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懒”少年张宥浩开始起跑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6-24 09:21:03

  张宥浩

  生日:1995年2月8日

  院校:中央戏剧学院

  代表作:

  电影《八佰》《了不起的老爸》

  《建军大业》《再见,少年》

  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

  他是电影《八佰》里阳光可爱的养马少年小七月,他是《风犬少年的天空》中天真纯善的咪咪。生活中,他是一个举铁和跑步都不喜欢的“慵懒”少年,却为了拍戏,用半个月把自己练出了专业运动员的架势。他就是张宥浩,在正热映的电影《了不起的老爸》中饰演逐渐失明却心怀马拉松梦想的执着少年肖尔东。

  今年也是张宥浩起跑的一年,未来他陆续有多部电影、剧集上映和播出,张宥浩很感恩自己能在这个阶段接受到那么多优秀的前辈导演和演员的影响。他希望自己可以尝试更多变的风格,“开心的,快乐的,难过的,伤心的,黑暗的都可以。”

  靠肤色找到表演心理突破口

  接到剧本,看到《了不起的老爸》这个故事,张宥浩的内心原本是抗拒的,彼时他正在另一个剧组,演的是一个内心复杂阴暗的少年,自己还没走出来。当时的他,整个人都陷入一种阴郁的状态,他觉得自己演不好这个阳光的男孩。

  《了不起的老爸》讲述了一个患有先天疾病却怀着“马拉松梦想”的少年肖尔东和父亲从对抗到和解的故事,最终老爸被儿子的信念感动,帮助随时面临失明的儿子实现了跑马拉松的梦想。

  肖尔东的倔强和黝黑的皮肤,成为了张宥浩从内心开始接受这个角色的突破口,他每天都给自己心理建设,“幸好我皮肤黑,重庆的天也热,晒得我更黑,他(肖尔东)要是一个白白净净、讨人喜欢的小孩,我可能真演不了了。”

  就这样拍了一个星期之后,导演剪了一个很短的视频,张宥浩看着视频里剃完寸头的自己,突然就来了那么点信心。而他最喜欢的一场戏,则是肖尔东看着别人跑马拉松,他一边笑一边跑要跟别人比试的那个状态,“那场戏帮我走出了之前内心的阴郁。”

  最难的事是“会跑步”

  《了不起的老爸》拍起来后,张宥浩发现表演“会运动”这件事挺难,做到专业是一切的基础。为了节约时间,张宥浩每天跟专业的马拉松运动员一起训练,边拍摄边训练。开拍的前半个月,张宥浩几乎每一条跑步的戏都是20条起拍,每拍完一条,专业的运动员就会对张宥浩说:不行,不专业。从一个完全不运动的人要变得像专业运动员,这是张宥浩觉得拍这部电影面临的最大挑战:“因为一定会有马拉松运动员看,得让大家相信我这个角色就是会跑马拉松,后面的故事才能立住。”由于平时张宥浩完全不运动,所以每天拍完戏,他的小腿都硬得像石头,疼得走不了路,“到了后期习惯了跑步,小腿就好了,但大腿又开始疼且开始变粗,我自己原来的裤子都穿不了了。”

  而除了“会跑步”,张宥浩对肖尔东这个角色的另一个顾虑,就是“分寸感”。电影中,父亲因为担心肖尔东的病情一直阻止他跑马拉松,肖尔东受到眼睛开始失明的打击对父亲萌生了怨恨,“我觉得观众在看电影的时候,对儿子和老爸都是充满了期待的,这个男孩的叛逆情绪尺度把握很重要,演出来不能招人讨厌。”张宥浩分析着自己对角色的理解。

  《八佰》片场“偷学”表演

  《了不起的老爸》上映后,电影获得了好口碑和不错的票房,这也为张宥浩下半年作品集中上映开了一个好头。7月,他参演的建党百年献礼片《1921》和《风犬少年的天空》原班人马出演的姊妹版电影《燃野少年的天空》即将上映,后续还有他和王千源、王景春搭档的犯罪电影《彷徨之刃》,以及和张子枫主演的电影《再见,少年》,曹保平执导的电影《涉过愤怒的海》,陈坤、辛芷蕾主演的《输赢》,以及在明年年初即将上映的韩寒新片《四海》。张宥浩感恩于自己的幸运,“我在最该接受教育的时候接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就是参与到优秀的制作团队中,跟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去学习。”

  张宥浩还记得自己刚进《八佰》剧组时的震撼,“我说:天呀,我们组为什么有这么多大灯?他们告诉我,因为需要把片场整个南岸都用灯打亮,制造南北岸的差距。”每天拍完自己的戏,张宥浩都留在片场,搬一个小板凳在导演旁边的监视器里看其他演员的表演,张宥浩一边看一边感慨,每个演员前辈的表演都会给他不同的启发,“他们总能给人惊喜,我看一会儿就会感慨:还能这样!”

  【新鲜问答】

  A

  新京报:作为一个四川人,在《了不起的老爸》中用重庆话表演,对你来说难度大吗?

  张宥浩:比其他地方的人说起来容易一些,我们习惯了一个语言体系,区别在于一些音调和尾音的改变。演戏的时候,自己要随时绷着这根弦,有时候一着急就会说回自己的家乡话。

  B

  新京报:王砚辉饰演你的“老汉儿”(爸爸),拍戏时他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张宥浩:辉哥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非常包容我,因为我是那种演戏特别撒开花的演员,如果不控制我、不喊停,我就能一直演,都走出画了还在演。我和辉哥演对手戏,不管我怎么撒欢儿,怎么跳跃,辉哥都能给捞回来。比如有一场戏我喝多了,在桥墩下面踢自行车之后,我俩跑,后面有人追,我当时就撒开了跑也没管辉哥,然后快跑到头了,我就转头往回跑,因为机器在前面,辉哥看我往回跑,一把给我拽回来,才又跟他一起往前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作者:张坤玉
责任编辑:王一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