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2》再度引爆“科幻”话题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0-25 11:09:22

  中国科幻电影的风暴潮来了,或者说,有心人已经辨认出了风暴,并为之激动如大海。

  10月16日,青岛东方影都,在青岛影视博览会 “科幻电影专家交流活动”上,《流浪地球》系列制片人、编剧龚格尔坦言,中国科幻电影正处于“一档运行”的起步阶段。他施展浑身解数绕开主持人刘仪伟关于《流浪地球2》剧情的刺探,甚至开玩笑说“《流浪地球2》使用克隆人、机器人的概念”。

  两天后的10月18日,贾樟柯创立的平遥电影节把三大奖项(费穆荣誉最佳影片奖、青年评审荣誉最佳影片奖、影迷选择荣誉奖)全部颁给了电影《宇宙探索编辑部》。这部小成本、伪纪录风格科幻电影代表了中国科幻的另一种可能,该片也是郭帆工作室自《流浪地球》外投资制作的另一部电影,作为制片人的郭帆还和龚格尔双双现身支持这部新人新作。

  2019年春节档上映的《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也培养了中国科幻电影工业化的核心团队。从《独行月球》、《流浪地球2》再到《宇宙探索编辑部》,处处可见这支团队的身影。

  中国科幻电影两极逐渐成形——这两条路线也是龚格尔在青岛交流现场命名的:一条“贵、大、多”路线,龚格尔声称《流浪地球2》“资金足够支撑我们的设想”,不会有《流浪地球》中途寻找新投资方的情况发生;另一条“小、巧、精”路线,《宇宙探索编辑部》堪称最佳代表。4月份《独行月球》在青岛东方影都杀青,6月3日龚格尔又带着《流浪地球2》进驻东方影都。在科幻电影热潮到来之际,青岛何为,青岛电影何为,这场科幻影视峰会碰撞出行内领军人物富有借鉴意义的思想火花。

  《流浪地球2》拍什么

  “科幻电影专家交流活动”现场内外,关于《流浪地球2》的探讨一直是焦点——会场距离拍摄现场一箭之地,也让外界对这部再度寄托了中国科幻电影厚望的大制作充满好奇。

  制片人龚格尔经历丰富,他从歌手、音乐人转型演员、配乐,又作为《流浪地球》的编剧和制片人成为科幻影视举足轻重的领军人物。龚格尔表示:“《流浪地球2》的核心仍然取自刘慈欣《流浪地球》这部小说,它的情节也是从这个小说上脱胎而来,用了它的壳,也用了它的精神内核,在这个基础上,为了满足观众对于视觉和剧情的需求,我们会添加一些原创剧情,但是这些剧情背后仍然依据刘慈欣老师的原著而来。”至于两部《流浪地球》之间的联系,他调侃道:“吴京不是出现了么!”

  对于引爆科幻影视产业,《流浪地球》显然做出了巨大贡献。龚格尔表示,当下业界终于建立了对科幻电影市场前景的信心,《流浪地球》产生的惊人票房,让世界对中国科幻电影多了一份信心。“观众的热烈反响使得我们能够拍《流浪地球2》,希望更多科幻电影取得票房成功,中国科幻电影也会越来越繁荣。”

  今年堪称科幻题材网络电影的爆发之年。根据猫眼数据,截至中秋前,爱奇艺单独播的《火星异变》分账票房750万元,《太空群落》分账票房118万元,腾讯爱奇艺双平台的《重启地球》分账票房1534万元。在《上海堡垒》走院线路线口碑遇挫之后,科幻电影创作者发现网络平台大有可为。电影学者、“看理想”嘉宾西夏对网络科幻片印象深刻,“看《火星异变》的开头前十分钟就像是《火星救援》,特效特别牛。”一旦前十分钟吸引了观众,后续的剧情就可以减少特效,用故事吸引人。

  科幻电影纷纷盈利,也形成了新人不断加入的大好局面。龚格尔和郭帆都对新人导演特别关注,“中国科幻电影需要多一些年轻人加入进来。有个网络电影《硬汉枪神》,郭帆看了之后大半夜给我发微信,‘一定要看,这片子肯定火’。”《硬汉枪神》上线7天累计分账票房1578.8万元,累计观影人次350.8万,抖音话题播放量6.8亿,成为电竞主题电影的年度话题之作。龚格尔感叹:“有些年轻导演的才华是无法埋没的,他们去拍科幻的话,作品一定会成功,我也期待我们的投资者对年轻导演大力支持。”

