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者》剑指“忏悔录” 群像演绎信仰与人性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1-10 08:34:04

微信图片_20211108200143.jpg

“知道《忏悔录》吗?”

  “法国卢梭写的?”

  “不,是巡捕房的一份秘密档案。”

  谍战剧《前行者》正在北京卫视、腾讯视频、爱奇艺播出,本周即将收官。

  随着剧情进入尾声,中共地下党、国民党复兴社、日本特务,三方为了获得这份代号为“忏悔录”的秘密档案,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明争暗斗,信仰之下的人性抉择耐人寻味,令人动容。

  信仰的光辉 隐秘而伟大

  《前行者》以马天目(张鲁一 饰)和唐贤平(聂远 饰)这对出生入死兄弟的命运走向为叙事线索,两人都有一颗爱国救国的心,但是造化弄人,马天目加入了共产党,而唐贤平加入了国民党,因为信仰的不同,两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在故事的开头,知晓中共地下党在上海全部秘密的裴如海(霍青 饰)叛变,协助国民党抓捕共党来势汹汹。而马天目作为吴崇信单线联系的新人地下党员,是当时唯一没有暴露身份的,于是他担起了与唐贤平周旋、收集情报、营救同伴的重任,在转移“零号文件”、刺杀鹿有祥等行动中功不可没。

微信图片_20211108200153.jpg

  故事的前半段,马天目靠着与唐贤平过命的交情打入了国民党复兴社,又靠着智慧取得了巡捕房督察长的信任、成为了巡捕房的金牌包打听,将复兴社与巡捕房都耍得团团转。

  故事过半,各方势力都对“忏悔录”志在必得,马天目被党组织和复兴社同时委派了取得“忏悔录”的任务。然而,原本运筹帷幄,仿佛能够预判掌控一切的马天目,遭遇了一连串严重的失败,令他遭到党组织的怀疑,他甚至与组织失去了联系。

  这一切要从中共派来晨光领导上海工救会开始讲起,吴崇信给马天目派了保护晨光的任务,但是复兴社对马天目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于是决定让他刺杀晨光,以证明自己不是共产党。面对咄咄逼人的复兴社,马天目自然不能选择伤害晨光,于是他当机立断,跳楼逃脱。气得复兴社的“同伴”们直骂:“妈的,真是共党。”也气得唐贤平端起狙击枪瞄准马天目,但是马天目巧妙地利用地形逃过一劫。

  虽然马天目自己安全了,但他没有忘记晨光同志正暴露在复兴社的枪口下。于是,他铤而走险去巡捕房举报晨光是共产党,让巡捕房出动大量巡捕去抓捕晨光。面对一脸错愕的晨光,马天目小声耳语:“对面楼上有复兴社的杀手。”这看似是害晨光入狱,但其实是将晨光从复兴社手上救了下来,因为只要没有证据证明晨光是共产党,很快就能无罪释放。

  然而,事情从这里开始脱轨了。马天目托老板娘陆怡(韩雪 饰)帮忙找洋行伙计送一封信,信里藏了给吴崇信的秘密小纸条,约定了今晚在沪江公寓一起商量营救晨光。但是密信被裴如海偷看,裴如海将计就计在当晚血洗沪江公寓,整个公寓全员被害,但是吴崇信、大川、江韵清(郭晓婷 饰)三位同志逃过一劫,原来是公寓老板娘江汰清(郑罗茜 饰)对马天目有所怀疑,事先让他们在公寓外隐蔽,她准备先探探马天目,如果他确实无辜,再让吴崇信他们回来,一旦发现情况不妙,她就立刻开枪示警,让大川带着吴崇信逃跑。这一手准备歪打正着,让吴崇信从裴如海手下逃过一劫,但江汰清不幸牺牲了,而大川和江韵清也更确信马天目叛变了。

微信图片_20211108200157.jpg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唐贤平去了巡捕房,要求把晨光交给警察局处置。而巡捕房并未对晨光引起重视,随便就把人给了唐贤平,致使晨光遭到虐待、在昏迷中被人捏着手指在伪供上按了手印。有了这份伪供,唐贤平要求巡捕房抓捕共犯:贞德女中关校长。巡捕房并不愿意做这得罪人的事,但也不能明着对白字黑字的“证据”不认账,于是和马天目约定“我们负责捣乱,你负责救人”。可偏偏关校长在被马天目带到码头后还是死了,而马天目失踪了,这令党小组更加确定马天目已经叛变。

