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爱情片 悄然大改变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5-03 09:20:17

  凡人的婚恋烦恼

  正如《花样年华》《志明与春娇》《玛嘉烈与大卫》等影视剧所表现的,港式爱情故事,一直由香港的城市空间特征赋予,屡屡在狭窄的环境发生,经常显得紧张局促。荣获2020年金像奖多项提名,最终让黄绮琳摘得新晋导演桂冠的《金都》,亦是如此。

  该片以九龙太子区售卖各式婚礼用品的金都商场为背景展开叙事。三十出头的阿芳与年纪相当的男友一样,工作与生活均围绕金都打转。她打工的婚纱租赁店与他开的婚礼摄影工作室仅一墙之隔,两人租住的房子也在商场内部。过度“关心”他们生活的男友母亲,甚至打算买下两人的出租屋,让他们一辈子都待在金都。

  正因一眼望穿的未来乏善可陈,阿芳虽然早过了适婚年龄,能够包容男友的缺点,但面对他的求婚与催婚,仍然显得有些无力应对。周边原本具有梦幻色彩的结婚道具与元素,因之也成为束缚的象征。她有心改变现状,期望至少能把房子买在别处,可是囿于存款有限只能作罢。《天若有情》结尾刘德华用摩托车载着身穿婚纱的吴倩莲驶向教堂的动人画面,只能属于令人唏嘘的旧光影——那是30年前脱离日常羁绊的虚构情事。

  阿芳对谈婚论嫁缺乏热情,除了现实层面的顾虑,还有来自过去的压力。未来婆婆作为老派的中国家长,急于面见亲家商议儿女大事,却不知她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始终不睦。她电话联络父亲,果然得到冷淡的回应。此外,她10年前离开家庭独自打拼期间,曾为一笔不算可观的报酬,听命中介安排,与希冀拿到香港居民证的内地男人杨树伟假结婚,这个“婚”到现在还没离掉。

  她的踌躇导致男友不爽,不过这种不痛快在现实生活里司空见惯,无外乎“我和我家人都对你这么好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情感上的糟心事,绝非她与男友所处的工薪阶层所独有。男友拍摄的一对情侣,属于中产阶级,表面恩恩爱爱,矛盾一触即发。

  香港人如此,内地人也不例外。重新出现在阿芳面前的杨树伟,满脸瞧不起当今香港的神气,认为一切都土里土气,但他在福州过得亦是平常日子,远没有自己描绘的潇洒风光。他想独自“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压根儿与追求快意人生无关,而是在逃避应当承担的责任——与他同甘共苦的女友有了身孕,可他还没做好当丈夫与父亲的准备。

  杨树伟眼中土气的香港,却是黄绮琳镜头下日常的家乡。或许由于黄绮琳在香港出生长大,对这座城市无比熟悉,“东方之珠”在她看来,褪去了浪漫色彩,没有任何成为“我的爱人”的特质。

  传奇魅力的消失,意味着生活回归平常,爱情走向平淡。类似《甜蜜蜜》中内地年轻人去香港淘金建立刻骨铭心的爱情;《似水流年》中香港女性带着乡愁回到汕头“帮扶”乡亲了断情缘;或者《如果·爱》中香港男性与内地女性十余年情感纠葛的故事,都很难再有发生的可能性。

  《过春天》里往返于香港及深圳的女中学生与香港男孩难有出路的爱情,《天水围的夜与雾》里四川少女与香港大叔的婚姻悲剧,或者《金都》里阿芳与杨树伟的假结婚,成为较为极端的现实注脚。更为平常的情形,一如阿芳与杨树伟各自遇到的情感麻烦,香港人与内地人的爱情困惑,都由身边具体的环境决定。当下的全球疫情,更让全球范围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只能在世俗日常内画地为牢。

  杨树伟认清自身的局限以后,在香港老老实实买起奶粉,迎接与他人并无区别的“婚姻生活”。但阿芳还在代替黄绮琳,就“为何结婚”“为谁结婚”展开追问。弄明白“为什么”“为了谁”之前,她想多给自己留些喘息机会。哪怕这种机会,只能借助一条店家强卖给她的金鱼获得。

