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沪剧直播吸引“00后”围观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2-11-18 16:29:57

近日,一场沪剧直播在抖音上火了,上海文慧沪剧团的直播仅开始1小时,就有超过55万人次观看。

受疫情影响,这家民营沪剧团今年10月之前线下演出减少。7月,剧团尝试在直播间搭建线上剧场。没想到的是,这群平均年龄53岁的沪剧演员直播唱戏,吸引不少“00后”围观。

在上千亿元的直播大市场中,传统戏曲能否闯出一条新赛道?

找到老戏迷新粉丝

直播唱戏,一开始是团长王慧莉的主意。“我以前不是专业做剧团的,而是做餐饮的。”王慧莉出身于沪剧世家,她也想过当个沪剧演员,但因各种原因离舞台越来越远。直到2010年,她重拾儿时梦想,召集了30多位“老法师”入团,创办了民营剧团“文慧”。

此前,依靠票房收入和获奖奖金,剧团每年营收可达两三百万元,足够剧团开销。但疫情后,线下演出受到影响,剧团全靠王慧莉的餐饮收入来补贴。看到其他的剧团都在做直播,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文慧沪剧团在7月30日开播了。

最初,王慧莉只是简单在家支起手机唱一段,后来把直播间当成“线上剧场”来经营,渐渐地有了起色。他们又把直播地点搬到了剧团的排练厅,买了摄像机、声卡等专业设备,开始了正式的戏曲直播。

“起初,直播间同时在线人数也只有几十个,再后来有了三四百个,现在稳定到了六百到八百。”这个数字虽比不上很多年轻的才艺主播,但已让王慧莉欣慰。如今,直播带来的收益已能支付剧团部分工资和维持剧团运转。

除了直接的经济效益,更让演员们感到兴奋的是粉丝的反馈。原先的沪剧粉丝主要集中在苏浙沪,外地戏迷听不懂。而在直播间里,唱词用字幕显示,语言不再是障碍,有些外地粉丝第一次听沪剧,忍不住在留言中感慨,“原来沪剧这么好听!”

直播间找到了不少老戏迷、新粉丝。有个观众30年前看过演出,无意间点开文慧的直播间,发现竟是同一个演员。有一次,文慧沪剧团副团长缪佩红在互动时喊一名粉丝“妹妹”,不料她反过来叫缪佩红“阿姨”,一问才知是1992年出生的“新生代粉丝”。

在直播间,有演员说自己唱了40年都没获得这么多关注,还有演员特地为了保持新鲜感而去学习新的唱腔唱段。“直播间就像一个市场测试仪,‘逼’着老演员们不断求索。”王慧莉说。在她看来,戏曲不能只在戏台上曲高和寡,必须回到人们日常生活中。“以后恢复线下演出,我仍然会把直播当作重要阵地。线上和线下相互补充,我们的戏曲舞台才真正完整,传统文化才能真正得到弘扬。”

每场直播都是中型演出

除了将戏曲舞台从剧院搬到直播间,直播技术的改进也为戏曲演出带来了新体验。

8月5日晚,北方昆曲剧院利用多视角技术,发起了一场《牡丹亭》直播,观众在听曲赏戏的同时,可以随意切换台前、幕后、乐队、舞美并互动聊天。8月13日晚,上海京剧院梅派青衣史依弘采用四维音响,在直播间里开了一场全息声京剧演唱会,同样受到很多年轻人的欢迎。

“我国现存戏种348个,目前在抖音开通直播的有231种,覆盖了66.4%。”抖音直播戏曲垂类运营负责人戴宏博说,今年以来,苏浙沪戏曲直播场次超过36万场,每场有3150人次观看,“可以说每一场直播都是一场中型演出。”

不仅如此,苏浙沪戏曲主播直播收入同比增长了81%,上海和浙江直播收入最高的剧种是越剧,江苏直播收入最高的剧种则是淮剧。截至目前,抖音扶持了1054名专业戏曲演员,还支持了124家戏曲院团和机构开展直播。

《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市场规模达1844.42亿元,主播账号累计近1.4亿个。“戏曲演员在直播中演绎专业内容或呈现周边表演、传播戏曲知识,既能扩大关注度与影响力,又能增加创收的渠道。”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党总支副书记亓季松表示,对疫情下的戏曲演艺市场来说,直播正是催生新市场的契机。(记者 查睿)


作者:查睿
责任编辑:李煦
来源:解放日报