  多年后,当马天目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他已经摇身一变当上了巡捕房督察长。原来当年他在码头遇到唐贤平的追杀,不幸中枪落水,在医院休养了许久。当上督察长后,他终于再次遇到了江韵清,并托她向吴崇信带话:一定会完成最后一次见面时派给他的任务。而这个任务正是取得“忏悔录”。随着国共合作,晨光的儿子取回了父亲在狱中的遗物,发现了晨光留下的为马天目证明清白的材料。至此,党组织终于得知了马天目没有背叛,而且失联的多年中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信仰,即使无依无靠,仍旧一直在默默地为了“忏悔录”这个目标奋斗。

  其实,《前行者》的故事中隐秘而伟大的信仰光辉不仅仅闪耀在主角马天目的身上。这部剧的核心看点之一是马天目与唐贤平的“双雄对决”,聂远说:“在这部剧的人物设定当中,这两个人不可能去变,我们只能去站准自己的立场。情感,是固定的、是自私的、是个人的,但是立场、信仰,那是大的东西”。唐贤平虽然是残杀无数共产党员的侦缉处处长、复兴社特务,但他仍旧有人情味,也仍旧有爱国心。在故事的前半段他多次为了帮助马天目而四处奔波,还机缘巧合下成为了上海滩的缉毒英雄。

微信图片_20211102111526.jpg

  而地下党员的成员们,更是个个都有着隐秘而伟大的信仰,有着各自的高光时刻。地下党员陈烈(赵阳 饰),为保护“零号文件”壮烈牺牲,面对唐贤平的审讯和心理战,他有着异于常人的冷静,危急关头,他视死如归;沪江公寓老板娘江汰清(郑罗茜 饰)用演技撑起了一个怕惹事的普通上海女人形象,在她柔弱的外表下同样是对革命信仰坚定的忠贞,在沪江公寓灭门当晚牺牲自己鸣枪示警,让吴崇信等逃脱;江汰清的妹妹江韵清,在姐姐死后毅然加入共产党,一改往日冲动的性子,完美接过了地下工作的重担,同时在日本占领华界后还收留了大量难民,成了公认的“中国贞德”。

  群像个性鲜明 剧情精彩不断

  《前行者》这部剧用传统意义上的主角和反派去定义角色其实是不准确的,在马天目之外还有很多不可或缺、至关重要的角色,而唐贤平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反派。除了他们二位之外,剧中还有立场各异,却发挥着举足轻重作用的个性鲜明的人们。

微信图片_20211027121709.jpg

  在整个故事中唯一一个让国共双方都谈之色变的角色是裴如海。这个人原本是中共地下党员,负责了整个上海地下党交通站的建设,但是他背叛了共产党,去帮国民党抓人了。后来,他当上了国民党复兴社上海站的老师,整个复兴社上海站的特务都是他教出来的,但是他又背叛了国民党,去帮日本人攻占上海了。这个裴如海辗转三个阵营,而演员也将他的多疑、敏感,通过细致入微的表演,演绎得淋漓尽致。有评论说:“(霍青)扮演的裴如海瞬间在表情和姿态中带出一股如影随形的阴森,这种在动作表情之外四溢而出的情绪气息,成为他在这部剧中最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

  当裴如海投靠日本人,《前行者》前半部围绕马天目、唐贤平的“强强对决”,成为了争夺“忏悔录”的“三强对决”。

  清明节当天马天目遭遇刺客,于是他借题发挥要搞一场全上海六大巡捕房的联合演习,出动所有巡捕。而实际上,他打算趁着演习时“人去楼空”,大摇大摆地走进藏着“忏悔录”的密室,装箱、带走。

  而唐贤平得知了这场演习安排,敏锐地嗅出了马天目的计划。于是当晚他换上了巡捕房的制服,光明正大走进了巡捕房,敲晕了看守档案室的人。马天目听见动静从密室出来问:“你怎么没去参加演习?”结果被唐贤平一把枪抵住了眉心。“装,继续装。”唐贤平命令马天目继续把“忏悔录”装箱。