  从科幻片看见未来

  尽管科幻电影备受影迷关注,然而对 “科幻电影时代”是否到来仍然有不同观点。高群书导演认为,国产电影投资人大多数处在“以小博大”的阶段,而科幻电影投资巨大、风险巨大,对投资方形成挑战,也对导演提出了更高要求,“好莱坞科幻导演的思维是经过科学训练的,而我们国内导演文科生居多,艺术家居多,因而拍电影时艺术思维比较多,缺乏科学思维。”

  学者西夏也认为,“科幻电影要比文学落后二三十年,小说写出来,二三十年后才能拍出来。背后的逻辑在于,少年时代被这些小说打动的人,二三十年后有了话语权,郭帆就是典型例子,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导演)也是一样,他们都想把小时候看的东西拍出来。”

  沈腾主演的《独行月球》4月份在东方影都杀青。而“开心麻花”另一部奇幻大片《超能一家人》即将于春节档上映。“开心麻花”CEO刘洪涛认为,人才是科幻电影的重要因素,“在人才储备阶段,国产科幻电影完成了最初的成长阶段。确实缺人,我们做《超能一家人》,最难的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剧本写完之后找不到主创团队,好在郭帆导演《流浪地球》给科幻电影积累了一批人才。”刘洪涛特别强调,科幻片的剧本要有未来意识,编剧要提高自己的科学素养,“科幻片是(未来的)冰山一角,但你要把整个冰山的轮廓想清楚了。”

  《独行月球》讲述了一个倒霉的太空维修员如何在月球上活成“宇宙最后一个人类”的故事。它到底是喜剧片还是科幻片,刘洪涛的看法很坚定,“《独行月球》是喜剧,也是科幻,而且是特别硬核的科幻。”有趣的是,刘洪涛感谢《流浪地球》积累了科幻电影人才,而《流浪地球2》制片人龚格尔也感谢《独行月球》,“《流浪地球2》里很多成员也是从《独行月球》团队过来的,这是我特别开心的现象,意味着互相支持、接力,这在2017年的时候不存在的,尤其在一些特殊道具、重要的生产环境生产链上,我们得到了《独行月球》的加持。”龚格尔感慨中国生产链的强大,“我们拍《流浪地球》的时候只有三身宇航服,其中有一套还是从《疯狂的外星人》借的,三身宇航服摆在一起发现不一样。现在我们跟深圳的产业链合作,短时间内可以做出十几套宇航服来,而且工业标准非常高,这个是我们尝试跨行业的合作、开发电影产业中新的工作环节,这些事只有在中国能干成。《流浪地球2》也会受到工业水平的束缚,但这种束缚源自我们对设计的转换能力和我们想象力这两方面。”

  “卡梅隆之问”

  在“科幻电影专家交流活动”现场,主持人刘仪伟提出了一个“卡梅隆之问”:近年来,不断有片方宣称自己的电影特效部分由詹姆斯·卡梅隆(曾拍摄 《阿凡达》《泰坦尼克》的著名导演)的视效团队辅佐,“我们粗粗估算了一下,过去五年间,卡梅隆团队大概有好几千人在中国 ‘混饭吃’。我想问一下,我们中国自己的后期制作团队能够独立完成一部科幻电影吗?”

  对于这一问题,科幻影视人的见解有不同侧重。《流浪地球》视效总监徐建认为,电影视效这个行当的基础是计算机科学里的图形图像学,这一学科领域好莱坞领先很多,“从特效制作量的角度来说需要一定的规模和人员数量、硬件设备的数量来完成。”电影特效需要大量复合型人才,既是艺术家又是计算机专家,“这种人才在全世界稀缺,他们在电影、电视、动画片、游戏领域高度流通,吸引人才,归根结底需要资金。”

