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硬核演习,一边是浮夸叙事,《王牌部队》能算合格军旅剧吗?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2-29 08:19:52

王牌.jpg

  一群新兵蛋子刚下火车就被卷入了一场演习中,他们隶属的A军被突如其来的演戏杀得措手不及。B军在仅仅提前半个小时通知的情况下对A军发动包围,当B军布下陷阱胜券在握,为A军扭转乾坤的竟是两个新兵:高粱、顾一野。

  由黄景瑜、肖战、钟楚曦领衔主演的《王牌部队》一开播就占据卫视的收视前排、热搜的高位。然而,仅仅就爱奇艺释出的前八集为例,硬核的军事演习与浮夸的叙事、剥离的年代感各自为阵,实在难称一部合格军旅剧。

  看看演员阵容里因《亮剑》而被观众视作军旅剧“王牌”的李幼斌,这一次《王牌部队》的开局,属实有些辜负这张“王牌”。

  可圈可点的军事戏份

  按简介,《王牌部队》的故事纵贯近40年,有着书写当代中国强军史的野心。而该剧的总制作人嵇道青,有着超过30年的军旅生涯,可谓亲自见证了这段变革。总导演刘岩也是资深军旅剧导演,有过《归途如虹》《兵峰》等代表作。

王牌2.jpg

  从剧集的开篇来看,主创的过往经验确实有迹可循。比如,剧中有大量排兵布阵的战术对决。对于观众而言,军旅剧的一大看点就是沙场交锋。在和平的年份中,淬炼部队的方式就是军事演习。

  故事一开场便是一场无预警演戏,隆隆的炮火成为了刚到达樟木站的新兵们的洗礼。正在紧急调兵遣将的A军,打算利用送来了新兵后仍停靠在樟木站的这列火车运送奇兵。但这场演戏是一场王牌对王牌的作战,B军猜到了A军的计谋,抢先一步攻占了樟木站,设下陷阱,计划将A军主力剿灭于此。

图片

  所幸,A军及时察觉B军的阴谋,改变战术,剑指南镇。但B军也迅速有了反应,打算用火车运送军火去南镇。此时,新兵们想要破坏B军的计划,但是高粱提出的炸火车,因为会连累整个车站的设施而被否决;高粱再次提议炸铁轨,又因为太容易抢修而被否决;最后顾一野决定启动火车后炸铁轨,让其出轨,这个没法抢修。短短几句话间,两位王牌新兵已经为观众们脑补了几场精彩对决。

图片

  在这场演习中,剧作还为观众科普了大量的演习规则。当新兵们在车站被B军俘虏,他们试图杀出去,拯救女兵、将B军设下陷阱的阴谋告诉A军师长,这个时候他们请求指导员帮忙,却得到了干部不能参与的回答。这并非干部们推卸责任,而是演习的规矩。

  当逃出火车站的高粱和顾一野与B军李参谋在野外狭路相逢,李参谋端着枪警示:“我四个兜,你们两个兜。”这是表示在军中职级的差异会表现在装束的差异上,下级必须先回答上级的问题。而当他们彼此“确认”了隶属不同阵营后,李参谋又说“一对二,不用铁,用拳脚”,这又是一个演习规则,当面对两个“敌人”时,不应该开枪,而应该赤手空拳作战。

  剧中对于演习不仅仅科普了战术和规矩,还展现了军队作战的精神。王牌部队是能够迅速做出反应的部队,不论是无预警的突袭,还是战术被勘破后的及时调整。

  他们也是兵不厌诈的部队。逃出来的两个新兵先后遇到了两拨人,第一拨其实是A军的人,但是A军并不轻信新兵的话,仍然自己去做验证;而第二拨是B军的人,狡猾的李参谋骗过了两个新兵,让他们“无功而返”。

  此外,剧中还有很多对于武器的科普。故事中的顾一野熟悉各种兵器,当高粱还傻傻地指着坦克说是大炮时,他已经认出了那是五九-一式中型坦克,并说出了装甲战的常识。当李参谋说起A军师长体内有一颗残留的子弹时,顾一野再次说出了子弹最有可能的型号:九毫米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名字来自一句拉丁谚语,你想要和平,就准备战争。

  完全悖离了年代、脱离了真实的“伪军旅生活”

  《王牌部队》一开篇就让观众们领略了硬核的军事演习,得益于制作团队对军旅生活的经验。但让人尴尬的是,文戏方面对于军旅生活的摧毁式呈现。

  开篇的故事背景设置在上世纪80年代初,但无论剧中滤镜深厚的美颜,新兵们过分“刺头”的表现,还是男女兵之间略嫌轻佻的插科打诨,都与现实中的纪律部队颇有几分违和,更不消说故事发生在40年前。

肖战.jpg

肖战2.jpg

  还在前往部队的火车上的时候,高粱就来了一出偷首长衣服假装自己的首长的闹剧。到了火车站之后,一个女兵不向上级打报告就私自跑去找小溪洗脸,而顾一野也未经自家上级批准便向女兵的上级自告奋勇去找人,高粱更是报告也不打就偷偷跟上了顾一野。这样的表演,与80年代的军队纪律有着很大的差别。

  更有剧中男女兵相处时的那种状态,不似80年代带着羞涩、克制的距离感,更让身上的军装失了庄重。

  男女主只是隔着花海一个对视,便能够变得毫无戒备地一起看坦克经过;在肩负传递情报的重担之时,还不忘撒一把男女主的糖。虽然他们都穿着那个年代的军装,但在剧情气质、人物气质等方面,说是今天的真人CS游戏,可能都不为过。

钟楚曦.jpg

  剧作对于“撒糖”“三角恋”等戏码的隐隐诉求,对于人物忽而“兵王”潜质、忽而“被退军处理”等戏剧性的过度追求,都让两位男主一心参军、尤其是顾一野那坚定的“死也不离开部队”的信念感,变得无所依凭,令故事失去了厚重的历史坐标,宛如儿戏一场。

  回看《亮剑》《士兵突击》以及《功勋》之《能文能武李延年》等作品,优秀的军旅剧不仅仅应为观众呈现沙场的燃,更应当从真实的历史方位、真实的部队风貌中汲取能量。

  《王牌部队》的轻佻开局,也许剧作是为了后期人物的成长做铺垫,但前期对于人物“戏剧化”过了头、对于部队“轻化”过了度,都已折损了军旅题材的真正内核——家国所依、民族所托。

作者:王佳婧
责任编辑:风华
来源: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