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父辈》:写你未写的诗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0-15 17:17:08

  继2019年的《我和我的祖国》和2020年的《我和我的家乡》之后,今年国庆档的大热片《我和我的父辈》依然延续前两部影片风格,通过“我”和“我的”系列短片生动地讲述个人、家庭与国家之间的感人故事。但跟《我和我的祖国》以及《我和我的家乡》有所不同的是,《我和我的父辈》紧扣“代际故事”展开家国叙事,通过“父辈”与“子辈”之间爱国精神的代际传承,再现无数中华儿女为民族复兴和国家发展前赴后继、努力拼搏的感人故事和时代记忆。

  《我和我的父辈》由4个单元组成:分别为《乘风》《诗》《鸭先知》《少年行》。这4个单元分别以革命、建设、改革开放和新时代为故事的时代背景,每个单元既各自独立,又共同组合成具有连续性的历史叙事结构。这种“集锦式”的叙事结构在《我和我的父辈》中运用得更加成熟。

  《乘风》是充满视觉感和场面感的战争片段,战士们英勇杀敌场面的视觉冲击力一点不亚于战争大片。但除了令人震撼的战斗场面,《乘风》并没有忽视细节和内在情感的真实展现。在麦田里,看到空马归来,父亲为牺牲的儿子独自哭泣的身影令人难忘;在雨中,父子对话时一句“我怕你不怕死”,不仅说明父子都是铮铮铁汉,也真实展现了中国式复杂含蓄的亲子关系。相比于《乘风》激烈的战争场面,章子怡自导自演的《诗》着实让人惊喜,它是1969年艰苦的科研条件下开展航天工作的初代航天人的缩影,女性导演细腻的情节和情感处理让影片更具有感染力。影片聚焦家庭,节奏舒缓内敛,但故事内在的角色冲突和情感张力并不输于《乘风》,特别是在暴雨中,儿子疯狂地找爸爸、妈妈拼命阻拦的情感爆发场景的调度复杂又精准,极具穿透力。在影片结尾,女主人公兼具柔情与顽强,极真挚煽情的独白“如果可以,我愿意告诉你世间的一切奥秘,山川大河,日升月落,光荣与梦想,挫折和悲伤,告诉你,生命是用来燃烧的东西,死亡是验证生命的东西,宇宙是让死亡渺小的东西,渺小的尘埃是宇宙的开始,平凡的渺小是伟大的开始。”从对传承航天事业使命的爱国情怀弘扬,延伸到对生命与宇宙关系的探究思考,诗性地升华了影片的主题。

  徐峥的《鸭先知》延续着一贯的徐式幽默,讲述上海老弄堂的故事,市井烟火气十足,连小演员都还是《夺冠》里的冬冬。电影用一种诙谐轻松的方式,讲述了“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大陆首支广告诞生的故事,并刻画了一位乐观、执著、敢拼敢闯的“鸭先知”形象。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第一只下水的鸭子,“鸭先知”敏锐地把握了时代脉搏,凭着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不屈不挠地改变个人、家庭境遇。“鸭先知”形象虽然诙谐搞笑,却又发人深思,让人真切地了解到“改革开放”是如何让人们的观念一步步发生变化的。在影片最后,“鸭先知”的儿子作为新一代,秉承了父辈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为国家的繁荣创造新奇迹。最后一个单元《少年行》则以畅想未来收尾,影片将当下与未来有机结合起来,讲述了“临时父子”的喜剧故事。人工智能机器人(沈腾饰)与都市男孩,在阴差阳错中演绎了一段跨越时空的“父子亲情”故事,未来科技弥补了原生家庭中亲生父亲的缺位。《少年行》立足现实、面向未来,以此单元作为《我和我的父辈》的收尾是非常合适的。

  “代际故事”是《我和我的父辈》每个单元的核心内容,《乘风》《诗》《鸭先知》《少年行》都围绕着代际关系展开,有人认为相比于《我和我的祖国》以时间为序,《我和我的家乡》以空间为轴,“以代际为章的《我和我的父辈》更能触动观众内心深处最柔软的情感点。”正因为如此,“代际故事”成为小说和影视艺术经常触及的话题。当然,“父辈”与“子辈”之间的代际故事是丰富多样的,既有爱国精神的代际传承,也有个体情感的碰撞冲突。在《我和我的父辈》中,以代际为主的家庭矛盾和情感冲突在家国重任面前得以化解,并且正是在民族复兴和国家发展的时代洪流中,父辈与子辈能够相互理解、携手前行。父辈没有完成的事业,子辈继续完成;子辈没有实现的任务,父辈也在努力实现。在《乘风》之中,儿子有心杀敌,却寡不敌众,惨死在日寇的枪口下。父亲则继续带领战士们英勇战斗,完成了对凶残敌人的最后一击;《诗》中,自幼胆小的女儿却继承了父母的事业,成为了航天人;《少年行》中,儿子在一次次失败的科技试验中理解了父亲,并且继续从事父亲未竟的事业。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不仅讲述了每个观众都能体验到的“我和我的父辈”的故事,而且通过4个单元故事,国家从被欺辱到独立、从独立再到富强、从过去到未来的艰难历程都生动地展现出来。革命、建设、改革、复兴,峥嵘岁月、山河巨变,国家的变化离不开“我和我的父辈”的付出和努力,“我和我的父辈”都是时代的“弄潮儿”,通过辛勤工作、努力奉献,前赴后继地共同书写国家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像片尾曲《如愿》所唱得那样:

  我也将见你未见的世界,写你未写的诗篇。

  (曾一果 作者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作者:曾一果
责任编辑:子华
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