以演正剧的态度完成喜剧表达,让角色显得更加可信,这正是他们的可贵之处。这些喜剧新人被一些拍摄喜剧经验丰富的公司看中,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能在更多的喜剧影视中看到这些新人的身影,这实在是行业之福。

  从《喜剧大赛》第一期开始,观众就能发现这个喜剧综艺的一大变化,那就是对幕后编剧的尊重。

  首先在作品字幕上,编剧的名字处于醒目的位置,字号大小与演员名字相同。而在以往的一些喜剧综艺中,编剧的名字总是一闪而过,有些时候甚至不被标注出来。

  节目中给了编剧很多镜头,编剧六兽、于奥、还珠等人常被主持人和嘉宾提及,编剧还会现场阐释自己的创作想法。而到最后的颁奖礼,年度编剧是一大奖项,奉献出十几个优秀剧本的六兽实至名归。六兽是脱口秀演员,对喜剧尤其是新喜剧有深刻的认识,这次从脱口秀舞台转到Sketch幕后,一战成名。

  以六兽为代表的这些新喜剧编剧,他们儿时因观看晚会小品而爱上喜剧,长大后投身喜剧行业,逐渐看到小品的套路化积习,而后试着去突破常规。具体到《喜剧大赛》的作品中,思路更加天马行空,如《父亲的葬礼》《当男人踏进民政局后》,主题也更加贴近网络新生代的现实,如《偶像服务生》《互联网体检》。

  新希望

  当然,对于《喜剧大赛》上的作品,观众也并非一概叫好,但节目组还是看到了新喜剧带来的新希望,否则也不会第一季节目还未结束就发出第二季的召集令,邀请更多演员和编剧参与。

  每个人都可以定义自己心目中的好喜剧,喜剧也不是不可以被定义,但更为重要的是它一直在路上。新喜剧不一定都好,但如果永远都是旧喜剧,那就真的不太好了。

  况且新和旧并不完全对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上的好几个作品,都有向经典喜剧作品致敬的段落。不忘经典,敢于创新,这才是喜剧该走的路,这样才能为观众带来更多真笑声。

作者:郑捕头
责任编辑:王靖羽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