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楼》更新换代 王雷:从看客到掌柜用了21年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2-01-15 09:32:26

  王雷第一次看《天下第一楼》,是2000年刚来中戏上大学那会儿,从大一第一次看,到后来只要有演出都会去看。“第一次看时,作为一个大一的学生,对戏剧的认识非常浅显,仅仅以一个学生的认知,就觉得台上的人物都非常鲜活,那时特别羡慕北京的观众。”21年后,他成了人艺这部看家戏中新的“福聚德掌柜”

  谈表演

  卢孟实不是大企业家

  而是职业经理人

  “接演经典,最重要的是融入每一个时代演员的理解,每个版本都会有微调,会有不同演员身上的特质。”所以这次王雷的卢孟实,在继承老一辈的基础上,更愿意去寻找这个人物身上的烟火气、江湖气以及平民气。

  从谭宗尧到杨立新,卢孟实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有了标准,在王雷看来,“他不是一个企业家,也算不上大商人,我更愿意把他建立在一个平民的形象上。他就像今天一个饭馆的总经理一样,他的人生信条最后是要打到正经做人以及人的尊严上。他从一个‘小聪明’慢慢变成一个有智慧的商人,即便最后选择了离开,他也愿意把一种精神留在这里。卢孟实一直强调的就是人的尊严,他希望别人瞧得起‘五子行’的人,手艺人不仅要注重自己的手艺,还要注重自己的德行。所以,卢孟实不是留在饭馆就算成功,而是他离开,把自己的精神和信仰留下,用他的离开唤醒‘五子行’的尊严。这是我们在今天演《天下第一楼》的认识和理解。”

  从第三场开始

  这个戏真的就抡起来了

  2020年4月,《天下第一楼》曾以剧本朗读的形式在线上推出,但那次对王雷而言,仅仅是帮助他们熟悉了一下剧本,“只是熟读了一次剧本而已,真正的排练是从这次下地的那一天开始的。”

  看了那么多遍,王雷说这次排练自己想明白了一个事儿:这个戏说的是人人皆有尊严。“守正创新不是口号,传承不能割断血脉,所以我们要先学过来。卢孟实这个人物生动、侧面很多,越排越觉得剧本像个宝藏。脱胎于全聚德,又不局限于当年的全聚德,它其实就是借着这么一个故事和这样一个结构,写了人、写了很多人的人生感悟。”

  三个多月的排练,真正感觉这部戏在舞台上活生生地立住,是从演出的第三场开始的。“从这场开始,这个戏真的就抡起来、悠起来了。不管排了多长时间,首演总会紧或者说求稳、别出错,但演员的自信是在与观众的互动中慢慢建立起来的。这个戏我们会演很多年,有时也会开玩笑说我们可以演到退休,所以之后会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去打磨细节。”

  讲创作

  谈压力对创作帮不上太大忙

  即便是演出期间,王雷还和导演闫锐深聊过,“这个戏是要陪伴我们一直演下去的,我们当然知道,这次肯定不会演得有多么的完美无缺或是登峰造极,但我们要让大家看到人艺的未来,我们创作的态度和角色的完成度,能够得到前辈的认可,心里就会比较踏实。”

  作为40岁上下这个年龄段的演员,有了在经典中挑梁的机遇,王雷总会被别人问,是不是有压力?“老谈压力对于创作者来讲其实帮不上太大的忙,还是得把精力放在创作上,怎么出活儿,怎么出人物形象,怎么能延续口碑,这是我们这一代演员的当务之急。”

  从排练第一天,导演顾威就告诉剧组,“不要怕前辈的高度,你老怕这怎么能打仗?该学的要学,该冲的也得冲。”王雷深有感触,“一直说我们是人艺的青年演员,但在《一楼》剧组,只有三位演员比我们这拨82年的大,其他都是弟弟妹妹。这时,你在这个剧组里的行为、你的状态,很多弟弟妹妹是看着的。就像当年我们看远征哥、吴刚哥他们一样,我们就是在他们榜样的影响下一路学过来的。我来人艺已经18年,我的言行也在影响着剧院的新人。所以我排练从不迟到,演出基本每天也是第一个来化妆间,我习惯早点来默默戏、静静心,也希望通过我的行为去影响年轻人。”

  侃戏外

  “我得儿子了”

  每说一遍都会有种幸福感

  如果说《哗变》让王雷证明了自己,那么从《古玩》到《天下第一楼》,两部新阵容担纲的作品则奠定了王雷这一辈演员领军的地位,这两年他也难免被问到《茶馆》接班的话题。“这还要看剧院的安排,信任是靠角色建立的。刚到剧院时,我也不敢想能够来演《一楼》。”在他看来,是前两年的《古玩》为自己奠定了基础,“接演经典既是创作,也是任务,更是使命必达,必须拿下,没有退路可言。”

  长达三个月的排练,王雷经历了人生中两件重要的事: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作为视协代表参加了“文代会”。“剧中卢孟实有句台词就是‘我得儿子了’,每天在台上说这句话时,大家都会乐,还说我是有感而发。”也正因如此,《天下第一楼》排练的过程当中,王雷一直都有种幸福的感觉。而首次参加“文代会”虽然影响了五天的排练,却让他在创作的认识上获益匪浅。

  少把精力放在

  消耗自己的没有必要的活动上

  几代人艺小生的代表人物,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正。濮存昕、王斑都如此,王雷也不例外。这些年,王雷演了很多主旋律的影视作品,并且他表示未来会在这条路上更加坚定地走下去。

  “无论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都是为在中国的土地上讲好中国故事服务的。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还是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一些正能量的人物身上。作为年龄段承上启下的一代演员,要把精力放在最应该放的地方,少去把精力放在一些消耗自己的没有必要的活动上。所以我现在基本都在做减法,节目之类的我也都不太参加,演员还是要拿作品和角色与观众对话。”王雷表示。

  文/本报记者 郭佳  统筹/满羿

作者:郭佳
责任编辑:风华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