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原野》 刻画复杂人性激发当下思索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2-09-01 07:34:14

李俐

“大地是沉郁的,生命藏在里面。”在《原野》剧本一开头,曹禺先生便用这样的句子,为整部剧定下了基调。在北京国际戏剧中心曹禺剧场上演的北京人艺新版《原野》中,青年导演闫锐与张可盈、金汉、付瑶、雷佳、连旭东、魏嘉诚等青年演员用全新的诠释与解读,将这片沉郁大地中的生命,又一次鲜活地呈现在舞台上。

与《雷雨》《日出》《北京人》等几部曹禺代表作品相比,《原野》更注重表现主义与象征主义手法的运用。对人性的复杂和多面性上的深入挖掘,使得该剧成为曹禺剧作中最难表现的一部。但北京人艺的新一代创作力量依然为《原野》找到了重排的支点,这就是舞台呈现上的创新。

压抑低沉的滚滚黑云、充满褶皱的粗砾荒原、爬满龟裂木纹的巨树……全剧一开场,就营造出一种神秘、怪诞的气氛。在主场景焦阎王的家中,倾斜的门框、桌椅、婴儿床,也处处预示着危险与扭曲。当巨大的民间纸扎艺术制作出的人偶游荡在舞台上时,更给观众带来沉浸式的恐惧感。最令人惊讶的当属现场的民乐拟声和伴奏,一声声婴儿的刺耳啼哭、一阵阵急促慌乱的鼓点,无不刺激着观众的耳膜,将全剧的心理节奏进一步放大。

如果读过《原野》原作不难发现,这些舞台视听氛围的营造并非是横空出世,反而大多来自剧本的描述。正是这些颇具形式感和符号化的舞台表达,构成了整个戏的精神框架,也具象地还原出了原作的文本气质,体现了青年导演闫锐的综合功力。

《原野》的剧情并不复杂,是一个传统的复仇故事。但导演没有停留在父债子偿的情节上,而是更着重刻画人物内心的纠结与挣扎,力图通过鲜活的人物让当下的观众找到共鸣。仇虎复仇后会面对良心的谴责,金子砸碎道德枷锁以寻找生活希望,焦大星是一个懦弱无用的好人,焦母则极尽恶毒却又爱子心切,人性之复杂让这些人物更能触动人心。几位青年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尤其是雷佳饰演的焦大星,分寸拿捏得相当精准,将一个可笑可悲的“妈宝男”刻画得入木三分。

不过,此次重排也对原作进行了一些删改,比如利用写意的手法表现两家人过去的恩怨纠葛,虽然舞台效果很有质感,但也可能会让一部分不熟悉经典文本的观众对剧情的完整性产生一些疑问。全剧的结尾,尽管仇虎走出了黑树林的迷雾,却终因经受不住内心的拷问而选择自杀,一次成功的复仇反而造成了更大的悲剧和绝望。导演把唯一的希望留给了一袭红衣的金子,敢爱敢恨的她,能否抵达那遍地“铺满金子”的地方?不同时代的观众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作者:李俐
责任编辑:周经韬
来源:北京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