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拳吧,妈妈》导演唐晓白:硬朗女性值得被尊重和书写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2-05-02 08:47:58

  电影《出拳吧,妈妈》于4月30日上映,导演唐晓白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尽力而为吧,总得有人站出来,不能大家都原地等待”。“迎难而上”是电影《出拳吧,妈妈》试图传递出的信念,影片讲述一个母亲的自我救赎。唐晓白表示,探讨女性的自我意识、心灵成长,也源于她自身的困惑。

  电影《出拳吧,妈妈》由唐晓白执导,谭卓、田雨、田海蓉主演,影片中白杨遭遇不公,从有前途的拳手沦落为囚犯,出狱后的白杨继续消沉,直到儿子的抚养权面临被剥夺时,她选择“出战”,用拳击来逆转命运,实现救赎……

  关注女性现实问题

  在此之前,唐晓白一直在拍摄艺术片,充分享受着创作上的自由。近年来,她开始把关注的视角投向女性鲜活的人生,“她们如何平衡自我价值与家庭,在社会强加给女性性别特质时,如何进行心理建设,如何完成从年轻女性到母亲角色的转化等等,这些问题都让我想去探讨。”

  唐晓白在这部影片中,设定了一个不完美的母亲白杨,“她有性格上的弱点,遇事冲动,找不到正确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就是这样一个人生几乎荒废的母亲,她依靠自己的意志重新站起来,与孩子一起经历坎坷、成长,然后变得越来越接近完美,我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探寻母亲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和力量。”

  为谭卓的韧性感动

  之所以有拳击手的设定,唐晓白表示,就是希望展现中国的女性除了温柔、贤淑、隐忍之外,也有强悍的形象,有更为独立的思考。“这样的女性在我们身边并不陌生,也许有些人觉得这样的女性太‘硬朗’了,但我觉得她们应该被尊敬和书写。”

  作为首次尝试商业类型片的作品,唐晓白需要挑战对于拳击动作场面的控制,可谓是给自己上了难度,不过,她觉得这个过程很过瘾,“拳击对决的戏份太难拍了,每一场重要的比赛都是两三千人的大场面,观众都是实打实的,不是特效造出来的,因为谭卓是一名演员,不是真正的拳手,她需要身临其境地听到观众的呐喊、助威,以此找到热血竞技的状态。而且,我们请来的裁判也都是国际裁判,拳击宝贝也都是专业的,与谭卓对垒的选手也是冠军级别的。”

  谭卓为饰演女拳手可谓是非常“拼命”,唐晓白表示,自己至今看到拍摄花絮,还会为谭卓身上的韧性感动得热泪盈眶,“我最初决定拍摄影片时,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能用替身,要演员自己打下来,谭卓没有任何异议,非常刻苦地去练习,当时我看重的就是谭卓精神中的坚硬,她是一个有内涵的、个性辨识度很高的演员,很美,但是,美而不艳,别有风韵。”

  目前的市场不是绝对悲观

  《出拳吧,妈妈》选择五一档上映,唐晓白表示,“我们是真诚的,电影院需要新鲜的内容,不能大家都原地等待,希望有一个奇迹出现,然后电影市场就突然复苏了。复苏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从业者都做出一点点努力,才能得到的结果,总有人要站出来,所以,我还是为我们这个选择感到骄傲的。”

  唐晓白认为目前市场不是绝对的悲观,“从数据上来看,全国影院的营业率是逐渐上升的,我们尽力而为,做出一个尝试。”文/记者  肖扬

  对话女主角

  谭卓增肥30斤练成“女拳王”

  拍摄《出拳吧,妈妈》决战戏份时,谭卓右边的胸骨因猛烈击打而骨折,第二天就是她的生日,谭卓笑称:“这是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她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是一个相信“超越”的人,“强大的意念主导,总想去战胜什么。”

  从拳击小白苦练成“银幕拳王”

  谭卓之前出演过很多母亲角色,但这一次仍然有新鲜感,“我演的每个‘妈妈’都不一样,何况这次是一个会打拳的妈妈。《误杀》里的阿玉,软弱而羞怯,但是孩子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候,她一定要挡在孩子前面,那是一种带着惊恐的勇敢;《我不是药神》中的刘思慧是一个单亲妈妈,为了让孩子能够得到药,以接受‘游戏规则’的从容来解决问题;而在《出拳吧,妈妈》中,白杨的形体那么健朗、拳头那么坚硬,好像无所畏惧,但恰恰她是一个无奈无助、不善表达、心里没有方向的人。她碰到问题之后,很痛苦,并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人物的心理轨迹是很清晰的。”

  在谭卓看来,演出母亲的不同层次、复杂情感并不是难点,最难的还是作为一名拳击小白去无限接近女拳王的职业水准,这既是高难度挑战,也是令谭卓兴奋的地方。

  在开拍之前,谭卓用4个月的时间,每天4个小时,争分夺秒地训练,教练团队都是“顶配”,有泰国的拳王,也有来自北京的、带队奥运冠军的教练,而谭卓在影片中的对手也都是专业的。

  拍摄时肋骨骨折

  在拍摄《我不是药神》时,谭卓为亲自上阵演绎钢管舞戏份,右脚软骨骨折,膝盖永久性受伤,“而打拳击,则是右脚有很多扭转,要从根基开始,脚转、带动身体、再出拳。它是一系列的链条,这样才是标准的发力动作,为了维持训练,避免旧伤复发,我每天练习打拳后,立刻躺在床上,用大量冰袋扣在脚踝、膝盖、手腕等各个关节上,这样可以防止积液渗出,否则一旦出现水肿,我就无法练习了。但是,关节是最怕受寒的,所以这样做对身体伤害很大”。

  尽管怕受伤,拍摄中还是出了意外,击打造成谭卓胸部肋骨骨折。问谭卓何以总是这样“压榨自己”,谭卓表示,这是工作,所以必须完成,“我并不是不顾一切地要顶着危险干,只是,这个工作充满了风险跟意外的可能,这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为角色增肥30斤

  拳击练习并不是谭卓要面对的唯一困难,在这部戏中,她为展现人物的成长过程而增肥,“我原来90斤,为了演出角色的颓废状态,变成120斤,但是30斤的重量并没有达到导演心仪的肥胖程度,于是,我身上的某些部分被贴上硅胶,当时是夏天,大连温度很高,我在展现角色苦练体能的戏份时,要穿着羽绒服、绑着塑料袋,再贴着硅胶,冒着热衰竭的危险,最后造成湿毒大爆发,吃了很长时间的中药才缓过来。”

  影片中翻轮胎、甩战绳的戏份也在考验着谭卓,谭卓有腰椎间盘突出,翻上百斤的轮胎时,腰根本使不上力,也很怕受伤,但她并不想直接放弃,就跟导演商量试一次,结果摄像机一开拍,谭卓一下就把轮胎翻起来了。谭卓说,“我总是不愿意放弃,总觉得人是可以超越,可以忘我的。”

  文/记者  肖扬

  统筹/刘江华

作者:肖扬
责任编辑:风华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