  另一方面,日本人也着急要“忏悔录”,裴如海分析出要想弄到“忏悔录”其实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偷。并且自信凭自己的身手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日本人偷的。于是夜幕降临,裴如海悄悄切开窗玻璃,翻窗进了档案室。此时正在密室里装“忏悔录”的两人敏锐地注意到了窗边的声响,立刻拔掉密室门上的钥匙,关门关灯等在门后。当裴如海用铁丝撬开了密室的门,他绝对做梦也想不到密室的灯会突然亮起,两把枪直直指着他的脑袋。

  然而,饶是如此意外的开局,裴如海仍旧一脸镇定,而且迅速察觉了唐贤平与马天目并非一伙的,而马天目和唐贤平也判断出了裴如海如今是帮日本人的。“三个贼”就这样在档案室里,一边谨慎地不弄出大的声响,一边追逐扭打抢夺装着“忏悔录”的箱子,一边裴如海还不忘劝说二人一起投靠日本人。

  这场“三强对决”以裴如海、唐贤平双双逃跑,但“忏悔录”没有被任何人得手暂时告一段落。事后,“忏悔录”的编纂者、密室大门的设计者、巡捕房老督察长范义亭哭笑不得地举着裴如海的那两根铁丝:“贼就是用这个开门的?”他给密室这扇门设计成了需要两把钥匙才能开门,钥匙一把在新督察长马天目手里,另一把在他的亲信陈亨利那里,可他万万没想到“贼”根本不用钥匙。

微信图片_20211108200200.jpg

  而整个故事中最让人看不透的角色是比埃尔洋行老板娘陆怡。在故事的开篇,她是一个柔弱的中国人,嫁给了法国人比埃尔。比埃尔死后,她哭着求马天目帮她打理洋行,说自己对经商一窍不通。后来她为贞德女中捐款,成为了女中的校董。又在一次宴会上救了范义亭的女儿,“巧合”地被这位老督察长看到了手臂上的烫伤,而这个伤口的位置同他前妻的胎记位置分毫不差,再后来,她嫁给了范义亭。然而,这么一个美丽、温柔又带头签名支持工救会活动的女性,竟然是日本人!就是她将马天目的密信给了裴如海,导致沪江公寓灭门;就是她朝着关校长开枪,令马天目遭到党组织怀疑;也是她,如今成为了距离范义亭最近的人,而范义亭正是“忏悔录”的编纂者。

  当陆怡嫁给范义亭、马天目当上新任督察长、唐贤平追求范义亭的女儿,这场围绕“忏悔录”的战争已然进入最紧张的阶段。值得庆幸的是,马天目终于回到了党组织的怀抱,不再是孤军奋战。同时,当他与江韵清、水根两位同志复盘了沪江公寓事件后,他们发现了陆怡这个藏得最深的敌人。

  另一边,陆怡则已经给唐贤平设好了圈套。范义亭的女儿喜欢唐贤平,二人私定终身,如今又闹出了未婚先孕的事情。唐贤平上门求婚,范义亭心中知道唐贤平接近他的女儿是为了“忏悔录”,气得破口大骂、抬手就是一个巴掌。陆怡却在这时提议让他们结婚、离开上海、去香港躲避战火、在外面把孩子生下来,这样就没人知道未婚先孕的丑闻了。若是唐贤平果真去了香港,复兴社在上海滩角逐“忏悔录”将失去一员最优秀的得力干将。

  在裴如海和陆怡一明一暗的设计下,日本人方面目前如虎添翼。陆怡试图支开唐贤平,而裴如海绑架了陈亨利的家人、逼他与日方合作。在这几个核心人物之外,还有着许多精心塑造的群像角色,如看似“众人皆醉我独醒”、深谙官场之道的警察局局长余独醒,最后在派系斗争中成为牺牲品,倒戈成为汉奸;巡捕房老督察长范义亭急流勇退,明哲保身,让位马天目。

  群像演绎个性吸睛,它关乎角色立场的演变、时代大趋势助推下的信仰抉择,《前行者》中的群像戏份助推了精彩剧情,让每个角色都有血有肉。通过不同角色不同的抉择,更突显了中共地下党员们的信仰光辉,成功致敬了那个残酷激荡时代的先驱们。


作者:王佳婧
责任编辑:风华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