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版“王子复仇记” 《沙丘》能找到打开中国市场的钥匙吗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0-27 10:41:14

  “恐惧如风,风过无痕,惟有我依然屹立。”小说《沙丘》中的名言出现在银幕上,伴随而来的是成熟电影工业化带来的视觉“奇观”。弗兰克·赫伯特的原著小说《沙丘》被誉为现代科幻史上的标杆之一,同名小说改编电影上周末与中国观众见面,市场反响较《变形金刚》 《复仇者联盟》等作品显得有些清冷,截至前天票房约1.5亿元。

  与此同时,这部耗资1.65亿美元的科幻大片引起了影迷、尤其是科幻迷的广泛讨论。一方面,电影《沙丘》展现了惊人的想象力,蒸馏服、扑翼机等未来科技与音控力、预言术等超能力融合,仿若史诗般缓缓叙说着沙丘星球的神秘与荒凉;另一方面,156分钟的电影仅为系列作品的序章,冗长剧情让部分观众昏昏欲睡。在中国观众对特效大片和“漫威式”故事逐渐脱敏的时候, 《沙丘》将商业、文艺与文学凝聚成恢弘的“太空歌剧”,呈现出独特的美学价值。但这部被称为科幻世界“王子复仇记”的作品,能找到打开中国市场的钥匙吗?

   让小说读者着迷的哲学元素,却成为蒙在电影观众眼前的灰纱

  在一众科幻作品里, “太空歌剧”建立在光年的尺度上,无垠时空赋予创作者们精神上的充分自由,允许他们想象永远无法抵达的诗与远方。小说《沙丘》由美国作家弗兰克·赫伯特于1965年首次出版,故事背景设置在遥远的未来(公元10191年),沙漠星球厄拉科斯盛产全宇宙都为之疯狂的“香料”,引起皇室和贵族之间的剧烈纷争。 《沙丘》系列小说曾获得最著名的科幻小说奖——星云奖和雨果奖,被誉为现代科幻史上的标杆之一,书中描写的异星巨兽“沙虫”成为科幻史上的重要视觉符号。 《星球大战》《阿凡达》 《异形》等科幻电影均受其影响,衍生游戏《沙丘魔堡》系列同样深受玩家喜爱。

  此前,名导演大卫·林奇曾尝试将其改编成电影,却遭遇如潮恶评;而“怪才”导演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甚至未能筹措到足够的拍摄资金——两次“滑铁卢”使《沙丘》站在了“影史最难拍摄作品”排行榜前列。

  10月22日上映的最新改编电影《沙丘》由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他曾因《降临》和《银翼杀手2049》等作品受到业界关注;片中汇集“甜茶”提莫西·查拉梅、 “谍女郎”丽贝卡·弗格森、 “灭霸”乔什·布洛林、 “海王”杰森·莫玛等好莱坞当红演员;幕后还有配乐大师汉斯·季默操刀制作,音乐充满迷人的异域风情。然而,中国电影市场对《沙丘》的态度有些清冷,首周末票房约1.4亿元,不少观看提前点映的中国影人点赞,也有部分观众吐槽该片冗长沉闷,让人“昏昏欲睡”。

  事实上,这部156分钟的电影《沙丘》只覆盖了第一部小说的前半部分,讲述控制着“香料”资源的厄崔迪家族在遭遇背叛后,家族继承人保罗(提莫西·查拉梅饰)决定接受命运的指引,保卫家族和人民的故事。科幻世界的“王子复仇记”才刚起步,剧情自然缺少了荡气回肠的“爽点”。何况与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勾心斗角相比,电影《沙丘》里皇室与贵族的权谋之争堪称“寡淡”。

  更重要的是,原著《沙丘》的科幻外衣下,包裹着政治、经济、宗教等底层构架,深入探讨了人类生存与进化的沉重议题。在此基础上,小说建立了完整的术语表、引文和历史资料库,构建起恢弘且逻辑自洽的世界。这些曾经让读者着迷的哲学元素和书中大段的意识流描写,如今却成为蒙在电影观众眼前的灰纱,将未读过原著的普通观众挡在了门外。

  史诗般恢弘壮美的场景,难掩精神“空洞感”与角色“脸谱化”

  耗资高达1.65亿美元(约11亿元人民币),电影《沙丘》面临的另一重“窘境”是如何在文艺电影与商业大片的夹缝中挤出一条通路。毋庸置疑,《沙丘》符合好莱坞电影工业化的模板——异星巨兽“沙虫”带来的恐怖氛围、小型内陆飞行器“扑翼机”的追逐戏码、庞大军队冷兵器战斗的残酷场面、星际巨舰在激烈交火中的殉爆镜头等都给观众送上了极致的银幕“奇观”。

  为呈现不同星球的特色风貌,维伦纽瓦携团队奔赴全球多地实拍取景,约旦瓦迪拉姆的奇异岩层、阿联酋阿布扎比的无垠沙漠、挪威斯德兰特半岛的绝美冰原融合成绝无仅有的视觉画卷。导演运用反差极大的色彩饱和度与逆光场景,营造出“沙丘世界”忧郁诗意中暗藏杀机的险恶环境。令人遗憾的是,史诗般恢弘壮美的场景,却将影片精神上的“空洞感”映衬得越发明显。

  文字不仅能带给读者广袤的想象空间,还能描摹丰富的内心世界,而电影所呈现的视觉画面相对局限。在两者转换过程中,想象空间和内心世界的刻画势必折损,这正是小说影视化改编面临的难点之一。当导演把大多数经费和时间交给“爆米花”元素后,原著中关于人性复杂幽深的探讨已然所剩无几,电影《沙丘》成为了保罗头顶“主角光环”的王者之路。一些在小说中十分出彩的配角则被彻底边缘化,沦为推进剧情的“工具人”。比如“岳医生” (张震饰)是厄崔迪家族战事溃败的重要因素之一,原著对他由忠仆蜕变为叛徒的过程有着极为复杂曲折的描写。但张震全片出场约5分钟,缺乏铺垫的叛变行为显得生硬呆板。反派哈克南男爵(斯特兰·斯卡斯加德饰)、野兽拉班(戴夫·巴蒂斯塔饰)等重要角色也有些浮皮潦草,仪式感十足却难掩角色的“脸谱化”。(记者 宣晶)


作者:宣晶
责任编辑:李煦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