  她的男友,也应该想想这两个问题。他看重求婚、结婚仪式,固然是因爱阿芳,但他自己也说了,如果不是母亲逼迫,他也觉得保持现在的同居状态就挺好。换言之,他像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中迎娶白玫瑰的佟振保一样,想结婚是出于顾及妈妈的眼泪、社会的眼光。

  时至今日,中国人的婚恋观依旧带有表演性质,在被家庭捆绑、社会约束。他在金都商场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完成的街头求婚,看着是如假包换的“他爱她”,其实是他要让众人知道,“他很爱她”。很多时候,向全世界宣告的幸福,其实属于并不走心的流程。

  怪咖之间的童话

  异类可否与正常人相爱,也是亚洲首部使用iPhone拍摄的剧情长片,台湾导演廖明毅去年推出的《怪胎》讨论的命题。比起《幻爱》结尾风雨过后终见彩虹,该片给出否定答案。

  男孩患有严重的强迫症,无法与外界亲密接触,只能待在家里上班,仅在每月的15日外出采购。遇见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后,两人相爱几乎是种必然。当电影画幅由非常规的正方形,变成常规的长方形,男孩的病症消失,他逐渐走出与女孩缔结的小天地,走向更为广阔的世界,慢慢无法忍受“浑身有病”的女孩,最终弃她而去牵手别人。镜头流转,痊愈的对象由男孩变成女孩,她同样选择与正常的男孩交往,别无二致的情节再度上演。

  或许,怪胎之间才能产生清新脱俗的爱情。去年获得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等五项大奖,但热度明显不如《同学麦娜丝》《孤味》等影片的《消失的情人节》,便让凡事比别人快半拍、慢半拍的两个怪咖,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踏上专属他们的爱情旅程。

  《消失的情人节》关于时间,有个奇妙的设定。如果一个人做事总是比别人慢一点,他每天的时间就会比别人多出一点,经年累月则会多出一天。反之亦然。公交车司机阿泰与邮局员工晓淇,一个老是慢吞吞,一个总是急匆匆,他每天的时间比别人多一些,她正好相反。

  两人儿时曾是医院的小病友,晓淇的乐观开朗给阿泰带来很多难忘的美好回忆,他们分别时约定,以把信寄到某个信箱的形式保持联络,可是没能如愿。由于日常节奏与普通人无法合拍,两人始终保持单身状态。成年后的阿泰偶遇晓淇,后者已经不认识他。阿泰开始制造机会,每天赶到晓淇工作的邮局,在她的柜台前寄出一封平信。

  看到晓淇可能落入渣男魔爪,阿泰在情人节那天,利用他多出来的时间,带着被“定格”的晓淇去了他小时候生活过的海边,两人共度浪漫的一天。鉴于这天对于晓淇而言,属于少出来的时间,她对一切懵然无知。情人节过后,晓淇努力回想情人节到底做了什么,情人又为何消失不见,开始了“破案”工作,最终找到曾在她生命中出现过的那个信箱,发现阿泰那些经由她手寄出的平信,藏着爱她的秘密。

  除了故事好玩,电影片名也很有趣,可以拆分为“消失的情人”与“消失的情节”。晓淇的渣男情人以及她一日经历情节的消失,让她收获命中注定的爱情,并释怀了多年以前父亲的突然消失。

  漫漫人生路,有失才有得。这句话听着简单,但大多数人却很难坦然面对失去。《同学麦娜丝》中的罐头,看到昔日的女神成了按摩女郎,难掩失落,本就不堪的中年生活,仿佛又迎来当头棒喝,似乎她应该永远高高在上,不能“下凡”到乌七八糟的人间。《孤味》中的林秀英,人生已经行至暮年,得知消失多年的丈夫离世,一幕幕被他“背叛”的往事浮上心头。这么多年了,错失的幸福与快乐,仍然让她耿耿于怀。

  艰难本是世间常态。罐头的女神和林秀英的丈夫,都不过是受生活驱赶而已。《消失的情人节》最为令人感动之处,大概是借助两种“消失”,将晓淇会被渣男欺骗、会被“咸猪手”非礼等关联现实伤害与疼痛的画面隐藏,让爱情之花开在不寻常处,也盛放于寻常的凡间。


作者:梅生
责任编辑:子华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