  国产电影票房的天花板目前在50亿-60亿元区间,而好莱坞科幻大片的标杆《阿凡达》全球票房累计27.88亿美元。业内认为,目前国产科幻电影硬件水平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了,再往下发展,需要对票房提出新的目标,也就是需要争取全球票房。徐建坦言,一些年轻导演有好的剧本和创意,但是没有足够的投资来支持。“中国电影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我们只有票房回收这一个手段,这是不正常的。我们需要把电影产业链做长了,能卖玩具、文具、开发游戏等,才能把产品链做足了。《加勒比海盗》拍到第三部就已经是大烂片了,为什么它能拍到第五部,就是因为迪士尼乐园里有足够支撑电影变现的渠道。当一个IP有了更多的变现渠道,就不光考虑票房回收多少,投资人更敢多投资下去,电影工业就可以继续往前发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科幻电影曾经有过一次爆发,出现了《珊瑚岛上的死光》《霹雳贝贝》等电影,然而这一波科幻电影潮突然中断,让电影人颇为遗憾。学者西夏认为,“拍《霹雳贝贝》的时候,国产电影跟世界特效工业的差距远远比现在的差距大。当时为什么敢拍?因为没有包袱。除了数码特效之外,其实特效行业还有实体物理特效,那个产业也是很大的,比如《E.T.》里的外星人、《侏罗纪公园》里的恐龙,那些恐龙都是真正做出来的实体特效,这是涉及工业产业部门的技术。”

  “小巧精”也有大未来

  刚刚荣获平遥电影节三项大奖的《宇宙探索编辑部》以濒临倒闭的科幻杂志社的主编唐志军为主角,通过这个落魄中年人寻找外星人的故事,将荒诞、黑色幽默、公路片等多重元素糅合,呈现一个广袤、执着的精神世界。该片获得了郭帆工作室的投资,也让业界看到了小投资科幻电影的机会。

  龚格尔认为,科幻电影分为“贵、大、多”和“小、巧、精”两种,“这需要创作者有一定文学功底和对科学知识的掌握,通过表演和编剧对世界观的打造,花很少钱一样可以打造出精品。中国科幻电影的工业化,首先是在品类上的工业化。并不是只有太空题材才是科幻电影,科幻迷们知道:很多科幻电影从头到尾只有一两个人,依然是非常精彩的思想实验。希望观众在吃了大餐之后也吃一些小水果,味道依然不错。”

  拍摄“贵、大、多”的科幻大片,难点在于“协同作战”,龚格尔说:“大团队如何完成一部工整的电影,让最多的观众同时获得快乐,是寻找最大公约数的过程,这非常难。小、巧、精的电影难度在于拓展维度,扩大观影圈,深化科幻迷对中国科幻电影场景的信任感,埋下一个长久的种子。”

  《流浪地球》培育了科幻影迷,也让观众在刘慈欣之外关注到了陈楸帆、韩松、特德姜等中外科幻作家,科幻小说家七月的《小镇奇谈》就被一位大导演买下版权,即将开发成影视作品。西夏表示,“科幻有很多种,有星际旅行、时空穿越,生物工程克隆人、蒸汽朋克、赛博朋克等,它不是光讲未来,而是覆盖了从过去到未来所有时空,甚至有历史科幻。科幻最大的意义是让你不会固守着一个思维,不管是对过去还是未来,都是推想性的一种艺术。”小、巧、精作品与高投资大作品并存,让观众对科幻影视充满期待。

  尽管与好莱坞顶尖团队还存在制作水准的差距,但龚格尔对中国科幻的未来充满信心,“科幻电影跟国力是相关的,它跟科技水平发展密切关联,科技水平哪里最兴盛,哪里的科幻电影就会爆发——从英国到美国再到现在的中国。刘慈欣说过:中国是最具有科幻感的国家。我认为中国有后发优势,我们才刚刚开始。”

  展望未来龚格尔表示,“我希望观众熟悉我们的IP。未来如果有动漫聚会、漫画展、科幻电影节的时候,门口不要只站着Stormtrooper(《星球大战》暴风兵),希望中国科幻人物造型出现,不应该只有好莱坞的超人、蝙蝠侠站在那里。当玩家把《流浪地球》或者中国科幻变成生活里的一部分,我们的目的也就达成了。”米荆玉


作者:米荆玉
责任编辑:李煦
来源:光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