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状告老干妈”事件后续进展:起底腾讯被骗1000多万全过程 “逗鹅冤”被八方“嘲贺”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0-07-02 15:34:06

  【延伸阅读】三骗子如何骗过腾讯?(来源:新京报)

  1.三人怎么就骗过了腾讯?

  贵州警方公告中称,三人是通过伪造公章,冒充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了协议。意思很简白,腾讯就是被“萝卜章”给骗了。

  但这显然跟公众知悉的腾讯法务专业能力有出入,也很难不被认为是对大企业防诈骗风险机制的低估。

  腾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巨头,与所谓“老干妈”的合作涉及的又是金额上千万的大单。

  在腾讯自己披露的《腾讯广告平台资质要求》中,对合作企业的资质查验,不仅仅是要求企业公章那么简单,还需要企业提供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关键证件。

  那么问题就来了,那“三个骗子”是造假造全套了?包括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证件也提供了吗?

  更进一步地追问:到底是腾讯背调审核等有纰漏,还是3个骗子太精明,抑或是另有情况?

  换句话说,腾讯方面在客户资质核验方面是否做到了细致缜密?如果审批严格,3个骗子又是如何蒙混过关的?这些仍待厘清。

  2.骗子冒着坐牢风险,只为骗到“大礼包”?

  贵州警方的通报中说,三人行骗,目的是为了腾讯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并加以倒卖以获取收益。

  冒着坐牢的风险,背上千万级的诈骗单子,就为了获得“游戏大礼包”,那么这大礼包能有多香?

  根据潇湘晨报的报道,腾讯于去年的10月21日至27日,在QQ飞车这款游戏活动期间,车手们可参与瓜分5亿的点券。这些点券,价值人民币500万元,如果进行私下贩卖,则最低能够获利100万元——注意,这是所有的点券,不是给这3人的。

  正因游戏礼包价值与推广合作协议所约定的推广费差距巨大,有些法律人士指出,三人的犯罪动机匪夷所思。

  3.骗子们是“空手套白狼”?

  “QQ飞车”已经是一款运营多年的游戏,且与品牌方做推广、营销方面经验丰富。

  按专业人士说法,该广告合同涉及资金达1600多万元,按行规一般都会在合同中约定相应的预付款或抵押物。若非如此,一系列长线的市场推广、广告投放,怕是很难成行。

  甲方先向乙方支付部分款项,等完事后结尾款,这也是行规。那在此事中,三人是仅靠伪造“萝卜章”文件,便一吃到底,还是付了预付款,抑或是给出了抵押物物权证明将其抵押?

  不管怎么说,若骗子“空手套白狼”,就让腾讯方花了如此多的心思在各个环节、各种场景中安插广告,这着实让人费解。

  4.腾讯到底有没有催告过老干妈官方?

  耐人寻味的是,在腾讯起诉前有无就此事催告老干妈问题上,双方各执一词。

  腾讯方声称,此前已经数次催促老干妈缴纳欠款。

  而老干妈保安负责人回应称,此前从未联系过。

  这样一来,难免让人产生疑问:腾讯方面是否有催告过老干妈官方?是像网友调侃的,催告的还是冒充老干妈员工的骗子,还是有催告过真的官方?老干妈保安负责人又能在此问题上下盖棺定论吗?

  事实上,很多人揣测,腾讯对老干妈的宣传推广行为已经持续挺长时间,老干妈官方此前对此是否知情,需要存疑。还有人由此捋出了从“合作”到腾讯起诉再到老干妈回应的时间线,以此证明老干妈知情却不应。这也需要查证。

  5.网传“QQ飞车版老干妈”,是谁生产的?

  这个问题,有点“实锤”——据了解,在2019年8月18日,QQ飞车手游S联赛同“老干妈”携手推出了“QQ飞车手游限定款老干妈礼盒”。

  礼盒之中,想必是有实体老干妈辣椒酱的。从网传的照片来看,这款老干妈包封的设计结合了老干妈的传统与QQ游戏的新潮,称得上独具特色。

  如果那三人是“骗子”并非老干妈的成员,那这款“老干妈”又是如何生产出来的?难道弄了个生产线或找了代理加工厂,全套仿制了老干妈的产品?若是如此,因此获得的礼包价值抵得上这样的操作成本吗?

  再者,那些推广视频素材是不是来自老干妈官方的,也值得一问。

  (综合媒体报道 来源:新华网 中国新闻网 新京报 北京商报 搜狐网 人民网)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翎翾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